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菊耀】四月樱花的小径

*谨以此篇,向安房直子与生活致敬。

*同时献给我最喜欢的画手提米 @傻子蛋糕

——

在四月的洒满樱花的小路上散步,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

是什么时候做过的呢?穿着针织背心和白衬衫的我,在四月温暖的春风中,走上了一条不可思议的小道。

起初,只是抱着“出去散散步吧!”这样的心思,暂时结束掉失业后一直闷在家里的落魄状态。而在选择衣服时,原本想要取下正装的手顿住了——我的目光触到了那件针织背心。

…该怎么说呢?在我刚刚从大学毕业,怀揣着雄心壮志去找工作时,最喜欢的便是这件衣服。——而就如同某个箱子突然被开启了,我的脑中浮现起了少年时蔚蓝的天空、街道旁和煦而馥郁的似乎裹夹着笑声的风儿——它们笑着、唱着、用自己独有的舞步与我擦肩而过,一切都那么清透而可爱。

——而那时的自己,也是年轻的自己,什么都与现在不一样。

没想到已经过去这样久了……我叹口气,用手指抚摸着下颌前粗糙的胡茬,和皮肤上深深浅浅的皱纹。想要感叹些什么,却始终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最后,我去卫生间仔细地剃掉了失业以来从未打理过的胡茬,并认真的梳了头发,将不知从何时起梳起来的背头放了下去。当额头感受到久违的刘海的触感后,我的眼睛却突然十分酸涩,像是有泪水要夺眶而出的前兆。

但是最后我却没有哭泣,泪腺里的水意,像是被什么无形而温柔的煦风,吹散在了空气之中,慢慢地蒸发掉了,我伸手去摸索,却只抓到了一团细暖的虚无。

……

当我从潮湿的出租屋出来时,是下午六点钟左右。我用一张已经开始老去的面孔,搭配着少年时的针织背心,与少年时的发型,累赘着一颗不再年轻的心脏,轻轻地,踏上了过去的街道。

周围的人很少。一位披着黄色大披肩的老太太、飞快追着只绿色鸟儿奔跑的小女孩、以及几只不时便迅速横穿过街道的猫咪,脚步声扣在地上模糊又清晰。

四月的微风拂过,两边的八重樱在风中盛开了,绚烂干净的花瓣如同一颗颗被点亮的淡粉色星星,一明一暗地闪烁着温暖的光芒。在这片花海中漫步,就如同跌进了某片无声的星辰的海洋,寂静的有些落寞,仿佛回到了朦胧的学生时代。霞光弥漫,四周涌来惬意的安宁,我的情绪,开始不可思议的一点点平静下来了。

时间在这种奇妙的状态下变得毫无意义,我不知疲倦地走着、走着,周围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人影,我也一概不知。我的眼前只剩下漫天飞舞的花瓣,与潺潺的日光不断支离破碎地倾泻。

似乎过了很久,也似乎只是几分钟,我突然听到周围传来了清灵的水声,无比悦耳动听,我看着面前的景色,万分地惊愕,脚步呆呆地停在原地,结束了前行。

我的前方,几棵窈窕的樱花树落英缤纷,曲折的树干点缀着此起彼伏娇嫩的樱花,半遮半掩地挡住了前方似乎十分开阔的景色。我透过宽绰的花隙看去,只见一条清澈的河流,与几支苍翠的绿竹相映成趣,无比清雅。我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惊异与好奇,快步上前,轻轻拨开树枝弯腰探了进去。

在风景完全展现在我面前的一瞬间,我禁不住发出一声轻喃。

——太不可思议了……

樱花林在这里戛然而止,只有层叠的花瓣铺展在我附近的地面上,偶尔被风吹起,像是凝聚的星光。不远处,一条淙淙的小河安静地流淌着,上面架有一座浑然天成的石桥,几只雪鹤在河水畔悠然踱步,不时展翅清鸣,由风儿吹散到空中,激起空气的水花,潺潺不息。

