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耀菊《你好,陌生来电》④

(四)

彼时正值早春,校园风光尚好,枝头绿意似含羞般半吐新芽。王耀将手插在大衣口袋里,他的步子很大,本田菊要费点劲才能勉强跟上,不过王耀很快也发现了,他略带内疚的扯扯嘴,将速度放慢下来。

“菊今天有没有兴趣和我去看电影?”

本田菊诧异的抬起头,王耀正对他微微笑着,有些慌乱的眨眨眼后本田菊抿下唇,疑询道。

“不甚荣幸,是...什么电影呢?”

“啊,《月光男孩》,美国一个获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电影,阿尔弗雷德向我推荐的——喏,就是咱们学校那个美国体育老师:阿尔弗雷德.F.琼斯...说实话洋名字都那么长,记着贼费劲。”王耀不满的努努嘴,叹口气。

王耀现在这幅样子真的颇有几分孩童之感。童心未泯吗?不对,耀君的年龄还没有那么大,应该是性格本身的爽朗直白吧。

这般想着本田菊有些莞尔,点点头应允。

“下午的话,在下时间很充足。”本田菊说,王耀微怔须臾,神情霎时变的雀跃而兴奋起来。

“那太好了!我这就去订俩张票,你喜欢在第几排观影?”

“在下听耀君就好。”

“那我就自己作主啦,第五排正中央——哈哈别这么看着我,多年来抢座位的经验而已。”王耀十分骄傲的挥挥手,干脆利落在屏幕前摁下支付键,然后抬起手机比了个大拇指笑道:“瞧,搞定了。”

“...有种,非常可靠的感觉。”本田菊似乎被感染了一般,素日平淡冷冽的神情悄然绽开了笑意,这一笑竟如春波荡漾般柔润,王耀本是恩了一声下意识顺势看向他,结果瞬间便呆怔住了,就仿佛冬眠的松鼠被春景惊艳似的,霎那间竟是将呼吸都几乎忘却。

耀君...?

本田菊一声轻唤,将正徜徉的王耀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啊...啊”王耀回神,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后有些羞赧的轻咳下。“没事,有点儿发呆。”

“恩。”本田菊的笑意仍未褪去,他将伏在眼睛前遮碍视线的一缕墨发抚开,抬臂目光落在腕部的手表上。“啊...要到午饭了呢。”

这么一说王耀也注意到时候已经到正午了,阳光灿灿的洒在本田菊身上,还未等王耀开口,本田菊便第一次率先向他提议道。

“耀君,愿不愿意屈尊与在下吃个饭?”

“这怎么能算是屈尊?”王耀笑笑看着本田菊,眼神无比温和,然后就如不久前在教室一般轻轻握住了本田菊的手,眨了眨右眼道。

“客随主便,你选场合吧——或者我们去食堂?”

结果话音刚落,王耀纳闷的咦了声。

“菊的手心怎么出这么多汗?很热吗?”

“...啊?啊,不,没有的!”

本田菊有点语无伦次,他慌忙的狠狠摇头,结果颊畔的绯红再度浓郁浮生,王耀扬眉瞅着本田菊这副模样,倒也微微的笑起来,似乎有些好笑。

“菊在害羞?”

“...不,并没有。”本田菊矢口否认,不留痕迹的避开了视线。“在下知道一家餐馆,耀君应该会喜欢。”

得到了这般答复的王耀倒真的有点遗憾,他耸耸肩:“那就有劳本田菊同学带路啦。”

路途很近,约摸十分钟的脚程,路上王耀一直未松开本田菊的手,那触感就如冰凉柔润的玉石般,握在他温暖宽厚的手心中无比舒适、令人贪恋。而本田菊同样并未因这个举动有什么抗议,只是脸上的红晕一直就像霞一般氤氲着,衬托本田菊清秀的面庞越发稚润,就像点缀些草莓汁的牛奶布丁,王耀甚至想伏上轻轻咬一下。

