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棠棣交辉

【菊耀】《长夜星啼》二•上

*狼菊x羊耀

*感情极其意识流向

贰•镜花水月(上)

洞穴旁死了一只狼,这地方是不能再住了。耀领着狼崽,只好在这苍穹夜幕之下,披星戴月地寻觅新的居所。

也或是他运气不错,不多久,竟就找到了个山洞,隐蔽在浓密的山藓与爬山虎后,显得深窈幽晦。耀四处探查,却并未发现有分毫标记。——也就是说。他暗想,不由惊喜。这是个无主之地!

耀轻咩一声,唤狼崽进来。此刻群星隐匿,天幕微亮,借着倾泄而入的晨光,耀才真正得以看清了这只小家伙的模样。

狼崽通体漆黑,如子夜之空,只是臀部夹杂了些白色绒毛,细碎不规,乍看好似一株怒放的菊蕊,绽在黯淡星辰之中,显得格外突兀。

许是失去至亲,狼崽的眸中一片暗沉、冷寂无光,狭长的尾巴垂落下来,尤其觉得死气,断不似活物。

耀歪了歪角,湖水般清澈的眼眸中波光轻动,他低下头,在狼崽额前轻舐。

别难过了,小家伙。

看你的模样——以后,我就唤你菊了。

似乎是聆听见他的心曲,狼崽微微抬首,诉出声低呼,充满哀恸,似哭咽。

他欠首,倏然迈开四肢钻入耀的身下,将对方吓了一跳,却发现狼崽跪缩起来,阖紧双目,身体微微地颤抖。

——这家伙。

耀叹惋。他倏无母体,狼崽脆弱,一定觉得寒冷吧。他这么想着也就卧下,让狼崽贴着自己的肚腹,小家伙果然安逸许多,轻呜一声,虽然仍然蜷缩着,却不再发抖。

须臾,他的呼吸逐渐平稳起来,似乎入睡。耀这才如梦初醒,盯着天外已稀薄的星光,细理头绪,默默回想发生的一切。

——一只羊,竟是收养了一只狼崽。这匪夷所思的事情,只怕是前无古今。

一时冲动与心软做的事,也不知以后会给他带来怎样的后果。——他自幼便从实际中学到,狼是穷凶极恶之物,是他们的天敌,耀曾亲眼见到一只出生尚未半岁的羊羔,在一次狼的捕猎中被活活的撕吃去,他在一旁吓呆了,竟忘了逃跑,多亏他的父亲反应迅疾,顶着他的后臀强行催促他跑,耀才恍恍惚迈开腿狂奔起来,身后传来母羊撕心裂肺的嘶鸣,他听了如食苦艾。

在他尚未离开族群时,一次遭到群狼攻击,损失惨重,几名年茂体健的公羊都惨死狼牙之下,倒在血泊之中尤其触目惊心。那场景他刻骨铭心,烙印似殇。

当晚羊群休息,他迟迟未能入睡。那时他还是只半大羊羔,在群羊会梦,只余头羊守夜时,他用一双琥珀似的流漓瞳孔茫然的遥望太古,看群星迷乱,月影缤繁,却感到无尽的孤独。生命的脆弱与自然的凶恶,这时终于在他的心中成型,仿佛一片深寒的阴影、一个古老的世界——这巨大的无形世界恢宏冰冷,不断用沉寂的语言向他诉说千万年的沧桑、这自然永恒不变的法则。那声音仿佛将他的身体都贯穿了,令他几近窒息。——良久他终于无法忍受,扬起脖颈大喘了几口气,听脑中杂乱刺耳的嗡鸣,看见头羊坚韧却隐隐显出疲倦的身影,抬目感到陷入了无尽的彷徨。

他明白了世界的残酷,以至于决定了那些天敌——他对他们只能有绝离。

但如今,自己非但未有如此,反而还收养了一只幼小的狼崽,这何不是与整个世界的规律都分道扬镳。他背叛了草原、背叛了雪山,他背叛了自己居住过的、知或不知的那些古老的羚羊族群。

耀怔怔的,看向洞口外广袤的旷野,再偏首凝视菊,心中生出抛弃。——但也仅仅是一瞬,小家伙无依无靠,出去只有死路一条。不知为何,想到这狼崽被无情的自然法则吞噬,他便于心不忍,耀在心中叹气,粉碎了方才的念头。

良久思绪纷飞后,他也渐然感到了困倦,垂睫平息,不知何时便入了梦乡。他从前没有做过梦,但这次却破天荒的梦见了一些东西。——梦中,他只看到两个人类男子——他见过猎人,知道人类的模样,那是匀称而脆弱的身体,却承载了超出他千百倍的智慧——并肩而行。人类的毛发主要在头部,雌性似乎会留的更长,但他瞧见其中有个人一头长发。起初还以为是雌人,他没有具体分辨人类男女的能力,但不知为何直觉告诉他:这是两名男子。

梦境的全部内容都是他们在交袖而行,言笑晏晏,他抬蹄追逐,却与那二人之间始终隔一道苍茫的雾气,遥远似天涯,不可触碰。耀跑的筋疲力尽,最后却也只能看着他们渐行渐远。

——醒来已是白昼。

耀倦倦睁开双眼,阳光从洞口枝隔叶缝中攀了进来,细细的,丝绒一般。他本能的去看身边,目光触及后却空无一物,耀不禁浑身一凛,刹那便清醒过来,连忙立起身来,目光向四处迸射去。

——但洞穴中除了他空无一物,没有半点狼崽的影子。甚至没有丝毫狼崽的痕迹。

耀心急如焚,引得大脑一阵恍惚。——会不会是我仍在梦里?还是收养狼崽根本就是一场梦?他怔怔地想,抬首望向洞外——那定是正值韶华的大千世界,而洞穴黑暗狭小,对比鲜明。

而洞口极尽斑驳的爬山虎——居所的变更,无声提示了他:那并非梦。

耀觉得心脏有一种在痉挛的感觉,不知为何,似乎传来一股巨大的失落与悲伤。

但就在这时,耀听到了一声轻呼,他本能去看,只见菊从洞口走进来,耀霎时松了口气,驱步上前去。

当双方距离足够近,耀发觉他的口中竟衔着一株山花,洁白晶莹,俏丽无比。菊轻轻扬起头,耀微愣片刻便会意,将头低下来,菊便松口把花佩在耀的角边,嗷呜一声,显得似乎十分欢喜。

耀心中复杂无比。他没想到对方竟会做这种事情,自己跑去外面给他摘花。他虽没有人类的复杂情思,却也感受到了别样的心绪,不由放柔了眉眼,小心翼翼地舔了舔菊的额头,并不把花掉落。

菊此刻显得格外欢欣,正准备上前和他相依,空气中却突然响起一阵“咕噜”声,耀一怔,盯着狼崽,反应过来是狼崽饿了后,刚刚才腾起火花的曼妙心情便烟消云散了。

——给狼崽吃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心知肚明。

耀目光一沉,身体亦是不受控制后退几步,动作有些慌乱,花朵因此掉了下来,摔在了地上,显得萎皱起来。

菊不解,噢呜一声去拾起花朵,仰头看向耀,耀这才发现他深邃的眸子中腾起了亮色,仿佛深夜流光,无比美好。

——可惜,他却并不想欣赏。

耀抗拒地别开头,兀自不顾菊逐渐失落下去的神情,他沉吟片刻,抬步走到洞口,看世界给这里播撒的一丝蓬勃的浅影,目光空灵,若有所思。

良久,他终于转过身,不温不火地朝菊轻咩一声,便用角挑开一些爬山虎,屈身走了出去。

——跟我来。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