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你们快来看鸭!

沉迷异色的亦怜:

【本宣】菊耀本《执火》终宣&预售

【欢迎转载ww】

「执念已深,心意如火

若能彼此陪伴,无谓南柯一梦
若能长长久久,无谓世界变换」

【预售时间】:10.1晚8点——10.25
◆预售地址◆请戳→点我【严禁家长代拍!!!】

【刊名】:执火
【CP】:本田菊x王耀
【原作】: Axis Powers Hetalia

【内容信息】
分级:R18
字数:6w5
收录:《执火》(正文+未公开清水番外+未公开R18番外)
     《房子》
     《春天到了》(R18)
(★R18文章试阅请点击个人主页)

【Staff信息】
主笔:亦怜
封面:东造
特典:露比/阿咸
校对:三只喵工作室、烧杯
协力:烧杯
内页:田木田木
宣图:鱿鱼丝大王
代理:三只喵工作室

【印刷信息】
内页:80g道林纸
页数:130P↑↓
封面:300g铜板覆膜
价格:本刊35r(附赠特典明信片)

————————————————————
说想出这么久终于给出出来啦,主要还是自己太拖了,以及窗了一篇清水文orz。这个本实际上是给自己淡圈纪念哒,高三了没太多时间码字了。
没有仔细算过成本多少,也不清楚定这个价格有没有亏(有时候算的多有时候算得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orz),感觉现在这个形式自己卖不出多少本啊哈哈,所以预售过后的余量通贩应该也不多。
爱你们,笔芯! 

《清月蹉跎年》燕樱

LOF不知道抽了什么风不让发,哪里有敏感字啊我把两个姑娘写的这么纯净,哭哭₍₍ (̨̡ ‾᷄ᗣ‾᷅ )̧̢ ₎₎
链接↓
http:// 燕樱《清月蹉跎年》【全文】

「耀菊」《你好,陌生来电》⑤

(五)

因意外,电影推迟到了六点开始,二人从电影院出来时,外面已夜色阑珊了,淅沥沥下起了雨,虽不大,却紧密的像面帘幕。

电影非常不错,全程很安静,除了偶尔的咀嚼声与窃窃私语外几乎无其余响动,甚至不时王耀还听到些抽泣。是的,情节的确十分扣人心弦,本田菊同样专心致志欣赏着——王耀的心情随之起伏,王耀的心情也随之起伏。

退场时,王耀看到本田菊的眼眶有些微微泛红了。

二人现在伫立于大厅中的柜台旁买些饮料,王耀选了绿茶,本田菊则是挑了瓶普通的矿泉水。而王耀并非很渴,在百无聊赖的重复拧开合紧的动作后,他将目光投在了本田菊身上,少年精致的喉结随吞咽而上下跃动着,被瓶口抵住而稍有濡湿的唇瓣此时也分外好看,稚嫩年轻却棱角分明的面孔竟颇有番鲜衣清俊之感。

王耀并未开口,只是静默的看着。大厅中电子表机械的正报时,在灌下小半瓶水后本田菊终于注意到了王耀的目光,他侧首与其恰巧对了视,然后慌忙而迅速的将绯红的脸错开,王耀也回了神,歉意的笑笑刚准备道歉,本田菊却突兀的,率先开口了。

“耀君。”

王耀一怔:“怎么了?”

本田菊这时又看向了王耀,看向那双漆黑明亮的瞳孔。菊流泪过。王耀这样想,面前人眼角有着隐晦的红,如同早春含苞待放的樱柔美而坚毅...——啊,人似樱,魂却如菊么?

王耀思绪纷飞。

“耀君觉得,影片中的凯文对喀隆,有爱吗?”本田菊轻轻问道,刘海掩住了他的双瞳,如同环绕湖中傲莲的淡泊水烟,王耀不太能看的真切。

而这个问题令他愣住刹那,爱?说能说的清楚呢?...凯文无疑也爱喀隆吧,不然不会与他接吻,可他毕竟因为同学的逼迫,又在众目耿耿之下打了喀隆。他...

