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子夜瞬梦》法贞

(被LOF吞了,重发一遍...)

*看完寻梦环游记后感觉会很适合法贞,于是借用了一下这个设定,不喜请自略。

*感觉贞妮特就算是骷髅也好美啊(哭)

正文:

弗朗西斯曾在某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做过场浪漫的梦。

睡梦中他安恬的躺在床前,周遭黯淡却不显得落寞,窗户他是关紧了的,此时却吹来缕缕夹杂着花香的浅风,他合着眼,被如潮波般用来的温适感浸没。

他静静享受着这温适,不知过了多久,弗朗西斯轻轻抬眸,却发现床前有一人影。

——准确地说,是一具骷髅。

但他心中丝毫未有惊悚之感。骷髅的手在他额前抚着,动作轻柔而深情,弗朗西斯才恍悟那温适正是这带来的。他看着她,对方瞧见他醒了,眼中闪过微微的诧异,但随机便又被旷远的宁静淹过了。

弗朗西斯注意到她脸部的骨头前的花纹,他抬起了双眉,无比愕然。

——俨然是蓝白红,依次下去的三种色彩……他的颜色。

骷髅微微垂了些眼睑,手指暂停下动作,取下了自己佩戴的项链——由于她已没有肉体了,项链一直垂落在肋骨中,弗朗西斯先前没有发觉。

那是一枚简陋的十字架。

她将这小东西递至唇边轻轻吻了吻,表情至深的虔诚与深情,紧接着,她将其塞入弗朗西斯的掌心中,然后用只剩下骨头的手温柔的握住了弗朗西斯的手,十指相扣。

十字架微凉的触感隔绝了一部分体温的贴合——如果骷髅还有体温的话。弗朗西斯觉得是有的,因为他分明地感到一股温暖如同夜晚的星光,自掌心处潺潺流入躯体,令他如置爱人的怀抱。

这一过程不知持续了许久,终于对方松开了手,缓缓起身,目光极圣洁且极虔诚。然而待她彻底直起身体,她的神色却变化了,肃穆与庄严如回忆中驳杂的风声,自她弥漫开,她轻轻举起了右手,弯下腰去——向弗朗西斯敬了个隆重的军礼。

此刻弗朗西斯突然感到了铺天盖地的疲倦,尽管他强烈地想再多看她一会儿——那种眷恋令他不愿睡去。最终他却不受控制的合上了眼,理智随即被淹没了。

次日清晨,伴随着一阵轻颤弗朗西斯终于苏醒,他猛地坐起来,口中微喘着气,胸膛不断起伏。大脑在经历短暂的混沌感后他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回忆那场梦。

他的精神无比清明,身躯舒适异常,仿若他在爱人的怀中睡了一觉似的,他抬起手想去碰微微发烫的额头,却惊觉掌心有个东西。

弗朗西斯心跳一停,目光本能地下移,落在掌心时有瞬间的停滞。

——是十字架。

俨然是与梦中一般简朴的十字架,骷髅佩戴的十字架,此刻却出现在了他的手中……——难道,那并不是一场梦吗?弗朗西斯怔怔地想,下意识攥紧了它。

这时他的记忆复苏了,再度回忆梦中的情景——骷髅温柔而庄严的目光,蓝白红色的花纹,十字架……弗朗西斯微微抬首,看向窗户。

——仍然紧闭着,同睡下前一般。

但手中的十字架微凉的触感是如此鲜明,无声的证明那并非一场梦。弗朗西斯握的力度加大些,使自己更加清晰的感到它。

倏然,两行泪自他的眼眶滑落,粼粼而下,直至跌落在被褥上。他的唇瓣有些发颤,心河泛起波澜,某个被他珍藏至今的身影正在心潮涌动中越发的清晰。他静默的唤着浮现在灵魂中的那个名字。

——贞妮……

——贞妮。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