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菊耀】论相似剧情在不同的菊耀里产生的化学反应①

主题:撩

出现是菊耀分别来自南极太太、hachiko太太和neko太太。

(此篇为突发奇想的创作,没有任何不尊之意,因为是从个人理解为基础出发的创作...如有与太太对菊耀的理解产生了误差,实在是万分抱歉...如果介意的话,请告知我,我会即刻删除。)

如果能够接受的话,请往下:

①南极太太

“——知道你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吗?”王耀叉着腰,气势汹汹地朝本田菊问道。

本田菊无奈地扬了扬眉:“请耀君明示。”

王耀气得两颊通红,将嘴巴鼓得满满的,他拎过手边的gitty,一把放在自己与本田菊中间:“我辛辛苦苦地把gitty带过来送给你,你竟然不好好照顾他!——你看看,都落灰了!”说罢他扭过脸,乌黑的眉头几乎皱在了一起。

本田菊觉得如果现在的自己可以用漫画表示的话,那么一定是满头的黑线。他咳了咳,慢条斯理地将gitty拿过来,轻叹了一口气,使自己显露出歉意,一本正经地说:“承蒙耀君赠礼,不生惶恐,只好细心收藏,放于衣柜中,恐将其损坏,便未曾拿出。所以...”

“狡辩!”王耀不满地打断了他的话,指尖不断地戳着玩偶,又气又难过地说:“我当时是怎么说的?你每天都宅在家里,如果精神不好或者睡不着了就抱着它——你呢?——现在看来就是我自作多情了!”

可是这个玩偶...——本田菊无奈地看着gitty臃肿肥胖的造型和阴险中带着丝丝猥琐的表情——如果抱着他的话,在下恐怕不仅会感到孤独,还会感到惊悚的吧。他看着王耀,忍不住坦白道:“比起那个,不妨说是您的口味太过偏僻了...这么可怕的玩偶,抱着睡觉的话,也太艰难了。”

“你!”王耀没有想到本田菊不仅不道歉,竟然还指责起了自己的喜好标准,一瞬间眼睛气得都是有些发红,他越想越气,最后干脆把gitty往本田菊那里一推,置气一般的道:“那就随你的意好了!扔掉还是怎么样,不关我的事!”

本田菊看着背过去脸不理自己的王耀,眼角一阵抽搐。他叹口气,将gitty摆好,轻轻的挪上前抱住对方,本田菊感到王耀动作一滞,便压低了声音轻轻地说:“耀君关心在下的精神状况,不胜感激。只是您如果真的想让在下休息好,不如送另一种玩偶更好。”

“...什么玩偶?”王耀余怒未消,本能地转过头瞪着眼问道,却不料他们此刻距离过近,王耀突然回头,二人眼看几乎是要亲了上去,王耀看着与自己近在咫尺的本田菊的唇瓣,刷的便红了脸,慌不择路地又将脸转回去。

本田菊对王耀的反应付之一笑,他紧了紧抱住王耀的手臂,合起眼睛倚着王耀的颈窝,柔声道:“比方说——以您的相貌为外表的玩偶。”

“什么?”王耀愣了愣,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待得理清了本田菊的意思,王耀好不容易有些降温的两颊腾地又烧了起来,他下意识地挣了挣对方的怀抱,扬起手就要作势敲他的额头——却被本田菊止下了。

“如果有了那样的玩偶,在下无论是精神还是睡眠,都一定会非常完美的。”本田菊笑着说,神情浮现出一丝狡黠。王耀被握住了双手没法动作,一张脸变得通红,他张着嘴卡了半天,最后却缓缓低下了头——将通红的耳尖也给暴露了出来。

“...笨蛋。”本田菊听到他闷闷地说,于是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明显了,他更加彻底地拢住王耀的双手,春风递雨般说道:

“不胜惶恐。”

②hachiko太太

“我说你啊...”王耀撑着头,看向对面端坐着喝茶的本田菊,“真的感觉不到自己的责任吗?”

本田菊闻言喉咙险些一呛,他稳了稳动作,放下茶杯,道:“...愿闻其详。”

王耀瞥了他一眼,将目光投向别处,慢条斯理地说:“——明明只是个小鬼,有时却对兄长如此无礼...平日的神情也很自大,什么愿望说出来都会被回答‘我会妥善处理的。’,对我的反应也很冷淡。你啊...”王耀顿了顿,坐起来盯向本田菊,身体前倾:“——难道是有什么优点的存在,赋予了你这样的自信吗?”