王耀张着嘴,竟是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想,定是有的。”半晌,王耀缓缓道。“他是恶人中的好心人,环境所迫,再加上内心自私作祟,我们应该谴责他,但究底来说,凯文无疑仍然是污秽中的一抹澄澈,他给了喀隆精神上的鼓励,这点是无疑的。”

本田菊没有说话,而王耀也没有停口。

“...身份,是没有错的,同样爱一个人——也是没有错的。”

王耀侧过身看向本田菊,尽管如同隙中窥月,他仍然忠诚的将自己停留在本田菊那里,就如同宣誓一般。

“我很喜欢里面的一句话。”王耀垂下眸,自顾自灌了口水,尽管他的嗓子不是很干,内心却似乎非常需要抚平的样子,假使他不去供给,有什么东西好像下一秒就要挣脱而出。

“‘总有一天你要决定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别让其他人给你做这个决定了’。”

王耀的语气很温和很轻盈,似乎若有所指。

是的,爱一个人,是没有错的。

而决定,必须要自己做。

...雨下的更大了。

淅沥雨点已转为瓢泼大雨之势,王耀站在屋檐下沉默的看着,正当本田菊暗暗发愁如何回学校,一旁王耀竟猛然的脱下自己宽大的外衣,倏的搭在了本田菊的身上。

“我家没有很远了,今天晚上先去住那里。”他道。

言罢,王耀不顾本田菊是否愿意,便带着他迈入了雨帘。

“耀君...!您这样会淋湿的!”本田菊低呼道,外衣几乎整个都罩在了本田菊肩前,如同屏障将他保护的完美无缺,而王耀则暴露在了雨水中,仅仅片刻功夫,后者黑发已经被打湿,沥沥向下滴水了。

“没事儿,我身体好着呢,淋点儿雨而已。”王耀则是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就像阳光似的耀眼,他比了大拇指,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样。“要相信老师啊。”他手掌撑着外衣揽在本田菊肩畔,利用体型优势强硬维持这个十分暧昧的姿势,本田菊无法挣脱,只能就范。

王耀的保护大概亦如阳光,将身心都被温暖尽数润泽。

本田菊仍然试着挣开,但王耀此时却十分的不容反抗,看似蛮横的态度实则非常令人心安。本田菊紧抿起唇,内心竟突兀翻涌出强烈的委屈,并不是因为王耀,他酸着眼眶想,那是为什么呢?

雨水摔打在地上,声音如同砸碎的器皿般刺耳,在二人耳畔嚣张。

本田菊丝毫都不觉得冷,他的左肩正紧贴王耀结实的胸膛。他真的和本田菊不一样,无论何时都那么的炙热,似乎有这个在,寒冷便是一个笑话。

“...耀君。”

“恩?”

“今天月色好美。”

王耀不解的看着本田菊,笑笑:“说什么傻话,都下雨了哪里有月亮...”

“耀君。”本田菊打断了王耀。

“...恩?”

“我爱您。”

“...”

这是本田菊第一次在王耀面前自称我。

王耀的身形刹那顿住了,他不可置信的凝视着本田菊,搭撑外衣的手掌僵在那里,半张着嘴,水流汩汩自颊边滑落,面孔几乎被惊愕填满。

本田菊同样看着王耀,尽管此刻他的脸如同发烧一般的通红,一般的滚烫。本田菊眼睛睁的格外大,唯恐王耀没有会析到他的心意似的,倾墨似的瞳孔如怒放的暗色繁樱,灼灼其华蚕食王耀的理智,本田菊深吸一口气,再启唇,声音已是有些发颤。

“抱歉...耀君,我想自己决定: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王耀只是看着他,而本田菊的心似乎被灼烧着推至风尖浪口,堵塞了气管使他甚至无法呼吸,湿冷空气沿缝隙挤入体内,本田菊从未觉得如此仓皇过。

他几乎想夺路而逃。

“对不...”

可道歉的词汇只说出一半,便无法继续了。

本田菊瞪大眼睛,愕然的盯着王耀——突然吻上他的王耀。两唇相贴,他的唇瓣前有冰凉的雨水,咝咝散着寒气,而体温却暖热的灼烫,本田菊被王耀揽在怀里,明明周围那么冷,此刻他却要感觉自己要烧起来了。

王耀的舌在本田菊口中掠夺,雨、王耀的津液、本田菊的津液搅和在一起,无法分出,王耀紧阖双眸,任由本田菊的目光在自己面庞前搜索——自己吻他的意图,是啊,什么呢?

