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典诺】如果将它藏匿住,它也会泄露而出

*献给曌何老师@134340

*第一次写典诺,根本写不出来他们的绝美爱情,我退群了……

——

“抽烟吗?”

当卢卡斯向他递过来一支香烟时,贝瓦尔德正在聚精会神地侍弄着一盆玫瑰。

“……”他扬眉扭过头看着对方,在清浅的天光里,不知是否是花香的戏弄,卢卡斯淡漠的眉眼中,似乎有几分笑意,窄而长,显得促狭。

但他还是接了过去,“谢谢。”贝瓦尔德低声说,磁沉的声线在空气里碰撞着,构出了一种陌生而新奇的化学反应——于是那种笑意在卢卡斯的脸上仿佛又加深了。

但他没有立刻点燃——这支香烟很怪,贝瓦尔德皱了皱眉,它没有任何商业与营销的痕迹,几乎只是用纸粗糙地卷了起来,首端用一层类似于薄纱的质材轻轻裹住,让他看不出其中的奥妙。

他近乎疑惑地看了卢卡斯一眼——乌克森谢纳很少外露自己的情感,惊讶也不例外,而卢卡斯像是很受用一般将头轻轻地偏转了一个小角度。

“上好的原料,贝尔,你该试试的。”他浅声说,音色像是一缕风轻轻滑过声带。——卢卡斯这句话让他听起来像是教唆小孩子抽烟的不良青年。贝瓦尔德沉默地想,但最终他还是掏出了自己的打火机,在唇前点燃了香烟。

“——嘭。”

“……”

没有烟雾和火焰。——贝瓦尔德眼睫颤了颤,他将香烟从嘴中取下来,看着末端本该露出烟草的地方,出现了一朵深色的纸制玫瑰花,开口道:“卢卡斯,这并不好笑。”

“不,刚刚你的表情告诉我,他使你惊讶了。”——几分钟前贝瓦尔德隐约感到的那种笑意,此刻已经在卢卡斯的脸上一览无余,如同湖水上将要融化的薄冰畅由自在的飘行——那种视觉效果让人想到冬季空阔而料峭的天空,在寂静里出现了几尾暗色的沉云,足够矛盾,也足够不可思议。

“——而令乌克森谢纳感到惊讶的事情,不是奇骇异常,就是趣味无穷。”卢卡斯继续说道,像个推理成功的侦探。

卢卡斯无声地走过去,把对方手中捏着的香烟取走,随意丢在地上,他靠近贝瓦尔德,直至可以嗅见他因料理盆栽而短暂性浸染出的淡淡的香气时,卢卡斯收住了那种笑容。

“我找不到真花,原来是在你这里。”他用呢喃一般的语气说,用削薄的手掌轻轻贴住了贝瓦尔德的脸庞。

“不,”——否定被斩钉截铁地抛了过来,贝瓦尔德的咬字仍然干脆而利落,不掺杂任何的犹疑。“它不在我这,邦德维克。”

卢卡斯没有答复,他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才缓缓道:“你没有说谎。”

贝瓦尔德扬起手——那上面有浅而淡的香气,他用它搭住了卢卡斯的侧腰。“我不需要谎言,”他道,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你从来都知道。”

接下来他们都没有再说话了,因为接吻不需要语言。空气中玫瑰花的香气正无声地渗透着每一个缝隙,像是想填满存在或不存在的每一处空白。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