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两个蠢人的夜。「英仏」

灯光温和平静的沉淀着,在亚瑟•柯克兰的脸上不断落下一片又一片的阴影,他戴着圆边眼镜,将手中的书又翻过一页。

当一个人沉迷于文字时是轻易不会有困意的,所以尽管已经午夜,他依旧神采奕奕。——这份专心在一段时间内都并没有被打扰,直到旁边已经睡熟的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突然伸出手臂,梦一般环住了他的腰部。

“…亲爱的,早上了吗?”弗朗西斯含着浓郁的慵懒说,鼻音让他的声音听起来磁性十足。

“不,”亚瑟吓了一跳,只好暂时把书放下。“夜晚才刚开始,弗朗西斯。”

回应他的是一串鱼儿吹吐泡沫般咕噜噜的梦呓,接着弗朗西斯凑近对方,用柔软的金发蹭了蹭他。

“亚瑟、甜心、我的大哲人……上帝保佑,你别看啦。”

这时弗朗西斯微微睁开了眼睛,一汪紫色的星空在静谧地流动着,不断倒映着暧昧与祈求,亚瑟不由动作一顿,忍不住将指腹贴在他的眼角,才叹口气开口答复:

“……弗朗西斯,我只剩下两页了。——我保证,看完之后我马上就去睡觉。”

半梦半醒的人只是模糊的应了声,手却没有松开的迹象。又过了好一会儿,当亚瑟认为他一定睡着了而准备再次打开那本书时,弗朗西斯突然轻声问道:

“你看的是什么?”

——这下亚瑟彻底缴械投降,他知道自己今晚是别想再继续消遣了。他挣扎了几下,便只好将那可怜的失宠小东西放下,侧过身面对着弗朗西斯,压低声音回答道:

“——《培根随笔》第十章:论……爱情。”

不料听到这个,弗朗西斯像是精神了一些,他弯着一双漂亮的眼睛,语气十分欢快的说:

“啊,我知道那个。”

没等亚瑟说话,他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在回忆什么浪漫的往事一样。弗朗西斯眼珠微转,只片刻功夫,那双红润的唇瓣就像水流一样哗啦啦背出了一堆句子:

“'……爱情和智慧不可兼而得之。……热恋者这一弱点也并非旁观者清,其实大多数被恋者也看得分明……除非被恋者与热恋者互相爱恋。'”

说到最后弗朗西斯的眼睛亮了亮,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抬起头十分认真的看着亚瑟,神情半是得意半是深情地说:

“瞧,我把你变笨了。”

这句话如同春天拨弄在花海中的第一缕清风,吹的亚瑟心中悸动,忍不住抚开对方额间的金发,怜爱地吻了吻他,然后微笑着重复:

“是啊,你把我变笨了。”

他顿了顿,又说:“但我是个可怜的热恋者,我不知道。”

他难得的浪漫显然攫取了对方的欢心,弗朗西斯咯咯笑起来,声音柔软而细碎,倒像一只小猫在用爪子磨毛线球挠痒痒。——于是紫眼睛的猫咪咧开嘴,任凭暖黄灯光洒入他的口中,与暗红颜色搅混在一起,仿佛含了蜜。

“我的好愚人宝贝,”他像是叹息似的开口,眼角的莹波悄然勾动着对方的心绪。弗朗西斯松开手臂,任凭其自然而然垂落在身侧。这时主人困倦地打了个盹,但很快又醒了。只是这次他再没有成功地清醒过来,仅仅给对方抛下一句水沫般的话,便呼呼大睡去了。

“你睡吧甜心……不行,你得抱着我睡。我抱累你了……”

亚瑟•柯克兰看着对方的面孔沉默了很久,最后,他的唇边悄悄溢出了几丝笑意,他活动了一下肩膀,便也打了个哈欠,感到了几分困倦后小心翼翼地滑入被窝。途中不忘将被子拉好、再将手臂搭在弗朗西斯的腰上。

“‘爱情是愚蠢的产物。’”他若有所思地喃喃道,但很快又笑了,这笑容带着七分温宠、三分释然。亚瑟柯克兰将弗朗西斯颊边坠下来的卷发轻柔地拨去一旁,然后深深凝望了一眼这张足够迷人的俊脸——这就导致了尽管是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的笑容开始发酵了,透露出几分醉酒的醺然。

“好了…好了。晚安…”他用一种深情到不像话的语气说道。“——唉,睡吧。你这个居心不轨的家伙…偷心的小贼。”

于是灯光消失了,窗外繁星满天,狡诈而无序地闪烁着,配合月色浩淼,像是在唱歌。

评论(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