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港澳」执手

那是个冬天,王濠镜站在路灯下呵着手热气,月色如水,清灵灵的却不明亮,他接着路灯的光,出神的凝视掌心一道道纹路。

他想起王嘉龙是会看手相的,曾经自己应不住他软磨硬泡,无奈地交出了手掌,王嘉龙握住他指腕时甚至还有些紧张,纹路纵横,似乎真诉尽了他的命格。

那么。王濠镜抿抿唇,试图压下心中的忐忑。这就算是交出去了。

但那时的结果是什么呢……?王濠镜仔细的回忆一下,却只忆起少年目光沉稳,跃动起伏,里面含着亮。

他最后也没有将王濠镜放开,而是捏在手心里,牢牢地握了一下。

镜哥。

王嘉龙的目光水波一般漾开,用深情严整以待。他捉着王濠镜的手,沉吟片刻,然后笑了,宽大的手掌将兄长的手包进去。

——这是,我的了。

……

一片雪落下,恰好跌进王濠镜手里,打断了他的回忆。王濠镜垂眸,纤长的睫羽颤了颤,盯着这六出冰花,直至它融化,浸在那些掌纹里。

然后他抬起眼,看向天空。

下雪了啊。王濠镜默默地想,呵出的气息通体茫白,团在掌前,俶尔即散。他握了握手,抓散这些热气,准备将其藏在衣兜里。

沙拉沙拉。

——有人踏雪而来。

一抹炙热倏然拥住了他的躯体,王濠镜诧异,回首看去,却只瞅见王嘉龙两只明熠的眼,炯炯地盯着他,仿佛天地间只有他、独有他。

……如若目光能具有温度,那么这冬夜便再无寒苦。突然冒出这么个念头,王濠镜吓了自己一跳,却也极其应景。

“镜哥。”王嘉龙俯身从背后抱住他,双臂环腰。已长开的少年,能将他整个包揽。王濠镜叹口气,嗔责地看着他。

“不是叫你别送了么?”王濠镜皱眉,本被细雪覆了层寒气的目光一落进对方眸里,便呼的融化了,止余春水温温,缱绻骀荡。

“……我舍不得你。”少年闷了半天,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没等无奈极的王濠镜再发语,他便又迅速地接住话头。

“镜哥,我在附近租了房子。昨儿个我找主任办了走读,你别走了。”

他说到这,双手更抱紧了兄长,王濠镜听见他深呼吸,像是眷恋自己的气息。

“——我们住一起吧。”

王濠镜再持不住镇定,回首愕然地看着对方,而回答他的却是一双亮若星子的眼眸,正熠熠生着光。王濠镜抵不住这注视,只能抿着唇,半晌后叹口气,匆匆错开视线。

……胡闹。他说,似斥非斥。

王嘉龙一听这话,便知晓自己大获全胜了,小崽子得寸进尺,一把将爱人捞进怀里搂着,贴着他脖颈呼气。“——可镜哥不就喜欢这样胡闹?”

“……”王濠镜没回音了,耳尖的绯红在轻雪窈窕中格外醒目。

王嘉龙笑的更加嚣张,弯起的眼眸仿佛玄石,静静的,敛聚全世界的光亮,被置若罔闻的这次是时间。

他探臂,轻松便握住了王濠镜的手,然后牢牢的抓在手心里,再不放开了。

“镜哥,”他偏首,笑的有些狡诈,少年紧了紧手中温玉,然后吻王濠镜的软发。

“——这个,是我的。”

一语双关,当真无比巧妙。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