本田菊针对这个问题只是踟蹰一瞬,接下来他亦然回揽住王耀的脖颈,外衣被抛落足旁,他们忘情的接吻着,不断从交合处泄露滋滋的色糜水声,悱恻的气息令人面红心跳。

觅得间隙,本田菊开口,喘息急促。

“...耀君,你...”

“——我也爱你。”王耀道。

嗓音坚定如斯。

《我听说,你早恋了》「耀菊」


对于本田菊被叫去办公室谈话,实在是出乎意料,尤其对方还是班主任王耀。

因为论起恪守校规严于律己,是没人可以和想和本田菊相提并论的,日本人谨肃的一面似乎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哪怕是最为苛刻的教师,都无法从本田菊身上挑出什么“逆反现象”,或是“不服管教”云云。

就在学生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时,当事人则神色平静的放下书本轻轻走出教室,向办公室赶去。

而另一当事人——王耀:今年已经三十五岁的一个教师界老油条。正安坐在椅子上悠哉悠哉的品茶,吹着小空调批作业,时不时还惬意的伸个懒腰打一哈欠,要说他是班主任,尤其还是高三学生的班主任,估计,任谁打死都不会信。

正是身为高三毕业班的班主任,王耀如此闲适的生活节奏,却还能把学生领的很好,这一直都是校内诸多老师们渴望透析的事——不过他们一直都没有如愿以偿,这大概算是王耀自己的独门秘籍吧。

现在直至算着本田菊约莫要过来了,王耀才放下茶杯,挺直腰杆装作自己在严肃办公。

“报告,打搅了。”

清润的声音传来,王耀闻言放下笔杆,望向门口的学生。

“来了?不用这么拘谨,坐。”

言罢王耀率先扬起唇角,示意本田菊在他面前坐下,办公室只有他们二人,十分的安静,本田菊微微欠首,虽说表面看上去还是那么沉稳与波澜不惊,不过一些细微的小动作——比如说眨眼睛、攥紧衣角,王耀看得出本田菊在紧张。

“菊最近感觉怎么样?压力会不会觉得很大?”

“承蒙关照,不胜荣幸...在下并未有不适,万分感谢您的教诲,实属获益匪浅。”本田菊垂眸答道,手掌恬静的置于两膝前。

“你说话怎么总是感觉在背文言文...”王耀挑挑眉无奈道,索性放下手中任务,抬腕托起茶壶另倾了杯茶递去,侧身正面本田菊。

“切入正题。”王耀缄默片刻,复而开口道。“现在距离高考只剩下九十天左右,正是备战冲刺的关键时刻,虽说菊的成绩我一直都很放心,只是...”说到这里王耀抬睫看了看正襟危坐的本田菊,才悠悠继续。“菊有没有,对象儿一类的?”

话音刚落本田菊便愕然看向王耀,他们就这样对视了几秒,反而是本田菊在老师如无波古井的眼神中,有些无措的开口。

“这...绝对并没有这回事,您多虑了...”

“这样啊。”王耀仿佛恍然大悟般开口,弯眸面颊前笑意更甚,他垂臂自身后一打开的抽屉中迅速摸出了枝什么东西,然后颇为温柔的启唇道,神情有着三两错觉般的狡黠。

“既然没有伴侣的话...菊要不要考虑——和我交往?”

手掌紧攥的是一朵漂亮极的玫瑰花,代表求爱的馥郁蓓蕾。

只是,现在求爱的似乎不只是玫瑰花了。

耀菊《你好,陌生来电》④

(四)

彼时正值早春,校园风光尚好,枝头绿意似含羞般半吐新芽。王耀将手插在大衣口袋里,他的步子很大,本田菊要费点劲才能勉强跟上,不过王耀很快也发现了,他略带内疚的扯扯嘴,将速度放慢下来。

“菊今天有没有兴趣和我去看电影?”

本田菊诧异的抬起头,王耀正对他微微笑着,有些慌乱的眨眨眼后本田菊抿下唇,疑询道。

“不甚荣幸,是...什么电影呢?”

