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王耀本就高他不多,穿上木屐后,本田菊甚至隐隐更超出他一些。——用一种前所未有而无比新鲜的角度去看王耀,这让本田菊感到了莫大的成就感与欢快。透亮的月光温柔地洒在他们身上,使对方的睫羽仿佛两片薄薄的银色丝绒,顾盼生辉,映着恬静的脸庞尤其美好。

  本田菊心头一动,喉结颤了颤,舌尖涌上一股灼烫——似乎不宣泄就会将他烧死。而这如月色般脉脉滋生的情绪则迅速汇成了一股冲动,他抬起手臂,揽住了王耀的肩膀,将后者向自己这边拥。

  这在意料之中的换来了王耀疑惑的眼神。他偏首看他,琥珀色的瞳孔里流出粼粼水波。王耀将眼睛睁得大大的,小鹿一般显得纯澈干净——本田菊在里面看到自己:无措且焦灼,像是被拆穿的小偷。

  他矢口否认,但映像越是清晰,那湾水波便越是要将他淹毙。

  狂躁荒唐的心思王耀一概不知,他富有耐心地凝视着对方,仿佛在问:怎么了?

  本田菊猛地感到了几分心虚。他慌忙摇摇头,脸颊不顾一切地烧了起来。想松开手说一句“没什么”,然后和对方道歉此刻却变得困难无比。他张张嘴,却又闭上,惹得对方满腹狐疑。

  时间的坐标轴被无限地拉长,两道霹雳在本田菊脑中恣意纠缠,噼里啪啦把他的神级逐条烧断,却在他的眼底打出花火。当可燃物都化作飞灰后,本田菊终于如释重负地纳口气,柴薪戛然而止,因为烈火已经燃起。他在王耀诧异的目光中吻住了对方的唇瓣。

  “失礼了。”

  他听到自己说,炽热难耐的声音在胸腔中嗡鸣。

  月光仍然倾泄,只是编成了音乐,在融汇的呼吸间显得逆叛。落进视网膜,成了蓄势待发的火种,擎弓迸射出去。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