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三三日英仏1/3:《小女贼》娘塔英仏

当芙兰索瓦丝从浴室里走出来后,罗莎连忙将准备好的浴巾给她披上。

“水温还好吗?”

她蹙着眉问道对方,芙兰索瓦丝被蒸的通红的脸上晕出一个清甜的微笑。

“好极了,多亏你,亲爱的。”她侧首吻了吻对方的颊,水珠微烫的余温让罗莎放下了心。她吁一口气,嗔怪道:

“如果我没有发现你家的热水器坏了,你是不是要洗冷水澡?你这只随心所欲的猫咪……”

紫眼睛姑娘摆出一副无辜的态势,双眸眨动,柔唇轻轻的抿了起来,那片鸢紫中流动的水波仿佛在说:

“噢,原谅我吧,亲爱的罗莎。”

——又有谁能在芙兰索瓦丝的注视下固若金汤呢?罗莎睫羽一颤,感觉脸庞烧了起来。她将浴巾抛开,抬手环住了对方纤细的腰肢,将其揽入怀中,然后不停的吻她。

“好了,今晚你睡在这里”她错开唇,但仍然贴在她耳边轻声嘱咐。金色的美丽长发交织在一起,宛如灿烂奢华的丝绸,她们瞧起来就像是两只正在亲昵的猫咪。“我就在隔壁,如果有什么事,直接来找我。”

罗莎凝了眼钟表,语落便欲离开,但手掌还未彻底松却便被温柔的握住了,她诧异的抬眸,芙兰索瓦丝正注视着她。

“噢,亲爱的…”她攥着对方的手不让她离开,用一种动人而深情的发音开口道“看在我爱你胜过一切的份上……留下吧,别让我孤零零的。”

她的咬字无比悦耳与动听,像是小风铃前富有节奏而轻缓的敲击,叮铃、叮铃,美好得使人联想起为了多得一块糖果而撒娇的女孩。

“难道你会害怕吗?你这个小女贼。”罗莎扬起唇角,眉眼已经绵软了,她虽看上去不甚为所动,脚步却是悄悄凝固了下来。

“噢,我当然会了,亲爱的”芙兰索瓦丝轻轻地走了一步,嫣然一笑,伸手搂住了罗莎,将嘴唇贴在罗莎的脖颈前一启一合。“怕你出现在我的梦里,但是醒来我却身边无人……——噢,毕竟我就是个深陷迷宫的可怜虫。”

罗莎深深的看着那一双流光溢彩的紫眼睛,仿佛它们是两眼富有魔力的泉,每一条波纹里映的都是诚恳与真情。

——又有谁能抵挡呢?

这么想着,罗莎覆住了芙兰索瓦丝的手背,贪恋地摩挲着那娇嫩而柔软的肌肤,她偏首,便觅住了那朵最美的蓓蕾。

罗莎缠绵地啮咬着对方的唇肉,二人往彼此口中呼出热气,霎时仿佛有花香扑鼻,就好像有形的荷尔蒙……就好像芙兰索瓦丝,她总是能带来惊喜与甜蜜。

“好了,好了”罗莎垂起眼睫,吞咽着唇畔属于芙兰索瓦丝的气息,直至肺中饱和但并不满足,她才眷恋而不舍地与对方分离,曲指捏住芙兰索瓦丝眉尾一缕金缎给她拢至耳后,捧住她的面庞吻了吻那个精致而挺立的鼻尖。

“我会住在这里的,但在那之前我得洗个澡,亲爱的——这二十分钟很快也很慢,你可以先想一想今晚做什么梦比较好。”

“那真是要好好想想。”芙兰笑起来,扶着长发坐在床上,轻轻舞动手指与罗莎告别,期待近在眼前的下一次缠绵。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