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菊耀《在枫叶颤动》

*拖了好久的给 @乜也NIEYE 乜爹的初恋小清新菊耀

*我,我好喜欢wuli撩菊(捂脸

*猝不及防就会被撩着了,羡慕我耀

begin:

下课铃响起的时候,恰是和本田菊的心跳保持了同一节拍,他呼吸一滞,极其艰难地把空气渡出体外,脑袋嗡嗡作响,心跳声还如擂鼓般回荡在耳边。

身旁同学都谈笑着接二连三离开了教室,他们看着紧张无比的本田菊,都是一副忍俊不禁的模样,甚而有者过来拍拍他肩头,笑而不语。本田菊一阵汗颜,他的手掌攥紧又松开,再次很快地吐出一口气,便从座位上猛地站起来走出教室,竭力使步履看着仍然有条不紊。

——就在昨天,本田菊向暗恋依旧的人告白了,而且并未被拒绝。当他醺醺然地回到宿舍,告诉了舍友这一消息后,上铺的山本差点从床上跌下来,憋了半天才低低挤出一句:“本田你的性取向果然有问题。”

朋友不愧是恶友,迅速便依次告知了全班,速度快到本田菊简直来不及阻止。这天起哄的声音此起彼伏、经久不息,夸张的词汇满塞了本田菊的耳畔,听了感觉虽然无奈,却也十分甜蜜。这亦然不断令他遐想今后的时光,尽管本田菊一直被称作“处变不惊的优等生”,但能够和爱慕的人每天携手散步、耳鬓厮磨...这种画面的诱惑与刺激下,他也不禁飘飘然、心泉波动。携着一片雪白的心情,高中生踩在地上,都仿佛踏着风似的。

本田菊脑内思绪蹁跹,不知觉间便已一路飞奔到了王耀的教室。他们提前做了约定,所以王耀坐在位置上,正安静地翻看一本书,他剑眉星目、气质清新,当本田菊气喘吁吁地到达时,王耀的轮廓正被灯光吻的无比温柔,明亮仿佛在他周围融成了一片海。他怔怔地盯着,所有的话语一瞬间都梗在了喉咙里。

最后还是王耀注意到了来客的莅临,他很快抬起头,同时将书本哗得推到了一边,动作利落果断,这证明他的注意力也并未在上面。

“菊?”注意到是本田菊后王耀欢喜地站起身,当他注意到对方脸上异样的薄红时,不禁眨眨眼微诧,脚步顿在原地。

“你怎么了?”王耀问。

这句话将本田菊径直拉回了现实,他一回神,那张使他心醉神迷的面孔正距离自己过分的亲密,他不由一个趔趄,差点倒在地上。

“没关系...!”本田菊下意识喊道,答的竟还有些没头没尾。他把王耀有些吓着——沉默地瞧了人足足半晌后,倒噗呲声笑了出来。这笑容好看极了,本田菊呼吸微滞,他瞧着王耀的眉目,体内涌上一股冲动,他迅步上前拥住了对方,双臂一环,却是把后者整个都揽入了怀里。

“...菊...?!”王耀愣住了,面颊倏的红起来,他手足无措的依偎在对方胸前,紧密到几乎可以清晰地听到本田菊的心跳。他攥紧袖角,想要说些什么,抑或委婉的将其推开。王耀思索片刻,正要开口时舌尖抵着牙齿,却恍然发现,他竟是丝毫没有挣脱这怀抱的欲望,于是王耀默在那里欲言又止,只好满面通红地任由对方抱着。

“...好啦...菊?”良久,王耀小声说道,本田菊一怔,急忙把对方放开后退一步,低头不安地说——并同时用余光瞥了眼王耀,想观察这贸然进犯使对方有没有不快:“对不起...冒犯了!请您原谅...”

然而王耀只是双颊微红,并未有什么不悦的体现,相反他双目明熠,眼含笑味,倒是幅心情颇为愉悦的模样。王耀冲他摇摇头,唇角扬起一个似笑非笑的清浅弧度,俯身便牵住了本田菊的手指:

“胡说什么呢。我们走吧...菊?”