本田菊并不知道王耀这些令他自己都惊异不已的心思,他专心的带着路,微风不时吻起他柔顺的发,俊逸的侧颜似乎与背景辉映成了一幅画。

——终于,就在一处面馆前,本田菊停下了脚步。

“就是这里,耀君。”他转头道。

王耀扬眉:“那就进去吧。”

二人很快的落座,店里没有多少顾客,较为清净,但服务员的态度却不错,很快便将菜单递来,王耀随意的翻着,一手百无聊赖支起头,须臾抱怨的长叹一声,索性又将它合住。

“耀君这...不喜欢吗?”本田菊瞧见王耀的举动,突然有些不安的问。

“啊...不不不,懒癌和选恐犯了而已。”王耀赶紧否认,语落看向本田菊。“干脆你给我点吧。”

“...哎?可以吗?”

“恩。”王耀肯定道,还有模有样的冲本田菊竖起大拇指。“加油,I belive you!”

结果本田菊再没绷住,被逗的噗嗤一下笑出了声,说道失礼后转头望向身边的服务员。

“请来一份龙须面和牛肉拉面吧。”

“好的。”

王耀听到后惊讶的睁大眼,蹙眉凝视着本田菊,良久才迟疑问道。

“菊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牛肉拉面?”

“啊?”本田菊抬起头,扯扯嘴角暗道不妙,是不是暴露了,然后慌乱的回应。

“这...这个,是日本的魔法!”

“魔法?”王耀更纳闷了。

“恩,对,就是对于非常在意的人会自然感应到的,大和男儿天生的能力!”说罢还坚定的点点头。

说的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儿一样...王耀想,倒也不追问了。

“那还真是帅气啊。”王耀似是赞许的回复道,本田菊的脸早就红透了,瞧见王耀放过这个话题后连忙应了声低下头,直骂自己白痴。

面很快就上来了,热气腾腾的令人食指大动,王耀相比本田菊来说十分没有吃相,但是在风卷残云的吞了几口,抬眸瞧见了本田菊那斯文儒雅的模样后,王耀一下子憋红了脸,这时本田菊也笑着开口。

“耀君吃饭的样子,有些像只萨摩耶呢。”

“...啥,萨摩耶?”王耀愣了,这种比喻他还真的是第一次听。不应该是猪么...王耀想着,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是的,在下养过一只。很开朗富有阳光气息的感觉。”在下非常喜欢。后半句本田菊没有说出口,现在他脸红的频率高到一种令人发指的程度,就比如眼下,他又选择低着头,扒拉自己的面假装转移注意力,紧张到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王耀也的确面红耳赤的,他狠狠嚼着嘴里的肉块,被本田菊夸(虽然是这么奇怪的比喻)心中欣喜若狂的感觉令他有点头晕眼花的,半晌才挤出一句话。

“...电影要开始了!我们得快一点。”

耀菊《你好,陌生来电》③

(三)

要说本田菊的生活,可以算是简约到无趣了。

日常三餐、睡眠起床、上专业课、书写论文、顺便调查一些公司企业投放简历云云。素日无课程时学生们总是会组织朋友前去聚餐唱歌,但是这种场合的话,基本上是没有本田菊的身影的。

要说他不善交际,倒也不像,因为本田菊虽不好热闹,他与同学之间的关系却十分融洽。偶尔有开放热情的女生还会开他的玩笑,说他是“众多大红牡丹里一朵安静的小菊花”,每次都惹的本田菊一阵面红耳赤,口中直喃喃着“请不要这样”“请不要这样”。

且本田菊异性缘同样相当不错,或许是因为他处理各种课程时那种严谨而高效率的态度,或许是他坐在钢琴前描绘音符的温雅模样,总而言之,他有着为数不菲的粉丝,甚至男女通吃。

不过若是这样说起来,王耀对于本田菊倒也并非一无所知的。

他所在的大学总体来说偏向艺术培养,所以王耀这种计算机教师任课绝不忙碌,甚至还能说的上几分悠然,闲暇时间更比比皆是。大学里活动很多,曾经就有在会堂举办的艺术生表演,王耀依稀记得其中似乎,就有着一位日本学生。

