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APH/dover」嗨,今天我也爱你

弗朗西斯起的很早,他去买了很多清淡可口的食物,并为赖床的亚瑟泡了杯醇香的红茶。

他们今天一起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拥吻,从暖烘烘的被窝里爬出,然后热切深情的缠绵,他们的瞳孔中那些涟漪都如此惹人心思荡漾、情乱神迷,吐息又异常的灼热,二人感到自己都将近发烧了似的。

“我爱你。”亚瑟说

“我也爱你。”弗朗西斯说。

他们的面颊上都有粲然温柔的笑意,爱抚对方的力道那么轻,那么的粘腻,就像两颗黏在一起的陈年糖果,就像树脂化石与它体内的虫,他们不愿意分离丝毫。

亚瑟烹饪了甜点,火候到家,牛奶泡是醉心的蓬松香软,入口水果酸甜多汁,弗朗西斯一个控制不住差点把盘子都吞掉。

弗朗西斯在看报纸,巴黎的新闻永远比伦敦的要俏皮点儿。今天没有舞会或聚餐,没有丰腴奢娇的贵妇邀他共舞徜徉,他安静的坐在木椅上,没有喷香水,白衬衫与金发间是自然的清甜,他不时的抬下鼻前镜框变换个姿势继续阅读,动作一气呵成,优雅而迷人。

亚瑟在整理资料,严肃整洁的黑衬衫套住他颀长结实的身体,那样鲜明的颜色,就好像他与弗朗西斯不约而同穿了情侣装,指腹挪移,他唇瓣微微抿着,就像一朵玫瑰似的,双眉紧蹙的神态英气逼人,性感俊朗。

他们不时默契抬首,然后目光交汇,又将彼此那般热烈激昂的爱情传递碰撞,仿佛在用眼神接吻,那么火热,感觉他们才第一天谈恋爱一样。

弗朗西斯哼唱着《玫瑰人生》,系紧围裙为亚瑟泡下午茶,然后亚瑟从背后紧拥住了他,手臂环在弗朗西斯的腰肢上,开始吻他的颈窝,弗朗西斯有些发痒,侧首也吻了吻亚瑟的鼻尖,他们就像两只猫咪,甜腻的索求令人想入非非。

亚瑟淘来了《羊脂球》,二十世纪限量版,装裱精美到令人叹为观止,弗朗西斯的目光一下子就扎在了上面,他激动的响亮的吻了吻亚瑟,后者的面颊被亲的都在发红,亚瑟在递书时抬臂勾住了弗朗西斯的脖颈,又和他来了个激情舌吻,直吻到弗朗西斯喘不上气为止。

夜晚亚瑟换上了精灵花纹的睡袍, 即便有人笑话过他,弗朗西斯在铺床,亚瑟就为他端了杯蜂蜜水,弗朗西斯喜欢这个。他们睡在一张床、一面被子下,彼此都能感受对方的体温,亚瑟揽着弗朗西斯的腰肢,在后者白皙的前额落下一吻。“evening and good dream.”他说。后者也弯起眸子——那双清澈蔚蓝如加勒比海般的美丽的瞳孔,他躺在亚瑟怀中,更加紧贴他结实的胸膛。“Bonne nuit.”他也说,嗓音就像夜莺在唱歌,亚瑟又忍不住吻了他,然后他们相依而眠。

梦中都有彼此。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