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英法】万万没想到,男朋友竟然穿女装和我约会

*非常傻屌的玩意,慎入,不然雷到了不负责

*亚瑟:生活终于对我这只小猫咪下手了_(:з)」∠)_

——

天光明媚,伦敦难得放了晴,周围不时地传来几声鸟鸣,泰晤士河淙淙地流淌,一派温馨恬静的模样。

但是亚瑟柯克兰却有些无心享受这美景。

一个小时前,他的男友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见天气颇好,便约了他出来散步,亚瑟柯克兰埋在一堆论文和经济学理论里,本身不想出门,但大学的学期末作业把他折磨的实在生不如死。想着散散心也好,他便答应了男朋友的提议。

但当他穿戴好后赶到见面的地点,却不见弗朗西斯的人影,就当亚瑟还以为对方迟到了时,他的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亚瑟下意识回头,结果在他看清来人后,大脑当场死机了一分钟。

亚瑟看着穿着束腰碎花长裙、头戴女式大遮阳帽、肩披纱织外套、还精心化了妆的弗朗西斯,现场表演了如何同时用面部表情表达出卧槽和一脸懵逼。

弗朗西斯噗嗤一声,像是好笑他的反应,还故意捏着嗓子道:“你觉得怎么样,我的甜心?”

——要知道,弗朗西斯的嗓音本身属于非常具有男性色彩的成熟声线,压低声音时还极其的富有磁性,结果被这么刻意的一提,听起来就和鬼叫的惊悚程度差不多,亚瑟柯克兰如遭一记重锤,差点摔倒在地上。

他憋了半天,才堪堪挤出一句:“…你他妈在搞什么?”

弗朗西斯无辜的耸耸肩,他现在穿着高跟鞋,看上去比亚瑟还要微微高出一些,所以丝毫没有小鸟依人的感觉,亚瑟甚至相信,如果这位“美女”愿意的话,他随时都可以把自己打翻。

“你难道不觉得我很性感吗?”

亚瑟被他这一句堵的差点又心梗,他追着本能想后退两步,但却仿佛卡在了原处,完全不能动弹,只能任由一脸笑意的弗朗西斯抓起他的手握住,然后被拖着走了起来。

“噢,拜托了,你会被我迷住的——现在可别像个老顽固一样,来,我们走吧。”

于是亚瑟柯克兰就这么大脑一片空白的被弗朗西斯强拉硬拽走了十分钟,才把自己麻木的大脑稍微整顿了一下,重新接受了他这个能骚翻天地的男朋友的确是在女装和他约会的事实。于是堪堪冷静后,亚瑟柯克兰竟然鼓起勇气,令人敬佩地悄悄把视线向对方投去,想仔细端详对方女装效果如何。

——不得不说,他的男友长得是极其好看,平日便是个风流倜傥的万人迷模样,现在化了女妆后隐去了一些男性的阳刚,令他那每一笔的浓淡都恰到好处且无比精神的五官,更是显得风情万种,勾人心魄起来,乍一看着实是个优雅精妙的美人儿。——甚至细细打量,也未必能发现端倪。

亚瑟柯克兰不知为何冒出一个念头:这家伙是不是天生适合女装。

他不知觉间便红了脸,以至于也就管不好了自己的目光,很快,偷窥者便被对方当场缉拿,弗朗西斯扬扬眉,含笑看着他,用和此刻外貌极其维违和的男性嗓音轻柔道:“宝贝,怎么了?”

亚瑟柯克兰这才如梦初醒,他慌忙转过头,妄想掩饰住双颊的红晕。他没给弗朗西斯明确的答复,但是瞬间握紧对方手掌的动作却暴露了一切,弗朗西斯见状欢快地笑了一声,伸出另一只手托住亚瑟柯克兰的后脑,当即朝自己的方向一拉,对着男朋友的脸就亲了一口。

亚瑟柯克兰措不及防,本来就红的脸被亲的差点烧了起来。

他们就这么一路走着,走过了公园、商业街、林荫小道。弗朗西斯引来了无数人的目光,都是含着惊艳的,显然把他当成了真正的女人。亚瑟柯克兰久而久之便有些不悦,于是在一个小伙子光明正大地朝弗朗西斯投来火热的视线时,绿眼睛男人抬手揽住对方的肩侧,发力将弗朗西斯拥进怀里,并毫不示弱地回给了那个不识时务者一个冰冷锐利的眼神,直接把可怜的小伙子看的一个寒噤。

而弗朗西斯对于男朋友的吃醋行为显然无比受用,他惬意的眯起眼睛,活像一只被挠下巴的猫咪。过了片刻后,他用十分欢快的语调突然开口道:“亲爱的,现在你喜欢这个惊喜了吗?”

亚瑟被他问的一怔,旋即想起来自己刚见到弗朗西斯的反应,于是立刻窘的红了脸,他张张嘴,想要说什么,但又迅速止住了,于是亚瑟柯克兰蓦地停下脚步,弗朗西斯因为惯性险些绊倒,就在他有些不满地看向对方时,亚瑟柯克兰却伸出手搂住了他的腰,偏首咬了咬他的耳垂后,压低了声音道:“你可真是火辣。”

弗朗西斯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激的差点就身体一软,他本能的侧了侧躲开亚瑟,双颊已是绯红无比,卷发男人瞪着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好半天才抬抬眉毛,几乎是要翻了个白眼般向对方嘲讽道:“是啊,毕竟某位正人君子还就是喜欢玩一些重口的。”说罢,还用高跟鞋狠狠踩了一下亚瑟的脚面。

亚瑟被他说的一呛,脚上又猛地受了一击,痛的他差点五官扭曲。于是在人来人往的小道上,亚瑟柯克兰差点没忍住和对方打起来。

弗朗西斯见他面色阴沉,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亚瑟柯克兰被对方笑的更是火大,寻觅好台词正要回骂过去,不料弗朗西斯却突然抬起手,轻轻环住了他的脖颈,不待他反应,柔软的嘴唇便响亮地吻了他一下。

“好啦,我的小仇人,”他笑吟吟的说,蓝眼睛里倒映着阳光,显得剔透明亮,弗朗西斯勾起亚瑟的下巴,食指缓缓上移,贴住了对方的唇瓣,本就温柔的声线此刻更是缠绵。

“你的火气可不应该用单词发泄出来。”

亚瑟柯克兰瞬间便消了火,他无比不甘、又偏偏束手无策,他的男朋友总能找到恰到好处的点把他撩拨的团团转,——不过,他也的确十分喜欢,尽管口是心非的性格让他从来没有承认过。于是亚瑟柯克兰拢住弗朗西斯的手掌,一边搂了腰让他与自己紧贴,然后微微阖眸,便吻住了那双花一样馥郁的嘴唇。

“好啊,那就让我这样泄愤吧。”

评论(7)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