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两个人一起走在喧嚣或宁静的街道上,寒风从身旁无声地掠过,肌肤和体温交融在一起,然后彼此无言。——这样的情景,真的是只有去说我爱你这种话,才能配得上的温柔与美丽啊。

 
 
 
——本田菊轻轻地打了个喷嚏。

“冷吗?”王耀急忙转过头,见本田菊摇摇头,还是呼口气把自己的围巾解了下来,妥帖地给对方围上,磨了磨嘴唇后禁不住轻声嘱咐说,带着少许嗔责的意思:

“你啊,明明都是个成年人了,却有时还像个孩子一样不懂得照顾自己,最近突然降温,你看你还穿这么薄,万一感冒了那可怎么办……”

本田菊一时没有答话,只是静静地等着王耀说完。他微微抬高视线,看着此刻王耀的眉眼中堆叠的担忧与关切,心潮浮涌,像获得了鱼干的猫一样,一时间得到了充实的满足。

王耀的话混着寒风在他的耳畔飘摇,依次不落的震动着鼓膜,本田菊让自己的肌肤贴住王耀披上的围巾,轻轻哈了口气,感到瞬间蒸腾而起的温度后心中十分欢快的跃动了一下。

王耀看他沉默的样子,既不意外,也不愠恼。而只是垂下手臂,轻轻捏住围巾下摆,叹了口气后柔声问道:“还冷吗?”

本田菊应声抬头,视线与对方交融,他看着王耀在寒冷中微微发红的眼白与明亮清澈的、仿佛同时装载了夜空与灯火的瞳孔,漆黑的眼睛里泛起了长久亘远的悸动,于是本田菊小幅度地点点头,道:“冷。”

王耀的神情是在本田菊话音刚落的一瞬间就变得忧急的,“这可……”——这可怎么办?会不会是感冒了?我们要不要回家暖和一下?——这是王耀接下来会说的话,但是本田菊拒绝了,——我拥有温暖的巢源啊。他想。

本田菊伸出手,轻轻地搂住了王耀的腰,将头埋在对方的颈窝处,仗着自己低一些,便把自己调整得十分像乖巧的孩子在撒娇——却又体现出一丝强势与任性来。两人身体无比亲昵地贴合在了一起,本田菊满足地蹭着对方肩部与颈部的衣料,唇瓣微抿,鼻下喷洒着热气,二氧化碳把彼此碰触处的体温融得暧昧而安定,本田菊感到自己的心跳既平稳、又失去了往日的节奏,——那是一种崭新的频率,是只有在寒冷的夜晚中,拥抱爱人的时候,才能获得的恩宠。

“这样就好了。”他低声说,嗓音清冷而干净,却偏偏透出分明的依恋来,荡漾着听觉神经,又带来清淡的甜美。王耀起初稍惊他的动作,在刹那间显得有些无措——但很快展起了无奈而宠溺的神情,他叹口气,唇角不可遏制地浮现出了一缕轻盈,他的双颊泛起薄红,整张脸庞盈着柔软而温暖的光色,仿佛本田菊的动作让他也获得了莫大的雀跃与欢欣。

王耀伸出手,温柔地抚着本田菊细顺的黑发,将其与自己的手指交织。他扬颌在对方刘海间隙处落下一吻,接着打开双臂,轻轻地反拥住对方,然后安恬地闭上了眼睛。因为此刻只有黑暗才可以搭配这种绝美的浪漫——是在寒风与冰冷中浮生的炽热,以爱情为载体,交织在灵魂之间,长远而悠柔。

评论(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