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耀菊《你好,陌生来电》④

(四)

彼时正值早春,校园风光尚好,枝头绿意似含羞般半吐新芽。王耀将手插在大衣口袋里,他的步子很大,本田菊要费点劲才能勉强跟上,不过王耀很快也发现了,他略带内疚的扯扯嘴,将速度放慢下来。

“菊今天有没有兴趣和我去看电影?”

本田菊诧异的抬起头,王耀正对他微微笑着,有些慌乱的眨眨眼后本田菊抿下唇,疑询道。

“不甚荣幸,是...什么电影呢?”

“啊,《月光男孩》,美国一个获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电影,阿尔弗雷德向我推荐的——喏,就是咱们学校那个美国体育老师:阿尔弗雷德.F.琼斯...说实话洋名字都那么长,记着贼费劲。”王耀不满的努努嘴,叹口气。

王耀现在这幅样子真的颇有几分孩童之感。童心未泯吗?不对,耀君的年龄还没有那么大,应该是性格本身的爽朗直白吧。

这般想着本田菊有些莞尔,点点头应允。

“下午的话,在下时间很充足。”本田菊说,王耀微怔须臾,神情霎时变的雀跃而兴奋起来。

“那太好了!我这就去订俩张票,你喜欢在第几排观影?”

“在下听耀君就好。”

“那我就自己作主啦,第五排正中央——哈哈别这么看着我,多年来抢座位的经验而已。”王耀十分骄傲的挥挥手,干脆利落在屏幕前摁下支付键,然后抬起手机比了个大拇指笑道:“瞧,搞定了。”

“...有种,非常可靠的感觉。”本田菊似乎被感染了一般,素日平淡冷冽的神情悄然绽开了笑意,这一笑竟如春波荡漾般柔润,王耀本是恩了一声下意识顺势看向他,结果瞬间便呆怔住了,就仿佛冬眠的松鼠被春景惊艳似的,霎那间竟是将呼吸都几乎忘却。

耀君...?

本田菊一声轻唤,将正徜徉的王耀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啊...啊”王耀回神,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后有些羞赧的轻咳下。“没事,有点儿发呆。”

“恩。”本田菊的笑意仍未褪去,他将伏在眼睛前遮碍视线的一缕墨发抚开,抬臂目光落在腕部的手表上。“啊...要到午饭了呢。”

这么一说王耀也注意到时候已经到正午了,阳光灿灿的洒在本田菊身上,还未等王耀开口,本田菊便第一次率先向他提议道。

“耀君,愿不愿意屈尊与在下吃个饭?”

“这怎么能算是屈尊?”王耀笑笑看着本田菊,眼神无比温和,然后就如不久前在教室一般轻轻握住了本田菊的手,眨了眨右眼道。

“客随主便,你选场合吧——或者我们去食堂?”

结果话音刚落,王耀纳闷的咦了声。

“菊的手心怎么出这么多汗?很热吗?”

“...啊?啊,不,没有的!”

本田菊有点语无伦次,他慌忙的狠狠摇头,结果颊畔的绯红再度浓郁浮生,王耀扬眉瞅着本田菊这副模样,倒也微微的笑起来,似乎有些好笑。

“菊在害羞?”

“...不,并没有。”本田菊矢口否认,不留痕迹的避开了视线。“在下知道一家餐馆,耀君应该会喜欢。”

得到了这般答复的王耀倒真的有点遗憾,他耸耸肩:“那就有劳本田菊同学带路啦。”

路途很近,约摸十分钟的脚程,路上王耀一直未松开本田菊的手,那触感就如冰凉柔润的玉石般,握在他温暖宽厚的手心中无比舒适、令人贪恋。而本田菊同样并未因这个举动有什么抗议,只是脸上的红晕一直就像霞一般氤氲着,衬托本田菊清秀的面庞越发稚润,就像点缀些草莓汁的牛奶布丁,王耀甚至想伏上轻轻咬一下。

本田菊并不知道王耀这些令他自己都惊异不已的心思,他专心的带着路,微风不时吻起他柔顺的发,俊逸的侧颜似乎与背景辉映成了一幅画。

——终于,就在一处面馆前,本田菊停下了脚步。

“就是这里,耀君。”他转头道。

王耀扬眉:“那就进去吧。”

二人很快的落座,店里没有多少顾客,较为清净,但服务员的态度却不错,很快便将菜单递来,王耀随意的翻着,一手百无聊赖支起头,须臾抱怨的长叹一声,索性又将它合住。

“耀君这...不喜欢吗?”本田菊瞧见王耀的举动,突然有些不安的问。

“啊...不不不,懒癌和选恐犯了而已。”王耀赶紧否认,语落看向本田菊。“干脆你给我点吧。”

“...哎?可以吗?”

