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母亲生我迟了几年,我便恰跌在了时间的分节点,错过了江湖的风起云涌、长剑与桃花。
我不再躲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在黑暗与狭隘中疾瞰天地。也不在夏日的汗水与暑气中看一颗尘埃转成奇花。不再课上将目光投入桌斗,全神贯注又不安小心。
我的江湖,似乎已在我未降生之时,即脚步渐然转为离去。

我没有江湖。

——江湖它是什么?江湖它仍是未来的回忆。
江湖的余音,是最恢宏的火烧云的霭痕,于我未留意之时漫了整片天空。是耳畔风过呢喃,太平盛世兵甲轻声的凯歌。是我在偶然间听到的名字,熟悉又陌生;是我自幼浸润的故事,清晰又朦胧。
一个与我无关的时代,一个与我血脉相连的传奇。
我或许从不说我与金庸熟悉,但是有那么一种伟大又平和的刻印,轰轰烈烈、温柔至极——是在我的心里,在我的血里,江湖的生死别离与我每一滴的汗与泪都相关息息。
在这片天地,每一个少年都有一个宏伟旷远的江湖大梦,勃勃的雄心可令眼中不放下、不瞧起任何东西。而少年未死,青春长生不老。
我拥有江湖。整片江湖,浩瀚天地。

——可时间在走。

我出生于2000年之后,一个崭新的世纪,一个对于江湖而言些许略微陌生的世纪。
今日2018年十月三十一日,我怀念金庸,感到叹息在我心底凝固。感到天地依然旋转,金乌勃发,紫气在东极的天际巍然凝聚。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