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当我醒来时,身边已经空无一人了。窗户被打开通风,白色的窗帘轻轻的扬起,飘在晨光与空气里,像一张不透明的蝉翼。

我打着哈欠,睡眼惺忪地走出卧室,到了客厅时,我发现他正在沙发上坐着看书,茶几前大概是刚煮好的咖啡冒着雪白的热气,香气扑鼻,我们的猫伏在他的身边,正惫懒地打盹小憩,不时还晃动一下尾巴,抖抖几根纤细的胡须。

睡意把我的理智赶走大半,我趿拉着拖鞋、打着哈欠走过去,双眼半睁未睁,视线里除了真实大多还是虚幻的泡沫。等到了他跟前后我膝盖一松,把自己落下去,伏挂在他身上。

他对我这个行动吃了一惊,顿住片刻的动作显得有些措手不及,接着注意到了我这仍然在和梦境游离暧昧的状态后他轻轻叹了口气,耷拉下的睫毛微微掩住了些绿眼睛。——大概是朦胧虚幻的清晨时光总会让人变得蠢蠢欲动,毕竟饶是谁面对着浅光、咖啡、猫咪、爱人也不能够不为所动,——他放下了书,用披在自己身上的毯子轻柔地包住我们俩,接着我的爱人打开双臂、两手轻接,给了我一个足够温暖早晨的拥抱。

“早安。”我听到他在我耳边说道。

我回答了他,用一串含糊不清的梦呓,这个接触实在太温暖,我想要醒来,又不舍得醒来,梦境与现实都过于美好,两难的抉择令人踟蹰不已。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