而那场演奏王耀也有幸去倾听了。

纤瘦,干净,温雅。就如玉石雕砌的修长手指于琴键前舞动勾勒,懵懂间晨雾似乎婉转着随之袅袅氤氲,雍华金色灯光衬起灿灿琴声,细腻点缀下就仿佛为他镀上层辉煌装裱,仿佛贵族仿佛王子仿佛精灵,波澜不惊,高贵而清澈,谓叹惊若天人。

明明只是普通的一场表演,却如同神迹般摄人心魂。

而此时一瞬间再度回想那一幕,王耀突兀的就有种窒息的感觉。就像呼吐被扼住了,而心脏几乎跳动快速到要冲出自己的胸膛。

可那时我好像还...不对,我这是怎么了?王耀用手贴住滚烫而绯红的脸,焦虑的张着嘴,神经质一样的表情让他看起来格外滑稽。

而就在这时下课铃响了。王耀条件反射的弹坐起来,掌心抵上办公桌沿——上面正安静的放着个小袋子,里面则装满了类似薯片海苔梅干此类零食。(说起来这个王耀倒是还费了点功夫去查日本人对零食的喜好,虽然到最后他自己感觉并无很大帮助。)

伫立沉默片刻后王耀索性用力摇摇头,似乎想把什么东西抛开一样,然后揉着略显凌乱的黑发提起零食,便大步走出了办公室。

下课后教室里比较热闹,颇有点类似大散居小聚居的感觉,学生兴致勃勃的聊天内容偶尔还可以捕捉稍许:类似逛展啊,购物啊,唱K啊,打游戏啊这些大学生较喜爱的课余活动等等。但本田菊倒是都不甚感兴趣,依旧捧着那本日语版《挪威的森林》安静阅读。不过说起这本书,本田菊倒还闹过一个笑话,就是有次他去教日语的一位藏书十分丰富的教师那里借览书籍,恰好赶到他正恨铁不成钢训斥学生,而由于曾经是这里的常客,这老师当即就把腋下还夹着本《挪威的森林》的本田菊给滴溜了过来,大眼瞅去也不看书名就啪的掀开一页让本田菊当场日翻中,嘴里还对台下满脸懵逼的学生说着什么“让你们看看专业的水平”。结果说巧不巧,这老师展开的那页正是那个女学生和老师调情的片段,本田菊看到后几乎是憋红了脸,在老师迫切而期待的目光下缓缓极为艰难的嗫嚅开口: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那和男人的粗暴不同,就像根羽毛似的轻,插进来后痒丝丝的,呵呵,但的确非常舒服...’”

结果全场瞬间死寂,就连老师都随之呆愣住了,直至台下爆开哄一阵暴风雨般的笑声,面色发青的老师才把神情非常为难的本田菊请出了教室。结果那天本田菊连书都没借成。

“喂!本田,有人找你。”

一声呼唤将本田菊沉溺于优美词藻中的思绪拉回些许,他有些纳闷的抬起头,墨色瞳孔带有几分疑惑望向窗外,而王耀便随意的倚着门,冲他轻轻挥手,面孔上是爽朗温和的笑容。

本田菊的脸几乎是瞬间就通红了,他猛地阖上书本,纸页碰撞发出声响亮的脆响,然后直起身便仓促走向门口,但似乎又倏然反应到自己慌乱的模样会不得体,于是他深吸口气,改成了有条不紊的步伐,尽管速度并未发生任何减慢。这副反常的样子令提醒他的同学非常纳闷,目光瞄了下王耀,然后嘀咕这是何方神圣。

“实在是太麻烦耀君了,您...”本田菊急急的说着,唇间吐息如煦风般舒和,王耀闻言一抬眉,甚至能感受到那其中的暖意。

他忍下心中突生的一种痒丝丝的感觉,报以微笑:“没关系,我不是说要来看你嘛。来——看看这些对胃口吗?”

