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狼银《一觉醒来你变年轻了》

在清晨的阳光从太阳照射到地球的第一刻,彼得便从暖和的被子中一跃而起,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并甩了甩因睡姿而变得略显蓬乱的银发——打起来的几个旋显得这个孩子更加的叛逆俏皮。他睁大了眼睛,尽管里面还残余朦胧睡意,但却丝毫不影响他天生自带的那份活力与神采。他用薄削泛白的唇瓣促促的吹了个愉悦的口哨以作庆祝,然后彼得笑起来,俯身便去吻身旁的男人。

——但是他的人动作在一瞬间却停住了,以速度著称的青年罕见的给了自己的生命足足两秒空白。而还未等他一声“oh my god”的惊呼出口,罗根便抬起手臂一把揽住了快银的腰肢。

“今天你的早安吻迟到了,kid.”老家伙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习惯性放的犀利的目光此时却注入了不少柔和,虽然看上去依旧令人敬惧,但在彼得眼中就如同甜得发腻的鸡尾酒一样使人心醉神迷——至少使他这样感觉。不过很快罗根便从彼得怪异的表情中反应过来,然后迅速松开了手臂,粗糙带茧的掌心本能般抚上了面颊——

“...我的脸怎么了?”

罗根吞了口唾液,神情竟是出现几分忐忑。而快银老半天都没有说话,直到罗根开始不耐烦并且怀疑这小家伙是突然失去能力还是怎么回事儿时,彼得却突兀而响亮的笑了一声 ,依旧用那般闪电一样的速度在他的侧颊落了个火辣而响亮的吻——这起码要比以前提高十几个分贝,包括彼得脸上浓郁的笑意,也同样甜蜜的多。

“oh老伙计,瞧瞧你现在的模样吧!”

罗根只感到面前有一阵极为迅速的风刮过鼻尖,然后掌心便出现了一面镜子,他已经对彼得匪夷所思的速度习以为常了。而当饱经风霜的金刚狼将自己的注意力锁在光滑的镜面前时,他还是没能忍住直接一句骂了出来。

“FUCK?!!!!”

彼得在听到这脏话时笑得更加肆意畅快,他用力的拍了拍罗根结实的肩膀,再用平滑的下颌抵着情人的充满野性气息的颈窝,朝他耳尖极极的吹了口气,甚至还带点口哨的轻快的颤音。

“我亲爱的老师!我可没想到一觉醒来你变年轻了!!而且还这么的帅——!!my god!!我感觉我马上要被你迷死了!!!”

快银胡乱晃着腿,前一秒他还在依着罗根的背部,而现在他选择跪偎在丈夫的怀中,瘦削而骨节分明的双手使劲儿的按着罗根的双颊,紊碎的笑声不断从他那白净整齐的牙齿间泄出洒在罗根脸上,他显得兴奋极了,与罗根此时惊愕之余还带些阴郁的神情形成截然对比。但是此时此刻彼得不会给罗根发言机会,他也从来没如此感激过自己的能力可以使自己的语速如此之快。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去找Charles问个清楚!对吧?天呐,别那么浪费掉这大好机会!你这模样我已经忍不住想和你一起去游戏厅通宵啦!亲爱的老师!!我帅气的年轻野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