王耀五指修长、肌肤暖适,握起来如同挽住了一道温细的水流。他手心仍出有浅浅的薄汗,虽然天气并不炎热,王耀的体温却不见低,当然本田菊也是。两股热流碰撞在一起,皆是不由自主地颤了颤,又沸的更烫,就像要烧着了一般。

二人就这么手拉手走出了教室,目光却不约而同地都没有径直放在对方身前,而是羞怯不安地藏纳在一股风花雪月的心情中。此刻正是起风,落叶被吹起了许许多多,在近地面悠然地描画着弧度,王耀倏然抬眸,拉了拉衣领,专注而感慨地看向这般景色,开口打破了平静。

“我和你...似乎就是在这里认识的。”

本田菊闻声抬头,只见王耀遥遥指向一棵枫树,便惊叹一声:“...是的。”然后面含柔色看向王耀。“说起来...也并不久。”

那时王耀借着午休准备去买几本辅导资料,偶然路过了这颗清秀繁茂的枫树,树枝延的很长,甚至一抬手就可以触摸到枝桠,阳光倾泄在伞盖般的树顶,透过叶隙金箔般哗啦啦地洒下来,直淌得地面一片璀璨与婉转。

王耀赞叹的吟了声,突然冒起摘一片枫叶做成书签的念头。

“哎呀,真是美呢...嗯?”

他上前逼近枫树,准备专注地寻找一片朱红淡雅的叶子,就在斟酌挑选时,王耀突然注意到上面有一片树叶被写上了些字句,便揽过仔细观看。

“...叶落清光影,独笔走墨息。”他轻声念出。

上面是两句诗,王耀反复念了几遍,心中暗暗称奇。

墨黑的笔记工整利落,句意质朴,读来也朗朗上口,王耀本能地四周看去,想知道如此浪漫地在树叶上留诗的人是谁。

但只有恬静的风声与他擦肩而过,熟悉的建筑落在眼中,并不见任何人出现。王耀沮丧的叹口气,想找到后两句诗,但纵使他如何在锦簇的枫叶中寻觅,却也不见另外的落笔,王耀有些疑惑,不过很快便领会了这位不知君子的用意。

他找了半天,却只在口袋中翻出一只铅笔,将书本抵在紧挨着那片有诗叶的枫叶后面。他心中翻涌着狭长的期许,思索片刻,便一笔一划地写道:

“若有弄拙琴,君瑟可和鸣?”

笔罢,王耀又在一角款上自己的姓名,写的极小,然后才满足地笑了,又看了一眼两片枫叶,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那时我便有种异样的期待,结果你竟然真的来找了我。”王耀垂眸道,语中泄出了声悄然的笑音。“不过,我本以为也是中国人呢,没想到你汉诗那么好。”

“您过誉了。”本田菊低低咳了声,将王耀的手攥更紧。“抱着古怪的心情写下的粗言俗句,还是让您见笑才对。”他红着脸说。

王耀没说话,只是偏过头看着他,须臾,墨眸沈静地弯起。

“昨天你向我告白...我真的很意外...”王耀的声音轻轻朝耳畔飘来,羽毛般吻着本田菊的心扉,他默默地听对方说。“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也喜欢我。”王耀说到这脸又红了红,他笑笑似乎在埋怨自己的语无伦次,然后无声的捏了捏本田菊的手指。

“啊...让你抢先一步还真是有些不甘心,就算这句话你暂时不说,我也迟早会去找你的。”王耀眨眨眼,认真地说。

他眼波在地面流动着,并未瞧见身畔本田菊是怎样一幅神情,风轻柔地擦过面颊,吹起发丝碰触着肌肤,有些痒丝丝的异样。

“...耀。”

短暂的平静后,本田菊突然唤道,清淡的嗓音一如驳杂浪漫的雪片迎人扑来,王耀惊于这亲昵的称呼,不免诧异地看向对方,却只对上两泉眼波清澈,似乎深潭浮光,无声中潜着水流脉脉。“请闭上眼睛。”

王耀朝对方顺从地点点头,本能地还想问些什么,却终究抿住了唇,将眼皮阖上。

目帘隐匿,当黑暗替代光明将他覆盖时,王耀突然有些恐惧,就在这时他感觉有人抱住了自己,熟悉的气息落入肺腔,无须思考,他自便知道是本田菊。

这拥抱宛如春水动流,曼妙得使人如同溺于一场好眠——静电在心中缱绻地被拨开,带着些懵懂与冲动,有两片柔软逐渐贴住了唇瓣。

王耀感觉大脑有些发闷,本田菊的声音同时温温传来。

“我喜欢您。听到了吗?枫叶...已经落地成根了。”

评论(1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