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吃个山楂磨磨牙(小声)•菊耀

给楂楂写的,让他在耀耀嘴里进进出出(小声)

——

“菊”王耀抬起头看向本田菊,突然道。

“我想吃山楂。”

“山楂?”本田菊一怔,然后点点头答应。“嗯,我去给您买。”

买山楂并不难,他们本就在街上散步,周围小贩不胜枚举。本田菊轻而易举地就找到了一家冰糖葫芦店,付钱结账拿山楂,后者很快便转移到了王耀手里。

“为什么突然想吃山楂呢,耀君?”本田菊问道。

“嗯...因为很甜”王耀思索一下,语气颇认真地回答。“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吃山楂吗?因为这总令我想起使我觉得甜蜜的事物。”

“哦呀?”本田菊讶异道,却发现王耀的目光专注地汇聚在自己身前,便立刻会意,脸颊倏地红起来,张着嘴转过头,半晌都没说出话。王耀轻轻地笑起来,这时对方却突然回头,握住了自己的腕部,似乎想到了应对之策,凝视着他一字一句说:

“既然这样,耀君就吃给在下看吧。”

王耀挣扎一下,却发现本田菊握的十分紧,想了一下吃山楂时的动作,不由愣了愣,瞬间明了对方的企图,他双颊猛地烧起来,正想拒绝,本田菊却又补充道:

“耀君如果不愿意,在下明天就把您的gitty作为本子主题画出来。”

“不要!!”王耀立刻反驳道,他联想了一下那种画面(尤其本田菊画的基本都是菊耀本),狠狠地打了个寒颤。兔崽子...他咬着嘴唇瞪他,却见对方眼中深藏的笑意,只好愤愤妥协。

“不许拍照,不然我烧了你的本子。”

“.........”本田菊立刻噎住了,没料到被摆这一道,便忍痛点点头。“......好。”

王耀闷哼一声,启唇咬向山楂,他飞速转着思绪,想有什么应对之策让本田菊哑口无言,突然,王耀眼睛亮了亮,嘴角勾起,冲本田菊抛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本田菊被看的一吓,心中不详之感立刻攀缘而起,他疑惑王耀想干什么,耳畔却突然传来“咔巴”一声。

——只见,王耀硬是将裹着冰糖的山楂生生咬烂一块。

本田菊差点倒在地上,他完全没料到王耀会出这一招。对方也丝毫不给他反悔的机会,那得意洋洋的眼神分明就是在说:

你不是让我吃山楂给你看吗?好啊,没问题。

本田菊欲言又止,只好梗在那里呆呆地看。

王耀此刻又咬下一块,冰糖直接碎在了嘴里,山楂被咬的惨不忍睹,隐约露着骨头(果核),咔嚓咔擦的声响接连不断,似乎为了报复,王耀每次将果肉啃下来,还用力地拿牙齿凌虐一番,直到变成一摊果泥才罢休咽下。本田菊不知为何寒毛直立。

这是吃山楂?您确定不是吃肉的吃法吗??

王耀不睬他,本来圆润饱满的山楂在他的牙下已经变得残破不堪,每次咬去本田菊仿佛都能听见阵阵声嘶力竭的哀嚎,王耀却吃的一脸轻松,没有丝毫的心理负担。

王耀没有让冰糖安静地化在口中的,而是一点点咬碎,再直接吞入腹底;果肉也没有被温柔的含住,被王耀一口撕下来,用牙齿狠狠磨烂再咽进去。看着王耀嘴边的果皮糖屑,本田菊总觉得那是惨绝人寰的鲜血。

就在山楂快要被吃完时,本田菊终于忍无可忍,一把攥住王耀的手腕,憋出几个字:

“停,耀君,请务必停下来。”

王耀看着他抬抬眉,笑的十分开心:“哦?为什么?”

“没什么,以后我们不要买山楂了。”本田菊一把抢过王耀手中,已经目不忍睹的山楂,反手丢进了路边的垃圾桶,发出嘭嗵一声闷响,那死无全尸的山楂已葬身在了垃圾桶底。

“哧。”王耀拿出一张纸巾,十分优雅的将唇角擦净,和方才的模样判若两人,他目光抛向本田菊,尽是自得与不屑。

“就你,还想套路我。”

本田菊没有反驳这句话,他沉默半晌,才幽幽问道:

“耀君,您生辰所对的中国属相,是...狗吗?”

“...你小子信不信我掰断你的腰。”

评论(10)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