于是在来人期待的眼神中本田菊无措的接下了个小提袋,垂目看去,其中尽是些好玩的小零食:梅干、海苔、鱼片...还有一盒速食寿司。本田菊受宠若惊的看着这些东西,刚刚缓和的面色再次染上几抹绯霞,他摩挲着唇瓣,大脑飞速而缓慢的搜罗敬语。

“这...太破费了!承蒙耀君好意,在下实在是非常喜欢...”

他低下头拢紧了这些礼物,才轻轻的再度接上话。

“因为是您送的。”

这倒是让王耀有些失定了,他讶讶瞧着面前的学生,几缕黑发正恬静垂落在他的耳畔,就如同墨水一样,却没有丝毫脏污感,反而十分的...漂亮。

王耀憋了半天才想出这个褒义词,天知道他念书时学的那些动听的中文词语都随着编程文档跑哪去了,王耀没意识到自己面部的皮肤也有些灼烧感,他抬手挠了挠头,恰好这时他迟钝的才注意到因为本田菊的反常和二人的相处方式,不远处已经有好几个学生开始望着这边窃窃私语,王耀猛地有一种羞耻感磅礴而出,他慌忙攥上本田菊的手,压低了声音道。

“菊,我们换个地方聊吧,你接下来还有课吗?”

突然被握了手的本田菊径直感到脑中炸起几声巨大的噼啪声,王耀掌心温暖的触感正沿着紧密接触的肌肤徐徐传递而来。这和自己的不一样,他的手总是很凉,无论春夏秋冬。

直到王耀又催促了几声,呆住的本田菊才姗姗回神。

“恩,已经没有了。”

“好,那和我走。”王耀道,说着还眨眨眼。

《你好,陌生来电》「耀菊」②

咖啡店的环境十分恬淡,浓香将空气包裹起来,加以点饰后揉入客者鼻息之中,甜郁的使人发糯。

王耀就坐在一靠窗的不起眼角落里,指腹拢着好看的瓷杯,里面滚烫的咖啡正逐渐散去热量,他却毫不在意,目光一直居无定所的游动在外界,那些熙攘人群与阴冷气流。

他不由再度想起前几日自己的电话,与传来的那缕悠柔浅吸。

他们虽不谈上攀谈,却也是相聊甚欢。对方言语间有着细微的口音,可以听出似乎不是中国人,而与严谨的声音搭配倒显的含了几分可爱之感,王耀不禁悄悄联想到了一只小奶猫坐定而满面肃穆的模样,结果他差点就没克制住笑意。

按照赌约的内容,他们互相交换了地址、年龄、姓名,以及征得同意后定下的约会地点——也就是这间咖啡屋,王耀执着选定的,理由是顾客较少。

那人唤本田菊,是日赴中留学大学生。而不知是巧合抑或云云,他竟是王耀所任教师学校的学生,今年恰好年满二十,比王耀小了整整七岁。

王耀也是这所大学毕业,而索性就在师长介绍下待在此地做了个老师。

什么玩意,学弟吗?

王耀暗暗腹诽,秉持直男心不动摇的他倒真没想过对方是个清俊小生类型,不过既是如此,王耀却愕然发现自己远没有想象中的那番别扭。

这是要弯的节奏?他扯扯嘴。

而纷飞思绪却戛然被打断了,随着店门吱呀被推开,冷风顺势的侵入拂过,王耀本能抬眸望去,一袭墨色便灿灿的撞进了他的眼帘。

“打搅了。”

一面目端正俊朗的青年应声而入,被打理的豪尘不染的衬衫依稀仍裹着寒流,来者似是缓和般搓了下掌心,王耀趁机便瞧见了那双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

青年有些踟蹰的四周打量了下,然后缓缓的举起了手肘,以一种好笑的频率摇动刹那,王耀的目光瞬间便扎在了他的身上。

“这里!”