“啊,《月光男孩》,美国一个获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电影,阿尔弗雷德向我推荐的——喏,就是咱们学校那个美国体育老师:阿尔弗雷德.F.琼斯...说实话洋名字都那么长,记着贼费劲。”王耀不满的努努嘴,叹口气。

王耀现在这幅样子真的颇有几分孩童之感。童心未泯吗?不对,耀君的年龄还没有那么大,应该是性格本身的爽朗直白吧。

这般想着本田菊有些莞尔,点点头应允。

“下午的话,在下时间很充足。”本田菊说,王耀微怔须臾,神情霎时变的雀跃而兴奋起来。

“那太好了!我这就去订俩张票,你喜欢在第几排观影?”

“在下听耀君就好。”

“那我就自己作主啦,第五排正中央——哈哈别这么看着我,多年来抢座位的经验而已。”王耀十分骄傲的挥挥手,干脆利落在屏幕前摁下支付键,然后抬起手机比了个大拇指笑道:“瞧,搞定了。”

“...有种,非常可靠的感觉。”本田菊似乎被感染了一般,素日平淡冷冽的神情悄然绽开了笑意,这一笑竟如春波荡漾般柔润,王耀本是恩了一声下意识顺势看向他,结果瞬间便呆怔住了,就仿佛冬眠的松鼠被春景惊艳似的,霎那间竟是将呼吸都几乎忘却。

耀君...?

本田菊一声轻唤,将正徜徉的王耀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啊...啊”王耀回神,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后有些羞赧的轻咳下。“没事,有点儿发呆。”

“恩。”本田菊的笑意仍未褪去,他将伏在眼睛前遮碍视线的一缕墨发抚开,抬臂目光落在腕部的手表上。“啊...要到午饭了呢。”

这么一说王耀也注意到时候已经到正午了,阳光灿灿的洒在本田菊身上,还未等王耀开口,本田菊便第一次率先向他提议道。

“耀君,愿不愿意屈尊与在下吃个饭?”

“这怎么能算是屈尊?”王耀笑笑看着本田菊,眼神无比温和,然后就如不久前在教室一般轻轻握住了本田菊的手,眨了眨右眼道。

“客随主便,你选场合吧——或者我们去食堂?”

结果话音刚落,王耀纳闷的咦了声。

“菊的手心怎么出这么多汗?很热吗?”

“...啊?啊,不,没有的!”

本田菊有点语无伦次,他慌忙的狠狠摇头,结果颊畔的绯红再度浓郁浮生,王耀扬眉瞅着本田菊这副模样,倒也微微的笑起来,似乎有些好笑。

“菊在害羞?”

“...不,并没有。”本田菊矢口否认,不留痕迹的避开了视线。“在下知道一家餐馆,耀君应该会喜欢。”

得到了这般答复的王耀倒真的有点遗憾,他耸耸肩:“那就有劳本田菊同学带路啦。”

路途很近,约摸十分钟的脚程,路上王耀一直未松开本田菊的手,那触感就如冰凉柔润的玉石般,握在他温暖宽厚的手心中无比舒适、令人贪恋。而本田菊同样并未因这个举动有什么抗议,只是脸上的红晕一直就像霞一般氤氲着,衬托本田菊清秀的面庞越发稚润,就像点缀些草莓汁的牛奶布丁,王耀甚至想伏上轻轻咬一下。

本田菊并不知道王耀这些令他自己都惊异不已的心思,他专心的带着路,微风不时吻起他柔顺的发,俊逸的侧颜似乎与背景辉映成了一幅画。

——终于,就在一处面馆前,本田菊停下了脚步。

“就是这里,耀君。”他转头道。

王耀扬眉:“那就进去吧。”

二人很快的落座,店里没有多少顾客,较为清净,但服务员的态度却不错,很快便将菜单递来,王耀随意的翻着,一手百无聊赖支起头,须臾抱怨的长叹一声,索性又将它合住。

“耀君这...不喜欢吗?”本田菊瞧见王耀的举动,突然有些不安的问。

“啊...不不不,懒癌和选恐犯了而已。”王耀赶紧否认,语落看向本田菊。“干脆你给我点吧。”

“...哎?可以吗?”

“恩。”王耀肯定道,还有模有样的冲本田菊竖起大拇指。“加油,I belive you!”

