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棠棣交辉

「范基」雪降阿斯加德

阿斯加德很少下雪,但也不是没有过。

很多年前,在Fandral还并未成为三勇士之一时,他只是个行走于璀璨星辰、盛世繁华中的浪漫骑士,肩前背负着荣耀、责任与信念……以及——爱情。Fandral寻觅爱情,却从不过度追求一份良缘。只是如一只于风花雪月中翩然起舞的蝶,看似多情流连,实际并不曾停留过片刻。他触抚女神的裙袂,与她们一同尝品神域美酒的香醇。但是Fandral感受不到满足,或许是因为他太贪婪、也太温柔,他始终没有爱上过任何一位女佳人。

阿斯加德四季如春,是真正的伊甸天堂,所以突兀的降雪令诸神之父不由探查了原因,结果不过宇宙偶尔的波动。——神域落了雪,这雪携来浪漫的歌,如同宝石与星尘将这片迷人的土地轻柔地覆住,曼妙得如同一场好眠。

Frandral屈服了这良辰美景,他从寝处走出,佩单剑,着细甲,看满天繁星纷扬坠落,蹁跹过苍穹的每一处角落,将所有的绚烂沉默悉数吻过。他驻足良久,不由被其被征服,Fandral步入雪中,像是金色的火,却与雪景相映。

Fandral浅浅阖眸,任由碎琼乱玉跌洒在他的面庞,他的金发缀上雪花,却如冠冕生辉,惹人想起童话。——此刻尽管是神域,也无力再容纳Fandral的身影。他是那么浪漫而温柔,仿佛一束永恒绽放的光芒、一柄斩尽天下苦厄最终敛锋收芒的利剑,无鞘,低语诉说着不尽的缠绵。

——打断Fandral冥想的,是一串轻细的脚步声。

声音不断的接近,使来者足够看清了自己,Fandral听到一声诧异的轻喃:

“Fandral...?”

他闻声回眸,眼睛里仍有未褪的缱绻,目光在触及来人后更加的深情,Fandral看着对方,因为惊异,须臾竟未曾说出话。

佳人造访。

雪花倏然落的慢了,遥迢的风声似乎竖琴,由情意拨弦,弦音眷恋。

“……小殿下?”

——他犹豫再三,最终选择不去唤出那个名字,以不犯他触所不及的光芒。但他的心仍然颤动,似乎滑过一条悠浅河流,将激动同渴望尽数隐藏在了波纹之中,涟漪之底。

——Loki.

王子轻轻颔首,算作回复。他抱着手臂,缓步上前走近向Fandral,却在一步之遥时悄然地止住了足履。一双绿眸淡淡的,应出碎雪,仿佛无尽的梦乡。

Fandral凝着这对珠宝,看到属于自己的一抹金落入他的眼底,绵延深邃,却又清透异常,仿佛冰雕玉琢中蜿蜒葳蕤的金色小道,忠诚而温驯的溢着光亮——他不由欢喜。

Loki没有再出声,Fandral便默契地保持了寂静,让一切只托付于雪景,邀请星光来为彼此作徐徐传递。

——同是孑然一身,何须过多墨着。

Fandral轻轻地笑了。

就像一只狡猾的蜻蜓落在水面上,轻点波纹,宁静中出现短暂的插曲。

“你笑什么?”Loki不解,微蹙眉头问。

“——啊。小殿下,请原谅我的无礼……”Fandral歉意的眨眨眼,转过身,用温柔的近乎呢喃般的嗓音说道。他专注而坚定地凝视着Loki,眼眸被飞雪与长夜绘成湖蓝,在一片宁静之中显得明亮柔软。

“只是想到同您并肩看雪,我便感到无比的欢喜。”

冲动的直白。语出语落,Fandral始终含笑。而Loki此刻也再无法逃离他的注视,他轻缓抬睫,便措不及防浸入一片似水柔情之中,脉脉地,似乎对方眼中,这天地广袤间除自己外,再无他物。

Loki感到舌头仿佛生了锈,笨拙的吐不出半分言语,只心河涌出一股灼流,烫过全身骸骨,寒雪之中完全不觉冰冷,但大脑发闷,醺醺的,仿佛饮了酒。

Fandral见他不回应,以为对方并未放在心上,便不免有些沮丧。但他仍然微微一笑,走到Loki身旁,双手垂落,二人指尖不断逼近,似触非触,倒显得无比暧昧。

难道他是火吗?从身侧传来清晰的温暖,Loki茫然地想,有些无措。他准备避开身体,却丝毫无法动弹,Loki惊疑,静默探寻,最终却发现是自己不想那样做。

loki无奈了,任凭感情控制。

雪此刻更大了,一片一片落在Loki的发间,再转瞬消融,注入几丝寒冷。Loki抿紧唇,在温凉之间徘徊不休,直至肩上一软,他诧异抬眸,发现是Fandral用披风护住了自己。

“雪很冷,小殿下不要着凉了。”Fandral笑着说,Loki看到几粒碎雪融化在他唇畔,在空气中洇出了潮湿的水痕,温柔至极,无需分辨。

Loki曲指,圈紧了披风,绒羽的包裹令他感到了无比舒适的温暖,垂眸想要入眠。身前烘起Fandral的气息,极尽深邃柔软,他浸没在这片清朗星辰之中,无法离开。

“Fandral,”Loki倏然道。他的呼唤令对方眼中一亮。

“Fandral,”他又说了一遍,看着那缕光越发的明熠。“——你...陪我看雪吧。”Loki侧过首,眼眸流光。他的咬字轻柔,却极坚定,没有骄傲,没有疏离,亲昵的仿佛情人间厮磨爱语。

Fandral怔怔的睁大了眸子,那对金色琉璃中倒映出一抹分明的人影——迤逦落入他的心扉,被极深情的疼宠珍藏。

是斯人芳,暗香疏影。

片刻他笑了,仿佛化不开的蜜糖,全数落入了他的眼睛与唇角。Fandral向洛基微微欠身,掌贴左膺,作优雅而虔诚的骑士之礼。

——他倾慕得疯狂,唯有神袛知晓。

Fandral扬唇,璨金睫羽前抖落下一片剔透晶莹的雪,落入苍茫大地,不可追寻。

“Loyalty to you,my prince。”

忠诚于你,我的殿下。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