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上船吧,我的水手!》「朝菊」「R18」

海面碧波荡漾。

将香烟移开,狠狠吐出口烟雾,视线落至身旁人上,亚瑟柯克兰倏的笑笑,将香烟横在本田菊鼻尖前,挑衅似的弹弹灰烬。

“喂,来一根吗?”

突如其来的浓烟呛得毫无防备的本田菊轻咳不止,湿润染了些眼角,本田菊不动声色的反感的后退两步,朝亚瑟柯克兰恭敬的鞠下一躬。

“...万分抱歉。”

委婉的回绝?亚瑟柯克兰似是惋惜的耸耸肩,倒真的未去过多纠缠,肆意的扬起唇角,抬手将几乎燃尽的香烟摁灭在一旁,倒也不急于丢弃,侧首凝视着本田菊笑意丝毫不加收敛,洁白的牙齿缺隐约的凸现出一股戾气。

“可惜了...不过,我如果想用这张有烟瘾的嘴亲你的话,最好把这套彬彬有礼的说辞收起来...——和贵族学的?”

轻薄的话语使本田菊兀的双颊红了红,羞恼之色敛于眸中闪过,本田菊深吸一口气,表面依旧是沉稳不惊的模样,启唇仍是恭敬应答。

“在下只认为那是基本的礼仪,柯克兰先生,请注意您的言辞。”

言罢听后亚瑟只是轻啧了声,似乎颇为不屑的扬扬眉。“礼仪?礼仪在船上都是放屁。”漫不经心的回答完又将烟头狠狠的磨了磨,随后摔在甲板上足底踏住,侧眸再度开口时语气却挺平淡。

“我的人里你还是第一个直呼我姓氏的,他们都叫我船长,皇家港那些贩子偶尔才会奉承的这样喊,加个所谓的——‘先生’,不过这也不是失礼,意外的是我还挺受用。”说完亚瑟促促的吹了声口哨,咧着嘴笑吟吟看着本田菊。

而本田菊则是心下一跳,忐忑情绪霎时盈满了大脑。“万分抱歉,冒犯您真的无心...”本田菊咬咬牙,太阳穴竟是沁出些细密的冷汗,他再度向面前这个臭名昭著的海盗恭敬的深深鞠躬。“在下愚钝...请,多多海涵。”

“海涵?噢,我当然会海涵。”瞥着这位不安而敬惧的新手,亚瑟并不准备过多追究——嘿,如果追究,倒也不是亚瑟柯克兰了,心胸狭隘的人总是当不了船长的。“尤其对刚上船的同伙来说,我的耐心很足——现在把你的腰杆挺直吧!海盗可是个足以令你趾高气扬的位子。”

既然如此发话本田菊也只能缓缓直身,却依旧畏于和这海盗头子对视。“是。”他轻声道。

亚瑟柯克兰倒是权当没注意到他的心绪不宁,秉持这种态度面对他的人大有所在,随意的挥挥手算是结束这个话题,神情添了笔严肃,帆被吹的猎猎作响,混着船长的话撞入本田菊耳中。再度开口,竟是有些忠告的意味。

“小家伙,海盗可是提着脑袋赚金子的活计,保不准哪天就会死在同行或者海军的炮下,不过上了船就是兄弟,也别总这么生疏免不了你吃穿不愁。”

这次亚瑟并未等本田菊回答,而是抬臂随意压了压杂乱的金发,停顿稍许沉沉的叹口气,将桀骜不驯的气场收起些,拧眉道。

“船上的家伙们都是老实人,我们视礼仪为海军的征讨,没丝毫用处。朝夕相处总是要放开些,海盗相识相交总是因为酒或打架,不过你要是不适合的话,来船长室帮我画个图纸也行。”

终于柯克兰忍不住烦躁的啧了声,划开火柴再次点上根烟,深吸下狠狠吐出乳白的厚重烟雾,隔着朦胧看向本田菊。

“——圆规会用吗?”