结果本田菊再没绷住,被逗的噗嗤一下笑出了声,说道失礼后转头望向身边的服务员。

“请来一份龙须面和牛肉拉面吧。”

“好的。”

王耀听到后惊讶的睁大眼,蹙眉凝视着本田菊,良久才迟疑问道。

“菊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牛肉拉面?”

“啊?”本田菊抬起头,扯扯嘴角暗道不妙,是不是暴露了,然后慌乱的回应。

“这...这个,是日本的魔法!”

“魔法?”王耀更纳闷了。

“恩,对,就是对于非常在意的人会自然感应到的,大和男儿天生的能力!”说罢还坚定的点点头。

说的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儿一样...王耀想,倒也不追问了。

“那还真是帅气啊。”王耀似是赞许的回复道,本田菊的脸早就红透了,瞧见王耀放过这个话题后连忙应了声低下头,直骂自己白痴。

面很快就上来了,热气腾腾的令人食指大动,王耀相比本田菊来说十分没有吃相,但是在风卷残云的吞了几口,抬眸瞧见了本田菊那斯文儒雅的模样后,王耀一下子憋红了脸,这时本田菊也笑着开口。

“耀君吃饭的样子,有些像只萨摩耶呢。”

“...啥,萨摩耶?”王耀愣了,这种比喻他还真的是第一次听。不应该是猪么...王耀想着,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是的,在下养过一只。很开朗富有阳光气息的感觉。”在下非常喜欢。后半句本田菊没有说出口,现在他脸红的频率高到一种令人发指的程度,就比如眼下,他又选择低着头,扒拉自己的面假装转移注意力,紧张到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王耀也的确面红耳赤的,他狠狠嚼着嘴里的肉块,被本田菊夸(虽然是这么奇怪的比喻)心中欣喜若狂的感觉令他有点头晕眼花的,半晌才挤出一句话。

“...电影要开始了!我们得快一点。”

耀菊《你好,陌生来电》③

(三)

要说本田菊的生活,可以算是简约到无趣了。

日常三餐、睡眠起床、上专业课、书写论文、顺便调查一些公司企业投放简历云云。素日无课程时学生们总是会组织朋友前去聚餐唱歌,但是这种场合的话,基本上是没有本田菊的身影的。

要说他不善交际,倒也不像,因为本田菊虽不好热闹,他与同学之间的关系却十分融洽。偶尔有开放热情的女生还会开他的玩笑,说他是“众多大红牡丹里一朵安静的小菊花”,每次都惹的本田菊一阵面红耳赤,口中直喃喃着“请不要这样”“请不要这样”。

且本田菊异性缘同样相当不错,或许是因为他处理各种课程时那种严谨而高效率的态度,或许是他坐在钢琴前描绘音符的温雅模样,总而言之,他有着为数不菲的粉丝,甚至男女通吃。

不过若是这样说起来,王耀对于本田菊倒也并非一无所知的。

他所在的大学总体来说偏向艺术培养,所以王耀这种计算机教师任课绝不忙碌,甚至还能说的上几分悠然,闲暇时间更比比皆是。大学里活动很多,曾经就有在会堂举办的艺术生表演,王耀依稀记得其中似乎,就有着一位日本学生。

而那场演奏王耀也有幸去倾听了。

纤瘦,干净,温雅。就如玉石雕砌的修长手指于琴键前舞动勾勒,懵懂间晨雾似乎婉转着随之袅袅氤氲,雍华金色灯光衬起灿灿琴声,细腻点缀下就仿佛为他镀上层辉煌装裱,仿佛贵族仿佛王子仿佛精灵,波澜不惊,高贵而清澈,谓叹惊若天人。

明明只是普通的一场表演,却如同神迹般摄人心魂。

而此时一瞬间再度回想那一幕,王耀突兀的就有种窒息的感觉。就像呼吐被扼住了,而心脏几乎跳动快速到要冲出自己的胸膛。

可那时我好像还...不对,我这是怎么了?王耀用手贴住滚烫而绯红的脸,焦虑的张着嘴,神经质一样的表情让他看起来格外滑稽。

而就在这时下课铃响了。王耀条件反射的弹坐起来,掌心抵上办公桌沿——上面正安静的放着个小袋子,里面则装满了类似薯片海苔梅干此类零食。(说起来这个王耀倒是还费了点功夫去查日本人对零食的喜好,虽然到最后他自己感觉并无很大帮助。)

