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四哥。”


仿佛一枚冰块滚入了温水中,胤禛脑内一声沉闷而清澈的响,他微微抬起头——而胤祥仍然凝望着窗外,保持一种静默与沉思的姿态,目光寂寥地放远——好像方才那声呼唤只是胤禛脑内的一道梦呓。


这飘忽虚浅的感受确实令胤禛迟疑了一瞬,但最终他还是微微直起了些腰板,轻声问道:


“十三弟,什么事?”


胤祥的目光并未转动——但兄长的回应的确令他弥散的焦距倏地聚集了瞬息,并因此燃起了乍然的灯火,胤禛突然便想起了子夜时燃的红烛、窗棂内的低侬呓语、光影落在漆黑的水塘里,紊乱不定,接着在呼吸间便消逝而去。


胤祥最终只是摇摇首,道:“无事。是我突然怔忡,扰到四哥看书了。”


“胡说些什么?”胤禛蹙起眉,脸庞覆上一层疑忧。他看着胤祥,本想再说些什么,但就当他正欲开口,猛然间,不知何处而来的困倦却将他的话无声地熄灭在了水底。胤禛惊愕于这突兀的疲意,仿佛是做了美梦的人在梦醒的前一刻为自己设的屏障。于是他的心中猛然涌出强烈的焦虑与不安来,像听闻山雨欲来风满楼,却无所遮挡一般。


——他一边执着地、无力地用迅速模糊下去的目光凝着胤祥的身影,一边在心底呼唤着他,直至黑暗将他的思绪也吞噬。


十三弟,十三弟。……


天光随之旋转黯淡之后,一道灵光蝶翼般翩跹着落在了胤禛的眼睑上。他似梦地睁开眼睛——已然不知此刻究竟是真实抑或虚幻。他怔怔地、看着那片蝶翼徐徐绽开了,卷轴似的滚出一幅无比美好的画面来——他看见胤祥着着一身清爽干净的便服,容貌妍俊,笑意如风,朝他促狭地弯着明熠的眼睛,显出淋漓的风流与几分顽皮。——他就这么站着,长身玉立,在门槛边倚住料峭而清灿的天光,红润的嘴唇轻快地抖落一声:四哥,一切可还好?


——一切都好。胤禛朦朦胧胧答道。你呢?


胤祥笑而不语。他将双手背在身后,笑意仍然浮动在唇角,只是显出一种寥远的温和,像天际边角的尾风。他深深地望着胤禛,面对着他,开始缓缓地朝门外退去,将身形轮廓渐然融入一派冷冽的光芒中,仿佛投于水波。


他仍然笑着:四哥,恕十三先行辞了,此后多保重。


他说罢,那光芒便轻轻地涌了上来,包裹住胤祥,不见了。仿佛那桃花青柳一般的少年人,只是洒落下来的一丝光色。


——等一等!胤禛惶急地起身,让人如感窒息一般的急虑迅速地扼住了他的呼吸,他猛地站起,却没能奔出门去,追上再执住那抹柔和的温度。伴随着脆响而变得清晰的是摔落的笔杆、案前的积折、与窗外正被吹动的柳枝。一只被折下的翠柳,正安静地伏在桌面上,既不言语、也不叹息。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