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英法】且战且荣

*是在三喵输了之后心态爆炸,稍微冷静一下之后写的()

*也是参加右法群活动的文

——

弗朗西斯是在巴黎的家里看完了剩下的一场半决赛的。

他昨天陪球队一起去比赛,与球迷一起流汗狂呼,给球员们精神支撑与鼓劲。而他们也终是不负所望,最后完胜比利时后,一身大汗淋漓的姆巴佩狂喜到甚至跑过来把他整个举起来,结实的手臂简直要勒断了他的腰,弗朗西斯对于大男孩前锋的热情感到无奈与宠溺,他捧住姆巴佩的双颊,在小伙子的额上轻轻吻了吻。

“Beau travail, Monsieur!”
干得好,先生!

狂喜渐渐平息,但法国人仍然沉浸在一片欢乐之中,这是他们时隔多年再进决赛,无论平日关注足球与否,此刻也为自己的高卢民族感到无比骄傲。他陪伴球员走过采访,回到巴黎时远远听到震耳的炮声,和不知从多远处传来的欢呼,也不由展颜一笑,然后坐上车朝家里驶去。

他心中默默想着明天的比赛,想着对岸那个家伙明天会表现如何,心中倒也涌出了几分期待。弗朗西斯脱去汗湿的衣服,惬意地泡了个澡,然后美美地睡了一觉,直到翌日临近九点才悠然转醒。他的总统很开明,在世界杯期间大大减少了他的工作量,使弗朗西斯也可以如普通的球迷一般往脸上涂彩绘、狂欢、庆祝,然后期待。

晚上八点开始的半决赛,他准时的坐到了电视机前,捧着一杯啤酒开始观看,因为不再是自己的国家的比赛,所以紧张之情自然减少了许多,但当弗朗西斯看到身穿马甲的亚瑟柯克兰出现在屏幕上时,还是不由心中一跳。

他思绪微动,掏出手机给对方发了一条短信:

“Allez-y,Three cats.”

然后他盯着大屏幕,瞧见亚瑟柯克兰果然拿起了手机,片刻,他的手机便叮的一声。

“Thanks,chick.”

弗朗西斯气的一笑,然后摇摇头把手机丢在了一旁,心中暗骂他了几句,但也并没有真的动了肝火。他喝下一口啤酒,比赛此刻也要开始了,弗朗西斯调整好状态,认认真真地看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开场不到五分钟,英格兰队便结结实实地射中一球,听着赛场上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弗朗西斯也发自内心地一笑,他用目光在赛场上搜索着,果然看见亚瑟柯克兰站在阴影里,虽说看不清面目,但仍然能感觉到那一贯刻薄的脸上浮现的骄傲。弗朗西斯轻笑一声,在空无一人的房子里大喊一声干杯,然后喝下一大口啤酒——球迷们的热情,仿佛将他的血液也点燃了似的。

不过,虽然比起平常的确已经算是清闲,但大概因为前几天实在是太忙碌,今天又因为临近国庆忙了好一会儿,弗朗西斯体内的疲倦开始如潮水一般涌了上来,他把啤酒放在一旁,抱着一只软枕,看着看着,不自觉间竟倚在沙发上睡了过去。等他醒来时,看了看表,竟然已经过了时间,弗朗西斯吓得差点跳起来,然后慌忙朝屏幕看去——赛场上依然如故,弗朗西斯这才反应过来是开了加时赛,不由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没有把整场比赛都睡过去。

但接下来的发展却令他心情变化堪比惊涛骇浪——双方始终保持着平分,他甚至都要以为又得来一场点球大战,结果不料在最后时刻,克罗地亚一脚破防,比分瞬间赶超英格兰,此后三只狮再无力回天,比赛迅速结束。

弗朗西斯半天也没回过神,最后,他抱着软枕低低叹了一口气,看着场上神情不甘的球员和努力克制面部表情的教练Gareth,都是满脸的落寞,他不由为这个老对头感到遗憾。——法国等了这么多年才再次打进决赛,三只狮也一样历经二十八年才迎来这个机会,如今一战却黯然告败,令人不得不为他们感到叹惋。

——毫无疑问这对于本国的球迷来说也肯定是一次不小的打击,弗朗西斯都能想象现在英国球迷的家里该是怎么一个万念俱灰的情景。

弗朗西斯突然心中一阵烦躁,这时他看到亚瑟柯克兰去和球员拥抱,安慰他们不要太难过,尽管他那双绿眼睛里也难掩黯淡,但英格兰还是和球员依次拥抱,鼓励年轻人再接再厉。

他扬手关了电视,把一边的手机拎过来,开屏解锁,除了一些新闻和工作上的消息外别无他物,他滑动屏幕,调出开赛时发的短信,对面静悄悄的,显然没有再发来什么东西。

弗朗西斯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半天,然后点开键盘飞速摁下一行话,但看了看又觉得不合适,于是再删掉。他心里为英格兰感到遗憾,却怎么也想不到该如何去开口,这毕竟一点也不符合他们相处的习惯——但弗朗西斯也的确想要安慰这个老对头两句,——这让他陷入了两难,能言善辩的嘴巴此刻失去了作用,聪敏的大脑再怎么苦苦思索也不得对策。

就在他盯了屏幕半晌还毫无头绪时,短信提示音却突然响了,弗朗西斯吓得差点把手机扔出去,愣了一下才想起去看是什么。他下意识想从当前和亚瑟柯克兰的短信页面退出去,却发现发件人正是亚瑟柯克兰,弗朗西斯来不及惊诧,来信文字便进了他视线。

“Come on.”
加油.

…………

弗朗西斯沉默了一会儿,静静地看着这两个再简单不过的英文单词,半晌,他却再压不住内心的轻盈,低低地笑了一声,轻迅地递出一口气,点上键盘回复了过去。

“bien sûr.”
当然.

回复完成。弗朗西斯轻轻地抬起头,看着干净的天花板和暖黄色的吊灯,沉默地眨动着眼睛。

——接下来,就看他的了。

评论(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