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早上我在宿舍边等你。”

每天清晨,安迷修都会在宿舍楼侧等雷狮。

高二和高三的男寝是相邻的,只隔一条走路而侧对。立秋后夜晚渐长,学生们要求六点十分前进班,所以往往从宿舍楼出来了天还没有亮。安迷修就在这时会站在微寒的晨风之中,周围流动着或沉静或疲倦的人潮,跂身于人群,以一种含着星辰的温柔、能够催开清晨尙郁重的云层的目光遥望,等待心头所绕。

安迷修通常比雷狮起的早,所以每天都会等他一起去班里。而雷狮原本有着赖床的习惯,后来为了不耽搁安迷修的晨读,便渐渐改掉了。他还会在路上提问安迷修英语单词,安迷修如果回答不对,便会得到一个不轻不重的指击。

——天冷后,雷狮系了围巾,一条纯色的棕围巾;安迷修也有一条,是深紫色的——还被同学笑话过基佬紫(这个没错,因为他的确是个基佬。雷狮笑着如是说)。而每次安迷修都会亲自给雷狮更加地裹紧围巾,至于雷狮也乐得一直都将围巾戴的松垮,尽管早晨的寒风通常像冰水一般渗骨。

秋冬的早晨只会越来越厚重、越来越晦暗,但是黑暗带来的除了压迫却也有喧嚣之中的安然与宁静;每个人在这黎明未晓时交谈也会轻声细语;接着许多如此的轻谈融合后,便是一场嗡嗡作响的乐曲,像蝉鸣携着树叶摩擦的声响,丝毫也不扰人,透着一股无法言说的动人的魅力,如生机与沉寂。

——安迷修就是在这时拥抱雷狮的。尚未隐匿的星星是玫瑰,清风淡晨是花香与荆棘,他们紧依在飘渺的浪漫中,像一对午夜时刻私逃来幽会的眷侣欢快,笑看草叶前的露水与折射的月光。

日复一日,白驹过隙,少年时光缓慢而急切地走着。每一个平凡又独一无二的早晨,当雷狮泅着人潮走来时,安迷修总能在一片天光暗淡中觅到他的轮廓。——正如你所不知一颗明媚而独一无二的火种,在刹那间可以腾起一抹世界上最为温柔深情的火。

这何等迷人两捧光芒,正在了一天之中最好的时刻。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