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我至高无上的恋人啊——我们拥有如此璀璨溢彩的,不可比拟的往昔。

他们浸在了英吉利海峡,被汹涌潮水淹没,但它们已为我们搭建了足够坚实的桥梁,所以我的爱、我的灵魂,总是迈着步伐,局促却雀跃的飞奔,去寻彼岸的你。
还记得中世纪吗?我提着篮子去找你,那是我亲手烤的面包,配有鲜美的酱汁与野果。

草原上那生机盎然之色总令我想到你的眼睛,而啾转雀鸣则是我在为你歌唱,你说法语太过轻浮甜腻——我的爱,你可知我发每一个音时,其中对你的款款深情?

当森林里倒映出我的模样,我神圣的父啊——请恕您愚蠢的子民,过早的堕入这如火如荼的爱情汪洋。

有一位诗人说:海洋与森林拥有最为圣洁美丽的天赐良缘。我举着印着这词汇的纸业到皇帝陛下面前,让他找来工匠为其烫金修纹。我给了那位诗人几个响亮的拥吻,他大概此前都不曾敢奢望,国家大人的嘴唇会触碰他的肌肤,且如此的感激、如此的欣喜与肯定——我想这足以成为他余生骄傲的资本了。

甚至那一瞬间,我恨不得将他封爵呀,阿瑟,我亲爱的阿瑟。

我是如此的爱你。

这爱炽热而张扬,承载在阿波罗的战车上,踏过圣米歇尔山、徜徉英吉利海峡,最后来到你的身边。
我的唇瓣天生适合歌唱,那些馥郁醉心的情话是我的同僚,他们都和我一样深爱着你,无法按捺将自己献与你的决心。

我至高无上的仁慈的天父啊——请垂落下你的枝桠,升高您的水面,令我这在爱情中可悲您的信徒,品尝到那甘甜的野果,汲饮到那清澈的灵泉。让我心中的涟漪,只为他一人绽放吧——

我的神明、我的蜜糖、我的爱、...

——我只属于您一人。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