我看的入了神,连有人唤我都在第二遍才发觉,本能地大声回了句“是!”,环顾却不见丝毫人影,我不禁茫然,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但这个怀疑马上便被打消了,我看到面前那处翠绿的竹林,有几支竹子仿佛具备灵性,沙拉拉地抖动着叶片,仿佛特意一般为我让开了一条小径。我看着这狭窄幽静的道路,心中有些犹豫,但此刻那个声音再次传来,这时我终于听清了,它呼唤的正是我的名字。

「菊……」

「菊……」

我一边应答着,一边仿佛受了什么诱惑,顷刻间打消了所有的疑虑,鬼使神差地走进了竹林里。

里面由于竹叶隔绝了一部分阳光,所以行走在其中,要比外界更加清爽。微风拂过耳畔,虽然没有花香,但却含着另一种别样的气息,令人心旷神怡。我走着走着,不由心情都变得安宁而欢快起来了。

不知走了多久,我心中已经开始纳闷,这片看起来并不繁茂的竹林为何有着这么长的小路,明明外界看只有一个院落那么大才是……我心中嘀咕着,脚步却未曾停下,大概又过了一会儿,随着阳光的瓢泼涌入,我终于走到了小路的尽头。

竹叶在脚下发出稀碎的声响,泥土柔软得仿佛绸缎一般,在我走出竹林的一瞬间,我发现我身上的衣服竟突然变化了,成了一件月白色的和服,绣有无比精美且不失简朴的花纹,面料舒适极了,没有重量一般轻轻地覆在身上,我从没穿过这么好的衣服,惊愕之余不由发出一声惬意的低吟。

可是就像有什么法术存在一般,我对这种奇异的事情竟然并未很在意,像是它本来就应该这么发展似的。我继续向前走着,本来仿佛已到穷尽的景色忽而又转动起来,如同年少时扭玩的万花筒,轻动间光怪陆离。

柳暗花明又一村。似是风景一转、豁然开朗,我的不远处出现了一片明畅的空地,周围堆积着花瓣,正中间摆着一张白石圆桌,和两处天然的石凳,不仅如此,我一阵恍惚,其中一个石凳上竟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他的面目似乎蒙上了雾气,朦胧不清,但一双剔透生辉的眼眸却在瞬间漫进了我的脑海里,化成两颗明星,在精神的天空中熠熠闪光。

他身着宽大而古朴的长袍,墨发如瀑,正含笑看着我一边,冲我挥手致意,仿佛在唤我过去。

我想也没有想,便迈开脚步向他靠近,不知为何,这个倏然出现的人对我仿佛有着无比惊人的吸引力,尽管我只看了他几秒钟,我的心潮已暗流涌动,几乎要掀起惊涛骇浪来,我整个灵魂都要醉在那一抹温绻的笑意里,流连忘返。

转眼间,我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他对我微微一笑,展袖掌指另一个石凳,温声道:“请坐。”

我点点头,顺从地坐下,与他跻身相对。一层乳白的雾气散开,桌上俨然出现了一只茶壶,和两个素雅的瓷杯。

我顾不上惊诧,他已托了托手掌,道:“请用,先生。”

我拿起茶杯,低声道了谢,然后放在唇边轻抿一下,茶水进入口中的一瞬间,我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惊叹。

怎么会有这么好喝的茶呢?清香四溢,还带有淡淡的樱花香,入腹后令人回味无穷、神清气爽,再开口说话,唇齿间都仿佛有花香缭绕。我忍不住又抿了抿。

这时,我的对面突然飘来一道声音,轻轻的,仿佛午夜安静的星星:“先生为何来到这里呢?”