伫立沉默片刻后王耀索性用力摇摇头,似乎想把什么东西抛开一样,然后揉着略显凌乱的黑发提起零食,便大步走出了办公室。

下课后教室里比较热闹,颇有点类似大散居小聚居的感觉,学生兴致勃勃的聊天内容偶尔还可以捕捉稍许:类似逛展啊,购物啊,唱K啊,打游戏啊这些大学生较喜爱的课余活动等等。但本田菊倒是都不甚感兴趣,依旧捧着那本日语版《挪威的森林》安静阅读。不过说起这本书,本田菊倒还闹过一个笑话,就是有次他去教日语的一位藏书十分丰富的教师那里借览书籍,恰好赶到他正恨铁不成钢训斥学生,而由于曾经是这里的常客,这老师当即就把腋下还夹着本《挪威的森林》的本田菊给滴溜了过来,大眼瞅去也不看书名就啪的掀开一页让本田菊当场日翻中,嘴里还对台下满脸懵逼的学生说着什么“让你们看看专业的水平”。结果说巧不巧,这老师展开的那页正是那个女学生和老师调情的片段,本田菊看到后几乎是憋红了脸,在老师迫切而期待的目光下缓缓极为艰难的嗫嚅开口: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那和男人的粗暴不同,就像根羽毛似的轻,插进来后痒丝丝的,呵呵,但的确非常舒服...’”

结果全场瞬间死寂,就连老师都随之呆愣住了,直至台下爆开哄一阵暴风雨般的笑声,面色发青的老师才把神情非常为难的本田菊请出了教室。结果那天本田菊连书都没借成。

“喂!本田,有人找你。”

一声呼唤将本田菊沉溺于优美词藻中的思绪拉回些许,他有些纳闷的抬起头,墨色瞳孔带有几分疑惑望向窗外,而王耀便随意的倚着门,冲他轻轻挥手,面孔上是爽朗温和的笑容。

本田菊的脸几乎是瞬间就通红了,他猛地阖上书本,纸页碰撞发出声响亮的脆响,然后直起身便仓促走向门口,但似乎又倏然反应到自己慌乱的模样会不得体,于是他深吸口气,改成了有条不紊的步伐,尽管速度并未发生任何减慢。这副反常的样子令提醒他的同学非常纳闷,目光瞄了下王耀,然后嘀咕这是何方神圣。

“实在是太麻烦耀君了,您...”本田菊急急的说着,唇间吐息如煦风般舒和,王耀闻言一抬眉,甚至能感受到那其中的暖意。

他忍下心中突生的一种痒丝丝的感觉,报以微笑:“没关系,我不是说要来看你嘛。来——看看这些对胃口吗?”

于是在来人期待的眼神中本田菊无措的接下了个小提袋,垂目看去,其中尽是些好玩的小零食:梅干、海苔、鱼片...还有一盒速食寿司。本田菊受宠若惊的看着这些东西,刚刚缓和的面色再次染上几抹绯霞,他摩挲着唇瓣,大脑飞速而缓慢的搜罗敬语。

“这...太破费了!承蒙耀君好意,在下实在是非常喜欢...”

他低下头拢紧了这些礼物,才轻轻的再度接上话。

“因为是您送的。”

这倒是让王耀有些失定了,他讶讶瞧着面前的学生,几缕黑发正恬静垂落在他的耳畔,就如同墨水一样,却没有丝毫脏污感,反而十分的...漂亮。

王耀憋了半天才想出这个褒义词,天知道他念书时学的那些动听的中文词语都随着编程文档跑哪去了,王耀没意识到自己面部的皮肤也有些灼烧感,他抬手挠了挠头,恰好这时他迟钝的才注意到因为本田菊的反常和二人的相处方式,不远处已经有好几个学生开始望着这边窃窃私语,王耀猛地有一种羞耻感磅礴而出,他慌忙攥上本田菊的手,压低了声音道。

“菊,我们换个地方聊吧,你接下来还有课吗?”

