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英法】海岛咖啡厅

海岛咖啡厅,物美价廉,面向大海,不定期饮品优惠。

“打扰了。”一位客人走进来,风钻入门。他把大衣取下,露出白衬衫和马甲。“一杯咖啡,不加糖,谢谢。”

“没问题,先生。”服务员应道。

不久,乳白色的雾气在空中液化,咖啡被端上了桌子。

服务员转身走了。客人行走在报纸上的目光发生了位移,接着遭遇了短暂的徘徊。

客人不多。半个小时后,服务员去收其他的杯子。早已喝完咖啡的客人放下了报纸。

“很棒的天气,不是吗?”他说。

“——阳光十分怡人,先生。”服务员笑着回答,他将毛巾搭在托盘上,连同空掉的杯子一起。“我总在天气不好的日子值班,今天的好日子真是让人受宠若惊。”

“你值班?......”

“是的。周三与周六,八点之前要准时上班,不然我的薪水会和饮品一起打折。”服务员直起腰,向他笑着轻轻点头。“都是非常普通、时有阴雨的英国日子,连绵的雨天总会令人心情惆怅。——不过,也有常言道:在坏天气更需要保持好心情嘛。尤其我这种工作,职责所在——得把温暖通过服务态度展现给顾客才行。”

“说的正是。”

服务员走回了柜台,很快顾客也离开了,他取下大衣,裹挟着咖啡躁动的味道离开小店。

服务员去收盘子时,在桌面上发现了叠的极为平整的小费,份量明显是要多的。

“啊呀,瞧瞧。”他想,笑着把钞票收过来,把它们握在手心里打量,女王正在上面冲他微笑。

“这可真是一位讨人喜欢又出手阔绰的绅士。”

顾客会在周三和周六来,同样的大衣,同样的咖啡,同样不菲的小费。

他和每个人打招呼,但是总把交谈停止在点头问好之后。他不喜欢加糖的咖啡,喜欢看伦敦日报的第一版。

还有,他看上去很英俊。

“您的咖啡,先生。”服务员放下咖啡,礼貌的微笑在空气中打出一个柔滑的尾线弧度。

“谢谢。”顾客放下报纸,刚刚准备端起杯子,却停住了伸出的手指。

咖啡上被用奶油写了字。——“Bonjour.”。

精品奶油,价格昂贵,口感极佳。——好看的字体让顾客感到有些头晕目眩。

杯子下面压着纸,顾客取出来。

“Francis Bonnefeuille.”

十分钟后,波诺弗瓦去收杯子。发现伦敦日报第一次没有被折叠好,主人走的有些匆忙,但或许也是紧张所致,他的桌面不可思议地显得略些凌乱。

他发现餐巾纸被放在桌上摊开,边角处的花形体在隐晦地舞动着。

“Athur Kirkland.”

——好啊,这位贵宾肯摘下来他的鸟嘴面具了。波诺弗瓦笑吟吟地想,拿走了餐巾纸和仍然没有少一先令的小费,转身回到了柜台。

柯克兰一周两次的来,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

这天是周三,外面垂着雨,看起来沮丧无比。柯克兰推开玻璃门进来,却没有挂上大衣。他的脚步直奔柜台。

“首先,我得和您道歉。”他脸色发红,在苍白带有雀斑的皮肤上像一片水雾似的流动。他有些紧张的盯着波诺弗瓦,然后,一支玫瑰出现在二人之间,柯克兰的手伸出来。

“因为我或许会打乱一位公民的正常工作时间,然后...试着约他去做点什么。”他有些用力地咬着空气说,表情忐忑但是语言流畅,同时跃跃欲试。“比如说海德公园、海滩、或者是另一家咖啡厅......——可是您瞧,天气有些糟,但我还是希望得到一个答复。——是的。——我惶恐地想要获得他的态度。”

......

“——噢,我的先生,您不需要道歉。”

波诺弗瓦很快就回答了。他先是小小的惊讶了一番,紧接着,灿烂的微笑在他俊美的脸上浮现。他接过玫瑰,把它插在自己的领口。然后取下了胸口别着的一枚崭新漂亮的胸针,将其轻轻地塞进了柯克兰的手里。

“因为我原本就已经决定好失去这一天的工资,然后向一位出手阔绰的好绅士发出邀请了。——这枚胸针是用您的小费买的,我需要用它道个歉,因为您接下来得稍等我一会儿,我在衣帽间提前准备了约会穿戴的着装,我得过去把他们换上。”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