我这时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并不是日语,而是另一种我所不知的婉转的语言。但是不知为什么,我却完全能够听懂,并且自然地做出了应答。

“在下本是在樱花小路上散步,不知为何…走着走着,便来到了这里。”

我看着对方,心魂完全被那一双美轮美奂的眼睛吸引了,竟连自称的改变都未曾发觉。

对方笑而不语,只是又替我添了茶,然后轻轻地一挥袖:“先生,请看。”

我顺着他示意的方向看去,目光游过翠竹,只见一幅天然祥和的风景:云卷云舒下,几只野鹤在水边惬意地嬉戏,周围竹影稀疏,晃动着日光在地面上落下灰暗的碎片,淙淙的水声回荡在空中,如同仙乐一般动听。

“先生以为如何?”依然是那个声音,将我的思绪从斯情斯景中唤回,我一阵恍惚,转过头,和那双眼睛的目光交汇。

“不可思议。”我脱口而出道。“野鹤悠然闲适,景色静美宜人,真是世上难得的良景。”

“恐怕,先生只看到了表面。”对方的声音始终积存着笑意,如同馥郁的和风拂过心神,直教人神魂颠倒。

我听到他的话,不由有些惊诧,蹙着眉头思索片刻,也不得所以然,只好诚恳地看着他说:“在下愚钝,请您赐教。”

对方悠然一笑,端起茶盏,挥手洒在地上,湿润的泥土前便氤氲起一片乳白的水汽,透过它再看去,浮现在我面前的,却是一幅与方才截然不同的风景。

只见一切都朦胧了下来,水珠向中心的野鹤逼近,很快便浸湿了它的羽翼,湿漉漉的翅膀变得沉重,野鹤不断扇动着双翼,想要甩落水滴。与此同时,一边竹叶的阴影也纷纷落在了它的身上,单薄灰暗,像是要结成一座牢笼,把野鹤束缚住一样。

“这……”我惊讶地说不出话,可是对方却还是笑意盈盈,示意我继续看下去。

这时,野鹤突然清鸣一声,扇动双翼的力度突然加大,于是刹那间无论是水珠还是阴影,都被纷纷抖落。野鹤微微扬起它美丽的头部,伸直修长柔软的脖颈,轻动雪羽,当即腾飞而起,一边欢快地啼鸣着,一边在祥云环绕下,朝红日飞去。

我看得出了神,怔怔的不知作何言语,但这时水汽散尽了,白雾消退,我的眼前还是那一幅流水竹影图,只是野鹤已不见踪影。

“闲云野鹤,”我面前的人倏然悠悠开口,携着旷远的超然,将每一个字都敲在了我的心上。

“无论何处几时,野鹤皆可一飞冲天。”他微笑着,将茶盏重新放回石桌上。“先生知道为什么吗?”

我摇摇头,希求地看着他,胸膛下涌来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动荡,仿佛他接下来的回答,能够将我的灵魂击碎。

“因为野鹤追逐的是红日,而红日……”他微微停顿,不改笑意,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心房处。“就在野鹤的此处。”

——如同一阵惊涛骇浪,刹那间,我周围的一切都翻起了无形的狂澜,我呆在原地,怔然无语,但我的面前之人却在顷刻间模糊了,如同溢流的雾气。也就是在这白雾缭绕中,他说了最后一句话,清透的声音如同天边的流云:

“先生,日已至此,请回吧。”

伴随着最后一道余音消散,我猛然回神,只见面前仍然是淡粉色的樱花,在袅袅的风中安眠,而我则仍然穿着出门的服装,在一处长椅上睡着了。

我还未从那般震撼中回神,只能猛然将上半身前伏,尽可能地将思绪汇聚。我看着仿佛一望无际的樱花,不禁茫然地想:……难道是梦吗?

但是竹林、溪水、雪鹤…那一切是如此的真实……

就在我恍惚不知所措时,我突然发现手中似乎握着什么东西,我心神一动,慌忙凑近来看。待目光将它清晰地勾勒出来,我不禁再度陷入了失神,无声的波涛将我包裹住,灵魂已溺浸在浪花之中。

——那是一只杯盏,瓷白的通身,冰凉中含着温暖,杯身绘着一只雪鹤,在紫气东来、祥云瑞卷之中,正昂首振翅,朝天穹东方的红日飞去。风华绝代,似乎永不归还。

评论(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