突然被握了手的本田菊径直感到脑中炸起几声巨大的噼啪声,王耀掌心温暖的触感正沿着紧密接触的肌肤徐徐传递而来。这和自己的不一样,他的手总是很凉,无论春夏秋冬。

直到王耀又催促了几声,呆住的本田菊才姗姗回神。

“恩,已经没有了。”

“好,那和我走。”王耀道,说着还眨眨眼。

《你好,陌生来电》「耀菊」②

咖啡店的环境十分恬淡,浓香将空气包裹起来,加以点饰后揉入客者鼻息之中,甜郁的使人发糯。

王耀就坐在一靠窗的不起眼角落里,指腹拢着好看的瓷杯,里面滚烫的咖啡正逐渐散去热量,他却毫不在意,目光一直居无定所的游动在外界,那些熙攘人群与阴冷气流。

他不由再度想起前几日自己的电话,与传来的那缕悠柔浅吸。

他们虽不谈上攀谈,却也是相聊甚欢。对方言语间有着细微的口音,可以听出似乎不是中国人,而与严谨的声音搭配倒显的含了几分可爱之感,王耀不禁悄悄联想到了一只小奶猫坐定而满面肃穆的模样,结果他差点就没克制住笑意。

按照赌约的内容,他们互相交换了地址、年龄、姓名,以及征得同意后定下的约会地点——也就是这间咖啡屋,王耀执着选定的,理由是顾客较少。

那人唤本田菊,是日赴中留学大学生。而不知是巧合抑或云云,他竟是王耀所任教师学校的学生,今年恰好年满二十,比王耀小了整整七岁。

王耀也是这所大学毕业,而索性就在师长介绍下待在此地做了个老师。

什么玩意,学弟吗?

王耀暗暗腹诽,秉持直男心不动摇的他倒真没想过对方是个清俊小生类型,不过既是如此,王耀却愕然发现自己远没有想象中的那番别扭。

这是要弯的节奏?他扯扯嘴。

而纷飞思绪却戛然被打断了,随着店门吱呀被推开,冷风顺势的侵入拂过,王耀本能抬眸望去,一袭墨色便灿灿的撞进了他的眼帘。

“打搅了。”

一面目端正俊朗的青年应声而入,被打理的豪尘不染的衬衫依稀仍裹着寒流,来者似是缓和般搓了下掌心,王耀趁机便瞧见了那双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

青年有些踟蹰的四周打量了下,然后缓缓的举起了手肘,以一种好笑的频率摇动刹那,王耀的目光瞬间便扎在了他的身上。

“这里!”

他轻轻起身,冲本田菊挥手示意着。

本田菊闻声瞧去,恰好与王耀眼神交汇,他倏的有些局促无措的低下头,又理了理衣襟前细微的褶皱,才迅步向王耀的座位走去,鞋底扣在地面上发出好听的脆响,王耀眨眨眼,紧张感猛地便翻涌上来。

本田菊摩挲着唇瓣,向王耀鞠下一躬后方落座于椅面,双手服帖依在两膝前,王耀动动唇,将饮品单递去试探的开口询问道。

“要些什么吗...?”

“...啊”本田菊慌忙抬头“不必麻烦王先生,在下并不渴。”

“这样。”王耀笑笑,只好将单子拉回,思索片刻后再度谈开个话题。

“这个电话实在是太过于突兀了...我那群朋友已经被我狠狠教训过,打搅到你真的很抱歉。”

“绝非打扰,接到师长的电话...其实在下十分的受宠若惊。”

“哈哈,说起来这个,同校我还真是没有想到,倒挺有缘的。”王耀笑道。

“啊...是的,今天准备有些欠足,如果看起来不妥的话还请王先生多多包涵。”本田菊再次低下头,透过漆黑发丝间的狭隙,王耀瞧见这个年轻的大学生竟脸红了。

这是什么情况?王耀纳闷。

“不必这么生分!你...叫我王耀就好了,今天穿的很帅,本田同学。”王耀摆摆手,弯眸流露出笑意朗声道。

结果话音一落,王耀发现自己直接不用寻隙打量,而是完全可以看到本田菊面颊直接红通了,隐隐甚至还能听见“嘭”的音效。

“承...承蒙夸奖,您谬赞了。”本田菊回复道“但是,直呼您全称实在太过失礼了...在下唤您‘耀君’,可以吗?”