“恩。”王耀肯定道,还有模有样的冲本田菊竖起大拇指。“加油,I belive you!”

结果本田菊再没绷住,被逗的噗嗤一下笑出了声,说道失礼后转头望向身边的服务员。

“请来一份龙须面和牛肉拉面吧。”

“好的。”

王耀听到后惊讶的睁大眼,蹙眉凝视着本田菊,良久才迟疑问道。

“菊怎么知道,我喜欢吃牛肉拉面?”

“啊?”本田菊抬起头,扯扯嘴角暗道不妙,是不是暴露了,然后慌乱的回应。

“这...这个,是日本的魔法!”

“魔法?”王耀更纳闷了。

“恩,对,就是对于非常在意的人会自然感应到的,大和男儿天生的能力!”说罢还坚定的点点头。

说的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儿一样...王耀想,倒也不追问了。

“那还真是帅气啊。”王耀似是赞许的回复道,本田菊的脸早就红透了,瞧见王耀放过这个话题后连忙应了声低下头,直骂自己白痴。

面很快就上来了,热气腾腾的令人食指大动,王耀相比本田菊来说十分没有吃相,但是在风卷残云的吞了几口,抬眸瞧见了本田菊那斯文儒雅的模样后,王耀一下子憋红了脸,这时本田菊也笑着开口。

“耀君吃饭的样子,有些像只萨摩耶呢。”

“...啥,萨摩耶?”王耀愣了,这种比喻他还真的是第一次听。不应该是猪么...王耀想着,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是的,在下养过一只。很开朗富有阳光气息的感觉。”在下非常喜欢。后半句本田菊没有说出口,现在他脸红的频率高到一种令人发指的程度,就比如眼下,他又选择低着头,扒拉自己的面假装转移注意力,紧张到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王耀也的确面红耳赤的,他狠狠嚼着嘴里的肉块,被本田菊夸(虽然是这么奇怪的比喻)心中欣喜若狂的感觉令他有点头晕眼花的,半晌才挤出一句话。

“...电影要开始了!我们得快一点。”

耀菊《你好,陌生来电》③

(三)

要说本田菊的生活,可以算是简约到无趣了。

日常三餐、睡眠起床、上专业课、书写论文、顺便调查一些公司企业投放简历云云。素日无课程时学生们总是会组织朋友前去聚餐唱歌,但是这种场合的话,基本上是没有本田菊的身影的。

要说他不善交际,倒也不像,因为本田菊虽不好热闹,他与同学之间的关系却十分融洽。偶尔有开放热情的女生还会开他的玩笑,说他是“众多大红牡丹里一朵安静的小菊花”,每次都惹的本田菊一阵面红耳赤,口中直喃喃着“请不要这样”“请不要这样”。

且本田菊异性缘同样相当不错,或许是因为他处理各种课程时那种严谨而高效率的态度,或许是他坐在钢琴前描绘音符的温雅模样,总而言之,他有着为数不菲的粉丝,甚至男女通吃。

不过若是这样说起来,王耀对于本田菊倒也并非一无所知的。

他所在的大学总体来说偏向艺术培养,所以王耀这种计算机教师任课绝不忙碌,甚至还能说的上几分悠然,闲暇时间更比比皆是。大学里活动很多,曾经就有在会堂举办的艺术生表演,王耀依稀记得其中似乎,就有着一位日本学生。

而那场演奏王耀也有幸去倾听了。

纤瘦,干净,温雅。就如玉石雕砌的修长手指于琴键前舞动勾勒,懵懂间晨雾似乎婉转着随之袅袅氤氲,雍华金色灯光衬起灿灿琴声,细腻点缀下就仿佛为他镀上层辉煌装裱,仿佛贵族仿佛王子仿佛精灵,波澜不惊,高贵而清澈,谓叹惊若天人。

明明只是普通的一场表演,却如同神迹般摄人心魂。

而此时一瞬间再度回想那一幕,王耀突兀的就有种窒息的感觉。就像呼吐被扼住了,而心脏几乎跳动快速到要冲出自己的胸膛。

可那时我好像还...不对,我这是怎么了?王耀用手贴住滚烫而绯红的脸,焦虑的张着嘴,神经质一样的表情让他看起来格外滑稽。

而就在这时下课铃响了。王耀条件反射的弹坐起来,掌心抵上办公桌沿——上面正安静的放着个小袋子,里面则装满了类似薯片海苔梅干此类零食。(说起来这个王耀倒是还费了点功夫去查日本人对零食的喜好,虽然到最后他自己感觉并无很大帮助。)

