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雍怡《偷得半日闲》

•被虐的受不了了,撒把糖安慰一下自己……

•胤祥是私心写的,想显现出十三对四哥来说的独一无二

•ooc,求皇上不要祥瑞我orz

——

今天本是个平常冬日,天气极好,风和日丽,天朗气清,怡王府内却因一个人的到来,而变得不同寻常起来。

“皇上”胤详放下手中的茶盏,蹙着眉无奈道“您来了,也不叫人提前说一声……我这毫无准备,若是招待出了什么纰漏,可教臣弟如何是好。”

“好了好了”雍正就坐在胤祥身旁,一听到这话不由头大,他这个弟弟心细如发,又是个极爱操心的。雍正心想眼下若是听任他自责起来,怕是一时半会儿肯定没个完,连忙出声制止。“朕就是想你了,便来看看。怎么?朕来自己弟弟的府上,还需要每次都打个招呼不成?”

眼瞧胤祥又要反驳,雍正便迅速又开口,下手为强:“朕只是惦念你的身体,这也有些时候未曾见着你了,朕思弟心切,怡亲王不会怪罪朕吧?”

胤祥面色微缓,但闻着那“有些时候”不由还是唇角一颤,轻声道:“皇上,明明昨日还在朝堂上见过……”

“那个不算。”雍正一挥手“那是朕身为君,你为臣,朝堂相见有什么意趣?现在朕就是想自己的十三弟了,要来看他,你还有没有话可说?”

胤祥听着这般有些无赖的话,眉头微动,半晌,才又抬起视线看向雍正,不过这时他的眼中已是含了笑意,唇角也微微扬起,衬着窗外天光,显得澄澈温静。“四哥若这么说,臣弟只好是受宠若惊了。”

听到胤祥主动叫了声四哥,雍正心里登时便如浸了蜜一般甘美。再看自家弟弟笑的清雅无比,心头又不禁狠狠地一颤。绕是如此,他却还是嘴一绷,佯做严肃:“你受宠若惊?这天下里朕最宠的就是你怡亲王。”雍正眼中涌着遮掩不住的似水柔情,他顿了顿,低低感叹道:“让朕想他了还得亲自过来的,恐怕也是只有你怡亲王胤祥了。”

胤祥不由无辜:“皇上,您刚刚还让臣弟不要自责,怎么现在您又叹开了?若是如此,以后皇上想臣弟的话,只需派人传个口信来,臣弟入宫去见您好了。”

雍正怔了怔,却是眼中一亮,但又很快否定:“——等等,那不成……”他微微蹙眉,不无担忧的看向对方“你身子骨不好,暖和时节也就罢了,这大冷天的,路上若是防寒不周,染了风寒可怎么行?不成不成,以后还是朕到你这来好,朕宁可自己麻烦些也不能累了你。”

“皇上……”胤祥展舒开了眉眼,心河宛如浮了香花。他四哥这般话,可谓句句都极尽了对他的关切,胤祥不由探臂握住了雍正的手,温声劝慰。“皇上不必担忧臣弟,这天气虽是寒冷,但只需命令奴才们准备妥当,便绝不会有差错。更何况……”胤祥微微一笑,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正所谓心意相通,皇上您想念臣弟,那臣这做弟弟的,也对四哥同样思心烈切啊。”

——不得不说怡亲王胤祥确实极为了解雍正,一番话下来,再加上覆在自己掌前那只瘦削修长的手,皇帝心情已是有些飘飘然不知自己了。他信念一动,仿佛只是追随本能般翻腕反握住胤祥的手,牢牢地抓在掌心里,胤祥手微凉,此刻被雍正温热的体温一烫,引得本人面颊都是有些泛起薄红来。

“那好,改日你便进宫来,吩咐奴才们好好准备着暖炉和软毡,千万注意别染了风寒。当晚也不要走了,就住在宫里,和朕同枕一榻,咱们痛快地说会儿话,也…让朕好好看看你。”

“四哥……”胤祥虽是自己提议,却不料皇帝如此着重考虑起来,且这番打算下来,已是不给了他婉拒的机会。胤祥心中无奈,却也是温暖无匹,便噙着笑颔首答应:“那臣弟就叨扰四哥了。”

“叨扰什么,你来陪朕,朕高兴还来不及。”雍正又握了握胤祥的手,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好了,眼下既然朕都来了,十三弟陪朕下盘棋如何?”

“下棋?”胤祥微怔,接着不禁莞尔“四哥难道是…对上次的胜负还耿耿于怀?”

雍正哼了一声“上次是朕大意。这次我们俩再战一局,看看谁更胜一筹。”

“那臣弟便奉陪到底了。”胤祥笑道。

雍正应着,一边便招呼了人过来,很快桌案上便摆好了棋,这时雍正才颇有不舍的放开了胤祥的手。二人相对而坐,言笑晏晏,天边清光湛湛,祥云盘旋,冬日难得的暖阳照的屋内满溢安逸恬淡,只道是一晌贪欢。

评论(5)

热度(30)

  1. Athis高岭青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