“你们日本学生注重的礼仪还真是挺多的...”王耀有些无奈的挑挑眉,颔首答应。“随意就好。——说起来,你是哪个系的?”

“音乐系,在下是音乐生。”本田菊道。

“这样啊...可惜了,我教计算机系。”王耀叹口气,笑了笑“不过没事儿,这样我们也认识了,以后带点零食看你去。”

“太过麻烦了...!怎么能让您...”本田菊闻言本欲阻止,却被王耀一个噤声手势打断了。

“就这么定了,你在几班?”

“...三班...”

“好,三班的本田同学。”王耀抬腕看了看表,爽朗一笑,起身挪开椅子走到本田菊身旁,手掌拍了拍他的肩。

清瘦,严谨。王耀这么给本田菊定下了标签。

“我还有课,那么学校见了,菊。”

他弯目,给学生留下了个温和微笑,束紧大衣后便信步离去,撞入了外界寒风之中,直至被车水马龙淹没。

耀菊《你好,陌生来电》

王耀想,如果有后悔药卖的话,他打死也要倒转时光,然后不打那个蠢毙了的赌。

他现在面无表情的看着屏幕上的拨号键,身旁狐朋狗友正大肆起哄,王耀的手指在那里贴了又贴,却仍然是踟蹰犹豫。

“王耀别怂嘛!说不定是个漂亮姑娘哟!”

耳畔很不合时宜的响起了一声幸灾乐祸的叫喊,恰好撞在王耀的怒点上,他干脆把手机关屏,回头狠狠的拧了发声者的耳朵。

“操你妈还有脸说了!老子真不该和你们玩这狗屁玩意!”

在一连串更响亮的笑声和那可怜悲催的痛呼里王耀才忿忿松手,回忆起事情经过,他仍然想抽自己一巴掌。

是这样的,损友硬拉着还在学校值班的他来KTV聚会,并不分三七二十一便开始玩牌,并且打赌说输的那个要把自己手机最后一个数字改成“0”后拨过去,然后不管是谁把ta约出来泡一把。

当然,如果是猥琐的中年大叔或者老奶奶也不例外。
王耀起初就感到了浓烈的不祥预感,但苦于损友的“诚恳哀求”下,他最终只有无奈加入。

在一番完全不甚激烈的战斗后,终于,结果显而易见的他十分惨淡的输掉了。

不过起码他王耀也是当过大学时开手电筒和室友玩斗地主,单手能掰过宿管大妈抡起大拖把的人。不由自主就苦恼纳闷着为何自己输的这么糗,结果天作之合,一个无意间瞥到了其他三个人正在一脸得逞的窃窃私语,王耀瞬间就打了激灵,起身便是猛地声巨响扣下他们手里的牌依次反复查看,随着脸色越发的晦暗铁青——他意料之中发现这几个人天杀的...出千。

操你妈合着来约好整他呢?

王耀当即气结,麻溜就给了在场一人儿一夺命铁拳,招招掏心力道,但在一边捂着被打地方一边痛呼还爆笑后,他们不由分说就强制让王耀愿赌服输。

“耀哥我可存的有你穿熊猫裤衩的照片呢!不想公之于众就赶快打哈哈哈哈”

...王耀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呀?

于是就导致了此刻局面,他满脸踟蹰的掐着——对,就是掐着手机,望眼欲穿般狠瞪屏幕上的拨号键,直至损友都替手机冒冷汗后,王耀才深吸口气,最后骂咧咧的抛了句狠话:“以后别想让我借你们钱。”后,在瞬息爆开的凄厉哭嚎声极其艰难按下了拨号。

通话里几秒钟的嘟声王耀感觉简直都过去几世纪了。——自然,不包括那几个孙子养的娃的鬼哭狼嚎。

王耀紧张的咽咽口水,虽说他并非以貌取人的性情,但是真要他跟个中年大妈约会,任谁咋整也受不了,所以王耀一边儿听着手机中拨号的声音,一边儿苦苦祈祷佛祖上帝最起码也给个阿姨啥的,那样他还能编个小年轻善用的借口糊弄过去...否则,自己贞洁不保...

在不知多少千万年的挣扎后,电话终于通了。随着那边一声清浅呼吸,王耀的心霎那提到了嗓子眼。

“喂?”

声音真好听。

王耀第一反应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