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港澳《玷污莲么?》(短)

王濠镜理应上说,仅是较王嘉龙年长些许罢了,本应亦是孩童肆意玩闹的青涩年龄,他却如同一桩古井,无波无澜的,内敛至甚至有些古板。

王嘉龙不喜欢他这样,也喜欢他这样。王嘉龙不是个安静性子,相反他十分崇尚时髦与热情,这也就塑造了王嘉龙闲不下来的性格。

不过年少顽劣,伤口自然无法避免。王濠镜为王嘉龙上药时,却也亦是他最喜欢的王濠镜的模样之一:修长浓密的睫羽轻颤着,清俊面庞满是担忧急切,骨节分明而白皙的手指紧攥棉签为他轻柔上药,动作温和到生怕分毫的弄痛面前人,红润柔软的唇抿着,如同一抹含苞欲放的粉莲,高洁而诱人。

王嘉龙支着手,他忽的就忆起大哥王耀教他们背诵的《爱莲说》了。此中道莲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他当时朗读便有几分不悦,目光和心思总似有若无往身旁专心念书的王濠镜身上游走,似乎要将他灼烧一般。

莲么?他思索着,心中闷闷的生出几分急躁。

“镜哥。”

他倏然轻唤,王濠镜应声微微仰起了首,深邃粲然的瞳孔轻抬着凝视他,含着几分询问,却同样如美玉般摄人心魂。

老天,你难道不知道自己有多诱惑吗?王嘉龙忿忿腹诽一句。

他垂眸弯下身,指腹悄然扣上兄长棱角分明的下颌,瞳孔中倒映的便是王濠镜的颜、他的目、他的唇...他所有的王嘉龙所迷恋的一切。

“染指清莲,我想破个戒。”

王嘉龙听自己说道,嗓音难掩迫切火热。未等王濠镜反应,他便不顾其邀拒的狠狠吻上那抹柔唇,在王濠镜惊愕的目光中将一切的痴沦都倾注入此吻中徐徐传递。

感受到了吗?

莲花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不可亵玩。

但如今,这美莲倒被我玷污了。

是不是从此,王濠镜,你只能属于我一人了?

评论(14)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