他轻轻起身,冲本田菊挥手示意着。

本田菊闻声瞧去,恰好与王耀眼神交汇,他倏的有些局促无措的低下头,又理了理衣襟前细微的褶皱,才迅步向王耀的座位走去,鞋底扣在地面上发出好听的脆响,王耀眨眨眼,紧张感猛地便翻涌上来。

本田菊摩挲着唇瓣,向王耀鞠下一躬后方落座于椅面,双手服帖依在两膝前,王耀动动唇,将饮品单递去试探的开口询问道。

“要些什么吗...?”

“...啊”本田菊慌忙抬头“不必麻烦王先生,在下并不渴。”

“这样。”王耀笑笑,只好将单子拉回,思索片刻后再度谈开个话题。

“这个电话实在是太过于突兀了...我那群朋友已经被我狠狠教训过,打搅到你真的很抱歉。”

“绝非打扰,接到师长的电话...其实在下十分的受宠若惊。”

“哈哈,说起来这个,同校我还真是没有想到,倒挺有缘的。”王耀笑道。

“啊...是的,今天准备有些欠足,如果看起来不妥的话还请王先生多多包涵。”本田菊再次低下头,透过漆黑发丝间的狭隙,王耀瞧见这个年轻的大学生竟脸红了。

这是什么情况?王耀纳闷。

“不必这么生分!你...叫我王耀就好了,今天穿的很帅,本田同学。”王耀摆摆手,弯眸流露出笑意朗声道。

结果话音一落,王耀发现自己直接不用寻隙打量,而是完全可以看到本田菊面颊直接红通了,隐隐甚至还能听见“嘭”的音效。

“承...承蒙夸奖,您谬赞了。”本田菊回复道“但是,直呼您全称实在太过失礼了...在下唤您‘耀君’,可以吗?”

“你们日本学生注重的礼仪还真是挺多的...”王耀有些无奈的挑挑眉,颔首答应。“随意就好。——说起来,你是哪个系的?”

“音乐系,在下是音乐生。”本田菊道。

“这样啊...可惜了,我教计算机系。”王耀叹口气,笑了笑“不过没事儿,这样我们也认识了,以后带点零食看你去。”

“太过麻烦了...!怎么能让您...”本田菊闻言本欲阻止,却被王耀一个噤声手势打断了。

“就这么定了,你在几班?”

“...三班...”

“好,三班的本田同学。”王耀抬腕看了看表,爽朗一笑,起身挪开椅子走到本田菊身旁,手掌拍了拍他的肩。

清瘦,严谨。王耀这么给本田菊定下了标签。

“我还有课,那么学校见了,菊。”

他弯目,给学生留下了个温和微笑,束紧大衣后便信步离去,撞入了外界寒风之中,直至被车水马龙淹没。

文风挑战#法贞#

:#写手文风挑战
#法贞#
  
1.自己惯有的文风

弗朗西斯爱着贞德。
他尚记得那些烂漫璀璨岁月,他们并肩骑马飞驰,在草原——森林中洒下破碎的笑音,蝴蝶落在姑娘的指腹,将她点缀成了朵蓓蕾般馥郁而迷人。弗朗西斯触上心上人柔顺的发丝,那是朴实而爽朗的麻花辫,就如同她本人般澄澈轻盈。她扬起唇角,天主在奇迹中亦黯然失色。
怎么会有这样韶华一样的天使呢?
弗朗西斯真挚的祈祷着,愿神灵赐予他们亘古。——但毕竟昙花一现的美好,总是令人至死难忘。
弗朗西斯魂牵梦萦着,直至许久与永远。

2.黑暗文风

“瞧瞧——您多么狼狈。”
少女弯起瞳孔,碎发柔柔的铺在她的侧颊。
她已为撒旦。
贞德吻上她的信仰,对她的神宣誓着。
利剑被她瘦削的手掌紧攥,狠狠砍向一切荒谬罪孽。
恶魔将毁灭一切颓唐,懒散无力的祷告被毁灭焚烧。——当光明落在这富饶土地,她便功成身退。
她是天使吗?
她是恶魔吗?
她都是的。
她是弗朗西斯的天使,弗朗西斯的恶魔。赐予他深爱的天使,掠夺他心脏的恶魔。
但是,我亲爱的贞妮特啊——
天使的归宿是天堂,恶魔的归宿是地狱。
火焰滔天后,你又会去往何处?
——我该如何,寻找你呢?