再度袭来的烟味本田菊虽说有了防备,却仍旧免不了不适的敛敛眸。“是的。”他肯定道。“幼时读过一些书,虽仍然欠佳,但如若船长吩咐,必定竭尽所能。”

话语末词落入耳中,亚瑟扬臂打了个哈欠。“嗯,好。”下意识颔首回道,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后亚瑟心绪微转,却有些戏谑的凝视向他。“我吩咐的都能做?”反问道瞧着本田菊有些狐疑的再次肯定,笑的更加肆意。手指虚指了下肩头,嗓音十分的愉悦。

“那我累了,扶我回船长室,然后,给我按摩按摩。你不是东方人吗?对这个很有一套吧。”

本田菊闻言怔了怔,这位船长的喜怒无常着实令他琢磨不透,如此怪异随性的要求也只能应下来。

“那...失礼了。”垂眸上前些将手臂暴露在他面前,不得不说亚瑟的确很高大,本田菊与他相比竟像个孩童般稚嫩,而亚瑟也没推脱,咧咧嘴也就真的依在本田菊肩前,但似乎刻意般并未有所发力,而是将全身重量尽数压下,本田菊身体一沉,极为费力的咬咬牙,专心之余却并未瞧见海盗眼中调侃的意味。

亚瑟看着本田菊这般不适却仍旧尽心的模样心情大好,索性也就收了心思,反拥住他带动对方朝船长室走去。本田菊身体发僵,努力跟上他的步伐,过度亲密的接触与体型差别使海盗身上浓郁的烟草与海风的气息将自己全数包裹,孑然倨傲的气场使本田菊脸颊发烫,大脑闷闷的有些晕眩。

亚瑟并未在意本田菊的变化,现在完全是他占了主动权,将步伐放缓,手臂下移至本田菊腰际强硬揽住,神情依旧不动声色,心下却已是有了跌宕,细细感受情绪溢开的波澜颇为的愉悦。

“喂,大海的天蓝吗?”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亚瑟顺势看向本田菊,视线意料之中交汇。

一双静谧如森林的瞳孔正凝视着自己令本田菊险险失定。太近了。此刻船长棱角分明的俊朗面孔尽数的被纳入了眼帘,本田菊屏住呼吸,微微的有些出神。

“...嗯。”但您的眼睛更加美丽。脑海中无故冒出的想法使本田菊一惊,忙将思绪扯回慌乱的错开目光。“在下非常倾慕于大海,美丽而富有危机的她于在下,吸引力非比寻常。”

“是吗?那就好。”亚瑟不知觉的松口气,依旧是那般微显散漫的倨傲笑容。“以后长期相处的东西,你喜欢倒也挺好。”语落亚瑟的注意力落在本田菊发前,掀眉以指作栉轻柔梳理着本田菊柔顺的墨发,低声赞叹道。“头发不错,回头给你留意个好看点的发带,像我一样蓄起来吧。”

回神后的本田菊还有些发愣,极为迟钝的感受到对方的手掌正覆着自己腰肢不由双颊猛地烧了起来,慌不择路的抬脚后退两步脱离亚瑟的控制,局促之感几乎要灌满四肢百骸。“抱歉...失礼了。”鼻吻前还残余着对方的气息,此般双重刺激下本田菊只感到哪怕耳尖也无比灼烫。“头发...谢谢,您谬赞了。”

“啊?”本田菊突然间的激烈反应使柯克兰有些纳闷,俶尔意识到原因后不仅有些忍俊不禁,展臂拍了拍本田菊的肩,绽出个温和的笑。“以后可要习惯了,海盗们都是直性子。”

说完,亚瑟柯克兰挥挥手转身径直迈入了船长室,瞥了眼他最终饶是忍不住开口再次补充了句。

“以后有什么事或者不习惯的话,直接来船长室找我就行,不用转告。”

“...是。”本田菊答道,心中波澜尚且未去,咬咬牙提高了声音下定决心般跟着柯克兰一同进入船长室。“...请问,您还需要按摩吗?”

“哦?”出乎意料的发问令亚瑟微感诧异,本已经把这事儿抛之脑后,听闻他一提倒是想了起来,正巧火红大衣被褪下,里面只着了件白丝衬衣,随意坐在一旁张扬的笑起来,抬眸示意他过来。

“还真是大胆,如果换了心思不轨的人估计就会趁这契机冲我下手了,换别人也许本船长会训斥他端不稳自己的位置,不过你嘛——”亚瑟停顿了下,凌厉目光如刀锋般刺去后,倏尔垂睫又放的温和了些,索性也就阖眸卸下点儿防备,将呼吸尽量放的平软,谈吐间语气却无法避免的仍藏锋芒。

