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耀菊」《你好,陌生来电》⑤

(五)

因意外,电影推迟到了六点开始,二人从电影院出来时,外面已夜色阑珊了,淅沥沥下起了雨,虽不大,却紧密的像面帘幕。

电影非常不错,全程很安静,除了偶尔的咀嚼声与窃窃私语外几乎无其余响动,甚至不时王耀还听到些抽泣。是的,情节的确十分扣人心弦,本田菊同样专心致志欣赏着——王耀的心情随之起伏,王耀的心情也随之起伏。

退场时,王耀看到本田菊的眼眶有些微微泛红了。

二人现在伫立于大厅中的柜台旁买些饮料,王耀选了绿茶,本田菊则是挑了瓶普通的矿泉水。而王耀并非很渴,在百无聊赖的重复拧开合紧的动作后,他将目光投在了本田菊身上,少年精致的喉结随吞咽而上下跃动着,被瓶口抵住而稍有濡湿的唇瓣此时也分外好看,稚嫩年轻却棱角分明的面孔竟颇有番鲜衣清俊之感。

王耀并未开口,只是静默的看着。大厅中电子表机械的正报时,在灌下小半瓶水后本田菊终于注意到了王耀的目光,他侧首与其恰巧对了视,然后慌忙而迅速的将绯红的脸错开,王耀也回了神,歉意的笑笑刚准备道歉,本田菊却突兀的,率先开口了。

“耀君。”

王耀一怔:“怎么了?”

本田菊这时又看向了王耀,看向那双漆黑明亮的瞳孔。菊流泪过。王耀这样想,面前人眼角有着隐晦的红,如同早春含苞待放的樱柔美而坚毅...——啊,人似樱,魂却如菊么?

王耀思绪纷飞。

“耀君觉得,影片中的凯文对喀隆,有爱吗?”本田菊轻轻问道,刘海掩住了他的双瞳,如同环绕湖中傲莲的淡泊水烟,王耀不太能看的真切。

而这个问题令他愣住刹那,爱?说能说的清楚呢?...凯文无疑也爱喀隆吧,不然不会与他接吻,可他毕竟因为同学的逼迫,又在众目耿耿之下打了喀隆。他...

王耀张着嘴,竟是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想,定是有的。”半晌,王耀缓缓道。“他是恶人中的好心人,环境所迫,再加上内心自私作祟,我们应该谴责他,但究底来说,凯文无疑仍然是污秽中的一抹澄澈,他给了喀隆精神上的鼓励,这点是无疑的。”

本田菊没有说话,而王耀也没有停口。

“...身份,是没有错的,同样爱一个人——也是没有错的。”

王耀侧过身看向本田菊,尽管如同隙中窥月,他仍然忠诚的将自己停留在本田菊那里,就如同宣誓一般。

“我很喜欢里面的一句话。”王耀垂下眸,自顾自灌了口水,尽管他的嗓子不是很干,内心却似乎非常需要抚平的样子,假使他不去供给,有什么东西好像下一秒就要挣脱而出。

“‘总有一天你要决定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别让其他人给你做这个决定了’。”

王耀的语气很温和很轻盈,似乎若有所指。

是的,爱一个人,是没有错的。

而决定,必须要自己做。

...雨下的更大了。

淅沥雨点已转为瓢泼大雨之势,王耀站在屋檐下沉默的看着,正当本田菊暗暗发愁如何回学校,一旁王耀竟猛然的脱下自己宽大的外衣,倏的搭在了本田菊的身上。

“我家没有很远了,今天晚上先去住那里。”他道。

言罢,王耀不顾本田菊是否愿意,便带着他迈入了雨帘。

“耀君...!您这样会淋湿的!”本田菊低呼道,外衣几乎整个都罩在了本田菊肩前,如同屏障将他保护的完美无缺,而王耀则暴露在了雨水中,仅仅片刻功夫,后者黑发已经被打湿,沥沥向下滴水了。

“没事儿,我身体好着呢,淋点儿雨而已。”王耀则是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就像阳光似的耀眼,他比了大拇指,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样。“要相信老师啊。”他手掌撑着外衣揽在本田菊肩畔,利用体型优势强硬维持这个十分暧昧的姿势,本田菊无法挣脱,只能就范。

王耀的保护大概亦如阳光,将身心都被温暖尽数润泽。

本田菊仍然试着挣开,但王耀此时却十分的不容反抗,看似蛮横的态度实则非常令人心安。本田菊紧抿起唇,内心竟突兀翻涌出强烈的委屈,并不是因为王耀,他酸着眼眶想,那是为什么呢?

雨水摔打在地上,声音如同砸碎的器皿般刺耳,在二人耳畔嚣张。

本田菊丝毫都不觉得冷,他的左肩正紧贴王耀结实的胸膛。他真的和本田菊不一样,无论何时都那么的炙热,似乎有这个在,寒冷便是一个笑话。

“...耀君。”

“恩?”

“今天月色好美。”

王耀不解的看着本田菊,笑笑:“说什么傻话,都下雨了哪里有月亮...”

“耀君。”本田菊打断了王耀。

“...恩?”

“我爱您。”

“...”

这是本田菊第一次在王耀面前自称我。

王耀的身形刹那顿住了,他不可置信的凝视着本田菊,搭撑外衣的手掌僵在那里,半张着嘴,水流汩汩自颊边滑落,面孔几乎被惊愕填满。

本田菊同样看着王耀,尽管此刻他的脸如同发烧一般的通红,一般的滚烫。本田菊眼睛睁的格外大,唯恐王耀没有会析到他的心意似的,倾墨似的瞳孔如怒放的暗色繁樱,灼灼其华蚕食王耀的理智,本田菊深吸一口气,再启唇,声音已是有些发颤。

“抱歉...耀君,我想自己决定: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王耀只是看着他,而本田菊的心似乎被灼烧着推至风尖浪口,堵塞了气管使他甚至无法呼吸,湿冷空气沿缝隙挤入体内,本田菊从未觉得如此仓皇过。

他几乎想夺路而逃。

“对不...”

可道歉的词汇只说出一半,便无法继续了。

本田菊瞪大眼睛,愕然的盯着王耀——突然吻上他的王耀。两唇相贴,他的唇瓣前有冰凉的雨水,咝咝散着寒气,而体温却暖热的灼烫,本田菊被王耀揽在怀里,明明周围那么冷,此刻他却要感觉自己要烧起来了。

王耀的舌在本田菊口中掠夺,雨、王耀的津液、本田菊的津液搅和在一起,无法分出,王耀紧阖双眸,任由本田菊的目光在自己面庞前搜索——自己吻他的意图,是啊,什么呢?

本田菊针对这个问题只是踟蹰一瞬,接下来他亦然回揽住王耀的脖颈,外衣被抛落足旁,他们忘情的接吻着,不断从交合处泄露滋滋的色糜水声,悱恻的气息令人面红心跳。

觅得间隙,本田菊开口,喘息急促。

“...耀君,你...”

“——我也爱你。”王耀道。

嗓音坚定如斯。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