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酣梦不知屋外客,夜半窗打。
浓睡疏草,天光渐下,一夜白头梅花。
——王耀

薄梦久绕月中客,一宿刹那。
落门拙起,流云描霞,君正拾梅羞花。
——本田菊

  初,余学于王君,以渊学博识,尊佩。日夜侍奉之,不敢稍纵有误。
  王君性洒逸,好朴谨,授吾诗词文章,无不躬心亲力,毫瑕不容。实受宠若惊,愈敬,深笃躬师之道,情意日邃,出同车,寝同府,形影相依,其甚融融,恍如天上人。
  是日,流雪,王君赠吾一词,其音韵乐脚,旷前未闻,抒疑,折袖而笑,曰:“相赏。”,不解。即苦冥数日,昼夜以继,未有所破。鄙余陋学,惶恐请之,惑:“酣梦浓雪,疏草惊梅,其意迢也。却霜凌横馥,其清也寒,状似含愁,然乎?”王君笑而未答。故悬也,始未豁明。
  有夜,婵影高悬,其涟漫漫,辗转寤寐,久矣难眠。数轮见梦,月也清澜,君伫其中,貌如江山。痴沉入画,执欲袖连,蟾宫蛾娉,吴桂流连。
  倏闻鸡啼,江山一梦,怅寞未语,忡忡若失。披衣起身,参商已隐,天光融雪,一派空明。其而天地乍新,寂中嚣渺,最是至静。
  推门既出,庐野一白。乱梅琼碎,有凌寒擎枝,其香沁脾。君玉伫其中,濡雪浸梅,恍如天人。察吾,笑邀之。即星火一刹,前王君欣赠之词,斯情良景,登瞬释融。告之,诧也,含笑静候。返而屋中,携纸提墨,和对此词,献君。以表胸意。即风雪花月之肠,高山流水之属。
  慕仰拜之,琴瑟亦羡。相知相守,如云雨龙风。其心同荡漾,其魂更悠悠。此天人至情,特以记之,莫忘。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