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走进那家酒吧时,我看到了一个穿着裸体执事服装的侍应生,长的非常英俊,身材也很好,和戴的兔耳朵一样洁白的脸颊非常红。是在害羞吗?这么想着,上前想要做些稍微出格的举动。“你好”我说着。他诧异地看向我,微微笑着,但仍然很局促。“你好。”
被兔子执事问想喝些什么,却没有回答,而是双手搂上了他的腰。“你真可爱呢。”轻轻在他耳旁说道,果然对方的神情立刻便不知所措了,他摁住我的手臂。“不,请不要...”碍于礼貌非常苦恼地没有立刻回绝我,躲闪的目光非常的吸引人,我于是更加产生了冒犯的欲望。
“这位先生。”但这时耳边突然传来声音,我不满地回过头,是哪个笨蛋在打扰?却只见旁边不知何时站了一位短发男子,同样穿着裸体执事,平沉的脸色中透露出虽然在压抑但依然很强烈的不满。
“十分抱歉,但是请您离耀桑远一点。”
这么告诫了我,然后便被强硬的扯开了手臂,不速之客将他称为“耀桑”的人挡在身后,继续用温和的声音说着非常不客气的话。
“想要喝什么请务必快说,在那之后麻烦立刻离开这里。”
他抓着“耀桑”的手,盯着我的眼神非常张狂。这小子。我心说,非常的恼怒。啊啊,真想给他一点颜色看看。
正准备开口回击时我却突然发现了他比我要结实非常多的肌肉,立刻意识到自己绝对不是这个恶劣的家伙的对手,拳头只能软了下来。不甘心的说着好的,一边迅速要了杯柠檬水喝掉便离开了。
真是差劲极了的服务态度,到现在我仍然余怒未消,所以之后再也没有去过那家酒吧。


(梗见所配本家新图)

评论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