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英仏】夏日绝配

*是姑娘 @修螺螺 的点文(^_^) 无限宠法的英英。

*好像并没有写出来非常宠妻的感觉……对不起😭

*那么,正文如下,请大家多多海涵……(╥ω╥`) 

——————————————————————

空调正欢快地朝屋内吹着冷风,逐渐清凉的空气与花香纠缠在一起,钻进弗朗西斯的感知范围,他轻轻抽动了一下鼻尖,从喉咙里低声咕哝了什么,咬着嘴里的冰棍口齿不清地抬头冲亚瑟说道:

“亲爱的,我想吃鲜花饼。”

正倚在沙发上看书的亚瑟愣了一下,接着转头无奈地看向弗朗西斯,叹口气道:“……可是你刚刚已经吃掉很多甜食了,弗朗西斯。”

“如果它们不能让我的胃去告诉大脑神经,说主人已经满足了,那么我吃了的东西就只能说是不值一提。”弗朗西斯耸耸肩,结束了一摊烂泥般的躺姿,从床上跃起,踢着拖鞋走到亚瑟身边,坐下来用手臂娴熟地环住了后者的脖颈。

“哦……大善人,发发慈悲吧,这种见鬼的热天没有甜食我活不下去的。”

可你明明在空调房里,看到上面的温度显示了吗?它的意思是已经不能再低了!——亚瑟腹诽,但在下一秒呼吸氧气时,他又把这些话统统给咽了回去。

——罪魁祸首正是弗朗西斯,这位甜食爱好者的身上总是有一股非常好闻的味道,那是他常喷的男士香水与鸢尾花香完美交织在一起的产物。香水、花蕾——这两个不知为何在别处总会化学反应出古怪嗅感的搭配,到了弗朗西斯这里却成了令人为之上瘾的体香——这是亚瑟最受不住的东西。

当然,同时他也相信爱人深谙此点,因为每次弗朗西斯有事请求他,总会采取这种办法——用独属于他的方式……呃,撒娇?也许不应该这么说,因为他只是在巧妙地攻击亚瑟的弱点,就像一只狡诈的小鸟,但亚瑟一时也找不到更加合适的形容词了。

danm.他懊恼地看了一眼手里的书,不禁抱怨这些东西从来没有教会过他面对弗朗西斯如何不落下风,或者是哪怕仅仅找个词语——能够精准描述弗朗西斯的词语,那也太好了——但是没有。no,none,no one.

感受到立场逐渐开始动摇,亚瑟终于认命一般的叹口气,他扬扬眉,抬手捏了一下弗朗西斯的脸颊,说道:

“……马上回来。”

于是,在弗朗西斯欢呼雀跃的眼神中亚瑟出了门。不过走出公寓的瞬间,一股热浪登时迎面扑来,亚瑟心中的奉献精神几乎是立刻被消减了一半,他缩缩脖子,咽下一口唾液,甚至已经有了打道回府的念头。

但就在这时,亚瑟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告诉他有新收信息,亚瑟本能打开来看,却只见发件人俨然是他的第一位紧急联系人。

“噢,亲爱的,我知道你现在一定被外面令人讨厌的温度吓住了,而且还有了退缩的想法——停,这可不是亚瑟•柯克兰干的事情,你说过的,你任何许下的承诺,可是要默认为:以英国绅士的名义发誓完成。不是吗?——那么,请大步向前吧——向右转靠边走,让那些可爱的阴凉笼罩住你。加油我的爱,提把劲,甜品店距离这里不过五分钟的路程,我英俊的恋人,我期待你回来。”

……

亚瑟沉默片刻后,终于低吟一声,捂住额头,以一种战败者的神情悻悻地把手机收起来。——是的,弗朗西斯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呢?他就像是另一个他的灵魂,或者说灵魂里一定有亚瑟•柯克兰的部分。既然如此,他又怎么可能会如愿以偿地成功折返,导致对方美味的鲜花饼成了一个个泡沫?——这俨然是一场开头便胜负已定的不公平比试。——但是……好吧,就算是为了亚瑟和弗朗西斯的灵魂,迈开腿吧,柯克兰!不过一点阳光而已。