“凭我对你的好感与信任,随意吧,我为你破个例。不过如果你要是真想干些什么,最好仔细想清楚自己的下场。”

“...是。”亚瑟的警戒并未使本田菊有恼怒,相反,与海盗表面不符的惊人谨慎使本田菊不由再度对这船长刮目相看,好感再度翻了翻,本田菊上前将手指落在亚瑟肩侧,动作恰好可以被亚瑟尽数捕捉,希望令其放心些。指尖虽说隔着衣衫触碰他的躯体,却依然不碍于感受到那些结实的线条,本田菊耳根再次发热,这次他却巧妙的将其掩饰在墨发下,无意间手指到了领口,余光扫到一处藏在衣衫下的狰狞伤疤,本田菊动作下意识的顿了顿,怔怔的看着。

亚瑟感受到了本田菊的异常,睁开眼睛疑惑望去,瞬间便知晓了他失神的原因,轻声笑了下调侃道。“准备动手了?”

“啊?不...不是...”

“海盗,这些东西难免。”亚瑟温声补充,柔和的语气使本田菊有些诧异,隐约间耳根烧的更是厉害。

“嗯...是在下唐突。”

“不过你放心,身为船长,我倒不会让你也这样。”亚瑟抬臂攥住本田菊的手腕示意他停下动作,眸中带着使人安心的温度,虽说气息仍是那般桀骜,但本田菊却真切感受到亚瑟转瞬即逝的温柔,反应过来后慌忙的垂下头。

“在下决心愿为您卖命,这些伤也将会是对您忠心的证明。”

“哦?”亚蒂饶有兴趣的抬起眉,这般说辞他还是第一次听,但本田菊坚定的语气却丝毫不像是虚伪行之,心中对本田菊的好感不禁大幅提升。

“嗯,好。”

若他人此时来到船长室,定会注意到此刻暧昧的气氛。亚瑟攥着本田菊的手腕,本田菊则几乎紧贴着亚瑟,还情意绵绵的对视着...——但二人似乎浑然不知。

猛然间船身撞开一处波涛,狠狠的晃动了下,本田菊一个重心不稳,措不及防的失足倒下,正当已经闭上双眼时,却感到被人有力的抱住。

“小心!”

映入眼帘的是亚瑟放大的面孔,眉锋微蹙 ,彼此相距不过毫厘,本田菊愣愣的看着船长,一瞬间几乎失去了言语能力。

但还未等本田菊站稳,便又是一阵剧烈摇晃,这下亚瑟也终于稳不住身形,与本田菊一同摔倒在地。

亚瑟托着本田菊的腰肢,使其并未遭受很大的冲击力。亚瑟虽说没有压着本田菊,但后者却被整个罩在了自己身下,亚瑟这下也愣住了,慌忙之中就连纽扣也被扯开,露出大片洁白的皮肤,甚至胸前一抹茱萸,也暴露在了他面前。

身体的凉意使本田菊迅速回神,注意到二人此时极为暧昧的体位大脑中几乎炸开,本能的想把海盗推开,然而却是无用功,本田菊咬着唇,颊畔滚烫已如同火焰般烧上了脸庞。

“失礼了...!请,请放开在下!”脑中一片混乱,本田菊手足无措道,而亚瑟此时也意识到了情况,但他所知道的却不如本田菊乐观,本田菊的膝盖正顶着他的...大家伙,此时双重刺激下竟是已抬起了头。

亚瑟喘着气缓缓起身,然后扶着桌角坐在椅上,本田菊也迅速站定,向亚瑟鞠了一躬后慌忙准备离开,转身时衣袖却被亚瑟拽住。

“等等。”嘶哑低沉的嗓音使本田菊一顿,亚瑟却完全没了刚才的温和,一个发力便是将本田菊拉入怀中。突袭使后者羞耻间刚想夺路而逃,臀部却是触碰到了亚瑟的胯下,猛地回头紧盯着亚瑟,算是知道了船长拒绝他告退的原因。

“刚刚说伤疤是对我忠心的证明,现在不用伤疤了,来展示对我的忠心吧。”亚瑟扬起一个狂妄的笑容,手掌已是抚上了本田菊的臀部。

(走链接↓↓↓)
http:// 作者肝肾尽爆抢救中

评论(2)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