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米仏】大雪来客

*参加米仏接龙的作品

*黑历史

*😭

雪总是随风而逝,飘渺破碎的宛若一场梦境。

洛杉矶的家里,电视上的搞怪节目仍然嗡鸣不休,阿尔弗雷德两眼凝视着窗外:美国下雪了,这冬天的精灵纷乱扑来,在窗玻璃前溶出一道道的水渍。暖气开的大,他只套了一层运动衣,窝在沙发上静默的,一声不吭,似乎在沉思,也似乎在发愣。

他想起了什么呢?似乎很久之前,他已忘记了在哪里,也正是这么一片琅然大雪之中,周围温度低的吓人,吐气凝成的白霜能够氤氲好久好久,在空中描绘出各类各异的奇形,最终消逝于眼前,落下仿佛泪痕的淋漓,在鼻尖上洒开一片绯红。

有人牵着他的手,眼神是极柔软的湿润,在雪中目光无限地拉长散远。他转首,然后冲自己笑得无比温柔。

阿尔弗雷德拉了拉T恤,牙齿抵住唇瓣,好久才叹息般跌出一个名字。

“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的手总是很冰,在冬天几乎像是一块怎么也握不化的雪,手指很细很长,他能够整个拢在掌心里。弗朗西斯藏在围巾下的脸倒是被冻的红红的,任他握紧自己的双手不厌其烦的哈着热气,妄图温暖这片窈窕的雪花。大男孩的神情执着又坚定,弗朗西斯喜欢目不转睛地看,然后悄然的、轻盈的,绽出一个无比迷人的微笑。

——已经...过去多久了?…

阿尔弗雷德有些迷惘地想,他仰头吸入一口气,恰巧没关好的窗户终于被一阵风猛地吹开了,发出啪嗒一声,寒风顺势呼啸而入,阿尔弗雷德一个激灵弹跳起来,怔怔的望着大开的窗,仿佛感觉不到冷意般伫立着,心中翻涌而起的波浪,使他忘却了除那容颜之外的一切一切过眼云烟。

良久他打了个寒颤,转身奔入卧室。

......

这不知是巴黎第几场雪。

弗朗西斯坐在桌前,静静地整理着自己的笔记本,蘸水钢笔丢在一旁,他刚刚想写点什么,但现在洁白的纸页上依旧寥然,仅有一行热切肆意的陈旧字迹。

“Miss you in snow.”
      雪中念君

弗朗西斯安静地凝视着,指腹专注地抚着那些熟悉的墨痕。须臾,他叹息一声,起身拉开椅子,双手因为没有开暖气冻的冰凉,弗朗西斯本能的呵口气过去,企图为它们渡些暖意。他走向门边,准备去泡个热水澡,然后睡觉。

雪仍然纷扬飘洒,包裹成一个个细密的白团,仿佛要将什么带过来。

——这时敲门声猛然传来,急促十分。弗朗西斯一怔,无比惊讶的看向大门,脑中思绪纷飞,却根本无法汇聚出现在可能造访的人。

但双脚却先他反应一步迈出,弗朗西斯回过神,他已是将门打开了,他不知道为何自己如此心急——也许...也许,他希望有一个人来,但那太过不可能,所以并未能出现在他的潜意识里。

可是当外面的风景一览无余后,弗朗西斯便彻底怔住了。

“Good evening.”

阿尔弗雷德缩着脖子站在门口,高耸的鼻尖冻的通红,瞧见弗朗西斯后,大男孩的蓝眼睛瞬时亮了亮,他上前一步,没等对方说话便握住了他的手。

“噢...”他不满的低呼一声,目光轻盈地落在弗朗西斯的面孔前,然后反手拉上门。这下,阿尔弗雷德彻底地站在了他的面前,距离大概只有狭隘的几厘米。

“Hey...darling?”

他们眼波交汇,蔚蓝与淡紫缱绻地碰触着,阿尔弗雷德先是有些羞赧的缩缩脖子,活像一个冲动的小孩担心被责骂。然后他便深情地笑了,俯身把对方揽进怀里,用炙热的唇瓣不停地吻他。

“I'm coming.”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