正如爱人所说,亚瑟明智地让自己尽可能不暴露在阳光下,但饶是如此,很快他仍旧已是汗流浃背,闷热的空气憋的他几乎有些喘不过气。亚瑟又想起了那条信息,他晕着脑袋暗暗发誓:——绝对、绝对不能承认自己想过扭头回去。

于是七分钟后,亚瑟提着两盒鲜花饼从甜品店走出来,这时日头正盛,人行道上可供容身的阴影,被裁剪到只剩下以细细的一条,亚瑟憋了半天后终于再也忍不住骂了一句粗话,然后以一种惊人的毅力顶着太阳原路返回。

在家里舒舒服服等待的弗朗西斯,在一声开门响动传来后即刻转过头,充满希冀地朝门口望去——于是他狼狈不堪、大汗淋漓的爱人便进入了眼帘,提着他梦寐以求的鲜花饼气喘吁吁地走进来、带上门。哦。弗朗西斯眨眨眼,有些愧疚,有些心疼,也有些想笑,他立刻迎上去,把鲜花饼接过来搁在一旁,然后替亚瑟解开他的衬衫,又赶忙去浴室给对方放了洗澡的水。

亚瑟进来后,在空调的安抚下还没彻底回过神,便瞧到爱人忙前忙后的模样,以至于他冒着炎热被差遣去买甜食的唯一一点少得可怜的不满,此刻也烟消云散。亚瑟扬扬眉,专注地看着弗朗西斯的背影,心中倒是涌出一股股暖意来——这不同于方才外面几乎要将人炙烤的炎热,而是无比惬意的心情波动,以至于他没有控制住,走向弗朗西斯,从背后小心翼翼地抱了抱他,为了在亲昵的同时确保汗水不要弄到对方身上。

弗朗西斯眯着眼睛回头看他,那双蓝紫瞳孔里满是笑意。作为对他的贴心与勤劳的回报,弗朗西斯抬颌,吻了吻亚瑟仍残留着阳光温度的侧颊,然后半推半促的把他赶进了浴室。——补充,有轻微洁癖的弗朗西斯允许一身臭汗的亚瑟拥抱他,非但没有扬手给一拳反而赠吻,这恰是充分地说明了弗朗西斯有多么深爱着亚瑟。

于是甜食爱好者安然地坐到沙发上,迅速把包装盒拆开,准备享受自己的甜点时间。但盒子被大卸八块后,弗朗西斯却惊喜无比的叫了一声。

——里面正静静地摆放着一枝玫瑰花,似乎是刚摘下来的,还携着水珠,娇嫩欲滴的可人模样搭配漂亮小巧的鲜花饼,真是好看极了。而且,弗朗西斯注意到旁边还夹着一张纸条,他拿起它,只见流利的英式花形体在上面翩然起舞,严整而温柔无比,它说:

Only for you, my love.

弗朗西斯感到似乎有一阵凉爽的煦风,欢快地抚过心中那一片花田。他拿起玫瑰花,嗅了嗅它的芬芳,完全按捺不住的欢喜促使他在花瓣上吻了一下。

须臾后,浴室里的水声戛然而止,当亚瑟裹着浴衣走出来时,发现弗朗西斯正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他瞥了一眼被拆开的糕点盒,顿时心下了然,于是也扬起一种惊喜与小计谋成功的笑容,绿眼睛里荡漾开了一大片柔情,他朝爱人走过去。

“你想来一块鲜花饼吗,亚瑟?”就在他要走近对方时,弗朗西斯突然轻轻地问道,这不由顿住了他的步伐。

“当然,”亚瑟抬抬眉,笑着回复。“夏天配甜点真是再好不过了。”

弗朗西斯却没有说话了,但他用一个行动充分地表达了他对爱人这句话的肯定——他从手中的玫瑰花上咬下一枚花瓣,含住它,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上前,在对方低头的同时抬头,把这次品尝完美地安排在了满溢的花香之中。

“enjoy it.”他轻轻地说,一片灿烂的馥郁里,弗朗西斯的声音就像是一朵浸了蜜糖的花苞,正在亚瑟的耳边徐徐怒放。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