伫立沉默片刻后王耀索性用力摇摇头,似乎想把什么东西抛开一样,然后揉着略显凌乱的黑发提起零食,便大步走出了办公室。

下课后教室里比较热闹,颇有点类似大散居小聚居的感觉,学生兴致勃勃的聊天内容偶尔还可以捕捉稍许:类似逛展啊,购物啊,唱K啊,打游戏啊这些大学生较喜爱的课余活动等等。但本田菊倒是都不甚感兴趣,依旧捧着那本日语版《挪威的森林》安静阅读。不过说起这本书,本田菊倒还闹过一个笑话,就是有次他去教日语的一位藏书十分丰富的教师那里借览书籍,恰好赶到他正恨铁不成钢训斥学生,而由于曾经是这里的常客,这老师当即就把腋下还夹着本《挪威的森林》的本田菊给滴溜了过来,大眼瞅去也不看书名就啪的掀开一页让本田菊当场日翻中,嘴里还对台下满脸懵逼的学生说着什么“让你们看看专业的水平”。结果说巧不巧,这老师展开的那页正是那个女学生和老师调情的片段,本田菊看到后几乎是憋红了脸,在老师迫切而期待的目光下缓缓极为艰难的嗫嚅开口: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那和男人的粗暴不同,就像根羽毛似的轻,插进来后痒丝丝的,呵呵,但的确非常舒服...’”

结果全场瞬间死寂,就连老师都随之呆愣住了,直至台下爆开哄一阵暴风雨般的笑声,面色发青的老师才把神情非常为难的本田菊请出了教室。结果那天本田菊连书都没借成。

“喂!本田,有人找你。”

一声呼唤将本田菊沉溺于优美词藻中的思绪拉回些许,他有些纳闷的抬起头,墨色瞳孔带有几分疑惑望向窗外,而王耀便随意的倚着门,冲他轻轻挥手,面孔上是爽朗温和的笑容。

本田菊的脸几乎是瞬间就通红了,他猛地阖上书本,纸页碰撞发出声响亮的脆响,然后直起身便仓促走向门口,但似乎又倏然反应到自己慌乱的模样会不得体,于是他深吸口气,改成了有条不紊的步伐,尽管速度并未发生任何减慢。这副反常的样子令提醒他的同学非常纳闷,目光瞄了下王耀,然后嘀咕这是何方神圣。

“实在是太麻烦耀君了,您...”本田菊急急的说着,唇间吐息如煦风般舒和,王耀闻言一抬眉,甚至能感受到那其中的暖意。

他忍下心中突生的一种痒丝丝的感觉,报以微笑:“没关系,我不是说要来看你嘛。来——看看这些对胃口吗?”

于是在来人期待的眼神中本田菊无措的接下了个小提袋,垂目看去,其中尽是些好玩的小零食:梅干、海苔、鱼片...还有一盒速食寿司。本田菊受宠若惊的看着这些东西,刚刚缓和的面色再次染上几抹绯霞,他摩挲着唇瓣,大脑飞速而缓慢的搜罗敬语。

“这...太破费了!承蒙耀君好意,在下实在是非常喜欢...”

他低下头拢紧了这些礼物,才轻轻的再度接上话。

“因为是您送的。”

这倒是让王耀有些失定了,他讶讶瞧着面前的学生,几缕黑发正恬静垂落在他的耳畔,就如同墨水一样,却没有丝毫脏污感,反而十分的...漂亮。

王耀憋了半天才想出这个褒义词,天知道他念书时学的那些动听的中文词语都随着编程文档跑哪去了,王耀没意识到自己面部的皮肤也有些灼烧感,他抬手挠了挠头,恰好这时他迟钝的才注意到因为本田菊的反常和二人的相处方式,不远处已经有好几个学生开始望着这边窃窃私语,王耀猛地有一种羞耻感磅礴而出,他慌忙攥上本田菊的手,压低了声音道。

“菊,我们换个地方聊吧,你接下来还有课吗?”

突然被握了手的本田菊径直感到脑中炸起几声巨大的噼啪声,王耀掌心温暖的触感正沿着紧密接触的肌肤徐徐传递而来。这和自己的不一样,他的手总是很凉,无论春夏秋冬。

直到王耀又催促了几声,呆住的本田菊才姗姗回神。

“恩,已经没有了。”

“好,那和我走。”王耀道,说着还眨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