“不胜惶恐,但还是希望您不要擅自将责任都归结到在下的身上。”本田菊双手规整地放在膝前,平静地看着王耀:“——在下已经不再年幼了,请您不要总是将在下看作小孩子。对于某些无理的需求,礼数也仍然要顾及到。至于‘冷淡’的态度——在下认为那是日本的礼节,在下身为日本男儿,自然需要遵守。”

王耀漫不经心地听着,脸上浮现出“我早就料到你会这么说”的表情,本田菊看着对方的模样,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他垂下眸子沉思片刻,将想要说出的话语的遣词造句酝酿完毕后,唇角扬起了一个轻微的弧度。他含着一丝笑意,沉声道:“——当然,做这些事情的底气或者优点,确实是存在的——在下认为,那不过是对您的倾慕罢了。”

这句话果然使王耀怔了怔,他条件反射地转过头,直直地看向本田菊,像是惊愕于他突然的告白而手足无措。片刻后,王耀的双颊前终于略显迟钝地浮起两抹红晕,他垂下睫毛,手掌拖住侧颊,啧了声后低声道:“...突然说些什么像个笨蛋一样的话。”

“被解读成‘笨蛋’的话,这份心情也不会抗议。”本田菊依然微笑着说。

——王耀的脸更红了一些,他眉毛蹙着,嘴唇不断地摩挲,像是害羞的同时又对完全被对方把控而心有不甘。王耀沉默了须臾,突然微微抬起头,视线正对本田菊。他的脸上还携着柔软的红晕,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中正窜出一丝狡黠。

“——那你就继续当个笨蛋好了,”王耀扬唇说道,看着无所预料而怔住的本田菊,感到春风满面、心情大好:“啊啊...我很享受就是了,笨蛋小鬼。”

——这次换本田菊脸红了。他放在膝前的双手握紧了,目光开始从王耀身上错开,闷了半天才低声说道:“...请您注意言辞,擅自令对方的感情产生剧烈的波动这种事——您要负担全部的责任。”

“...我一点也不会负的,臭小鬼。”得到了对方不在预料之内的反应的王耀低下头说道,通红的耳尖在空气中十分明显。

——于是这件事,就以两个老爷爷齐齐在桌子前面红耳赤,在心里面不断说着对方笨蛋的方式结束了。

③neko太太

“对于你察觉不到自己的责任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不再追究了。”王耀弯着眼眸,温和的笑意中透着隐晦的狡黠。

本田菊被这突如其来的“过错暗示”怔住了:“请问是什么样的错误?”他平静地问。

“啊啊...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王耀坐在桌沿边笑着说,一边一根一根地伸出手指,盘算罪状般道:“比方说:美丽的眼睛、英俊的外貌、完美的礼节、极高的修养...”王耀转过头,满意地看着本田菊已经开始泛红的脸,“——还有以上的一切引起的让我如此喜欢你这件事,可都是你无法推脱的过错呢,菊。”

“......太狡诈了。”本田菊别过头,用宽大的袖子掩住脸,一边低声说道。“擅自用花言巧语讨取别人的欢心...什么的。”

王耀微笑着走近他,轻轻弯下腰从侧面去和他对视:“喂喂,脸很红啊,不要紧吗?”他扬唇说,说是关心却像是在捉弄。

“...请您收敛一些。”本田菊忍无可忍地低下头,企图掩饰脸上太过明显的红晕,一边说出毫无震慑力的语句软绵绵地威胁。

“哎呀,不给一点回应吗?”王耀撇撇嘴,用鼻子呼出一口气道。“真是个不懂情趣的家伙...”

王耀像是感觉有些无趣,但捉弄过本田菊后心情却仍然很好,眼看他就要挥挥手转身离去:“那我先走...”

脚步还没有迈出去,两只手臂便已经揽住自己的腰肢——王耀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本田菊的脸庞,像一只沉默的野兽般袭来,下一刻,从唇瓣前传来的温热的温度瞬间让王耀停住了一切尚在准备的动作。

“...失礼了。”本田菊吻罢,低喘着气轻声说,他转开视线:“您方才所说的‘过错’...原谅在下不予承认。反倒是您,还请拜托以后不要这么擅自地挑动对方的心情了。”

“...这难道是我的错了吗?”王耀的脸颊也翻起了温暖的红晕,他掩住嘴,责怪道:“...真是个失礼的小鬼。”——心情却是无比的好。

本田菊同样感到胸膛下的心跳变得十分轻盈,他竭力压住语气中难以克控的雀跃与欢欣,携着一丝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笑意,道:“诚惶诚恐。”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