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英仏】乌鸦

弗朗西斯第一次体会到了万念俱灰的悲伤。

他怆涩地抬起头,唇角扬起的弧度因那砭骨的辛酸呈现出一派凄凉与苦痛,睫羽下鸢紫的瞳孔黯了黯,在目光触及到那人的一瞬间,划过了一道冰凉而柔软的波光。

“来吧,降下你手中的十字架。”他淡淡的说,被剪短至后脑的金发染着血污贴在脸上,再没有光落在那里,黑暗将他禁锢在了脚下,令他狼狈不堪、奄奄一息。

“割断双翼,放弃自由,然后洗净你的双手...令恶魔的灵魂烧灼,长散于天地。”他嘶哑着声音,字字珠玑。

“——柯克兰神父。”

......

当亚瑟恢复意识时,撕咬着浑身骨髓的剧痛令他眼前一黑,几乎再次晕厥,他咬咬牙想挣扎着爬起来,但每一个动作都令他痛不欲生,经过几次顽固的负隅顽抗后,就在他临近脱力时,一道温雅悦耳的声音轻轻落入了他的耳中。

“噢...天啊,瞧瞧这可怜的孩子,是谁如此对待的你?”

亚瑟本能地抬头看去,兴许是那双狼一般的绿眼睛里锋利的光惊到了来人,陌生的气息霎时停住了,但对方已然弯下身,使匍匐在地的亚瑟还是看到了那张面孔。

入眼便是一双深邃迷人的紫眸,惊鸿间宛若星河于其中潺潺流动,当二人目光碰撞,一种摄人心魄的魔力瞬间埋入了他的心中,他吓得连忙闭上眼睛,却因此换来了对方一声轻笑。

“小家伙,你是在害怕吗?”

亚瑟不回答,黑暗取缔了那双宝石,他迷茫的感到有些落寞。

“好了,来抬头看着我。”

一只冰冷瘦削的手将自己的下颌托起,亚瑟感到方才令他生不如死的疼痛,此刻竟全部烟消云散了,蔓延肺腑的舒适与惬意令他情不自禁的睁开了双眼,却刚好对上了方才那片流动的紫,亚瑟一阵眩晕,却再无力拒绝这美的侵袭,只得将灵魂的光芒径直投入了这惊心动魄的鸢紫之中,破碎、湮灭...仿佛一道无形的魔咒,将他的身心都吞噬殆尽,他只想溺死在这片淡紫的星空与深潭里。

似万物被掩了层缱绻而暧昧的薄纱,朦胧之中那声音再次响起,亚瑟却没有听得十分清晰。

“救你于撒旦之手,自当忠诚于我,直至天堂崩裂、宇宙永恒,方可绵绵断绝。”

紧接着一声轻笑,如雪羽撩心,两条狰狞的铭文在对方手中倏然闪动,便猛地刻进了亚瑟的脊梁,他还来不及惨叫,便被一种剖开脊骨的痛苦夺去了声音,疼得只能张开嘴无声的嘶鸣,理智的神经瞬间被崩成了条笔直的弦,摇摇欲坠岌岌可危。这种痛苦不知持续了多久,亚瑟只感觉有两块异物与自己的身体连接到了一起,在背后猛地张开,阳光就此被隔绝。

他强忍住脑子里的嗡鸣,不顾满头冷汗向身后看去,只见一对遮天蔽日的黑色翅膀已然高耸,羽骨处甚至攀缘出凌厉的骨刺,森冷的寒光看得亚瑟心跳一沉。——翅膀大的恐怖,几乎能将他整个覆盖,对比之下他竟然显得是如此渺小卑微。而在这种无形的威亚下,亚瑟竟有种令他极尽窒息的恐怖,他悲吟一声,浑身开始剧烈的发抖。

“别怕。”

就在恐惧令他濒临崩溃时,那声音再次传来,不知为何,这温柔的安抚令亚瑟瞬间定下了心,他抬起头,看向对方。

“来吧,挥动它,别忘了你才是它的主人。”

简直如同魔咒的蛊惑,令亚瑟心中不自控的升起一股轻蔑,灼热的冲动迅速占据了他的大脑,亚瑟仔细的去感受翅膀与自己的连接,然后稳住呼吸,使那两块尚且无比陌生的骨头挥动起来。

一瞬间风烟大起、飞沙走石,亚瑟心念一转,便感到肢体生轻,再回神,他已伫立在了半空之中。

而赠者脸上早已扬起满意的笑容,他冲亚瑟伸出手,后者便立刻情不自禁的握住,任凭冰凉削瘦被自己包裹。而彼此肌肤相触、温度彻底地相汇相融时,恍惚间宇宙都是湮成了碎片。

他看到那张柔唇轻启,音出簌簌:

“可怜的乌鸦啊——效忠于我吧。带我从此翱翔天穹。”

亚瑟一垂眸,缓缓降下,张开双翼将二人紧护,然后他跪下,用嘴唇触着对方的脚趾。

“谨遵您命。”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