3.kuso
(好像是恶搞的意思)

在西方有一座高塔,城堡中禁锢着美丽的公主。
有一天骑士来到了高塔下,她用利刃砍断了缠绕高塔的荆棘。
“请下来吧,亲爱的公主。”
她说道,神情是无比的坚毅与勇敢。
公主爱上了骑士,并成功逃出了冰冷的高塔。
“亲爱的骑士,你可以赐予我爱情的箭矢吗?”
骑士给了他一个吻。
骑士的使命是守护公主,助他重现辉煌。
而一切完成后,骑士便消失了。
骑士赐予了公主爱情的箭矢,公主视若珍宝。
但骑士却消失了。

4.翻译腔

贞德.达尔克是最漂亮的姑娘。

(看什么看没见过不会翻译腔的啊:)

5.少女或者小清新
他清晰的记得他们的初见。法国小伙子翘了数学课去隐藏的秘密地带——一棵大树下看书,边角有烫金纹路,装裱很是精致的《红与黑》,他将灵魂都尽数注入这摄人心魂的文字中,却全然未留意身旁不知何时伫立于此的少女。
是她的一声轻唤,将弗朗西斯纷飞的思绪拉回的。
“您也喜欢拿破仑吗?”她问。
清脆的嗓音仿若汩汩浅溪,流淌在一方拼图似的阴影中。弗朗西斯怔了怔,有些无措的抬眸看向这位小巧的“不速之客”。
但未等他回过神并开口作答,这位有着金色短发的女孩就开心的笑起来,阳光仿佛吻一般在她的清秀面孔前散开曼妙涟漪,她将旁边自己的挎包拾起,踏着细响离去了。
弗朗西斯倏然的想唤住她,不过最后姑娘转了转身,唇角与眸中的笑意与光色相互辉映,一瞬间大男孩甚至觉得自己是否看到了天使降临的神迹。
“高二A班,棒小伙!”她调皮的眨下眼睛,轻轻地喊道。
“或许我们是同好呢!我叫贞德.达尔克——来找我啊,可别忘了!”
不会忘的。
很久后弗朗西斯还凝视着贞德早已远去的倩影,他在心中坚定的默念着。惊艳感令他一时竟不知应做些什么。书本则被紧揽在掌心中。——他好像也完全没注意到快要烧起来的绯红双颊。

6.苏苏苏苏苏

弗朗西斯无比虔诚的吻着掌心水花,那是他的挚爱的气息。
她在塞纳河安眠,与这条孕育了法兰西文明的母亲河一同守护她深爱的祖国。
“这一次,换我来守护你。”
他的目光柔情似水,动听的嗓音勾勒出深情。
“我爱你,贞妮特。”

7.一看就有病
“弗朗茨——”
“贞妮特——”

“我的佩剑在哪?!”
“哥哥给你保管着呢!”

别去...战场了。

8.喜欢的文手的文风

已经六百年了,弗朗西斯仍伫立在那里。
四季辗转往复,或漫步或停留,他都一直在那里。
鲁昂的风有些凉。
他总是这样对旅客说。
教堂是华美的,雕像很多次都与他脑海中那个面孔几乎重叠。
他一直竭力克制失声痛哭的欲望,仍然那么悲怆的沉默着,千言万语都化作了喑哑
他想触摸她,唾手可得。——但他明白,自己触摸的温度再不可能柔暖。
她很少向自己表现青涩的一面,即便那才是真正属于十九岁少女的模样。
她的背影逐渐模糊远去,匆匆而逝仿若在重复的告诉他:她只是过客。
火焰能将一切焚烧殆尽,包括弗朗西斯的心。
——他也恨透了自己。

9.向原作致敬

   ???
:)原作是漫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