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极东《喂,新年快乐》

转眼间又是一年将过去了,被放了假的本田菊下午回到家后,来不及脱下外套便栽倒在了床上了,待疲劳散去一些后,他打开了手机,只见消息栏闪出一条某软件的年末活动通知:

“这一年,你有什么愿望呢?”

本田菊低低叹了声,关掉屏幕,四肢百骸翻涌着浓郁的困倦,阳光从窗户溜进来落在他身上,暖适温柔,这种气氛下很多美好的愿望都会复苏在大脑里,本田菊似乎是认真思索了一下,便稀里糊涂的又打开手机,在几乎无人关注的私人推特上发了一条动态:

“想要怀抱着美丽的心情,与恋慕的人一同跨年。”

他的私人推特是保密的,怕是那个人……也看不到吧。

那么,就算是牢骚好了。本田菊把手机抛在一旁,拉起被子便沉沉地睡去了。

而不知过去多久,当微凉的星光洒在他的身前,本田菊悠悠转醒,他看了下时间,俨然自己竟睡了六个多小时,原本艳阳高照的天空此刻漫天繁星、月色如银。他挣扎下从柔软的床上起身,随手理顺略显蓬乱的黑发,轻揉太阳穴试图令自己彻底清醒。

这样的半朦胧半明晰状态大概持续了有半个小时,突然房外响起阵敲门声,本田菊下意识跳起来,首先是愣了愣。

这时会有谁来找他呢?不敌思绪纷飞,本田菊感觉自己的脑袋开始嗡鸣,带着些初醒的迷糊,他索性蹬起脱鞋,小跑到门前咔哒将其扭开。

开门一瞬间,本田菊却愣了,他怔怔地看着面前来客,双颊涨的通红,他立刻感到有千言万语堵在了喉中,半晌,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反而是对方率先开口了,只见他唇角带笑,面容温和无比:

“嘿,首先得让我进去吧?”

这句话仿佛将本田菊拉回了现实,他如梦初醒似的慌忙侧过身,让出通道给来人,然后双唇间终于颤抖着挤出一句话:

“耀……君。”

他应了声,径直走进去,这时本田菊才发现他竟是还提着东西。本田菊把门带上,王耀便已经摆好了——是两碗面。

“在附近中餐厅买的,大老远跑来找你,你可得陪我吃拉面。”王耀闷哼声,便咔哒将塑料盒打开了,霎那间面香四溢而出,当即唤醒了本田菊腹中的空乏,不自觉间,他竟是响亮地咽下一口口水。

这声异响引得二人皆是一愣,王耀看向他,倏的便大笑起来。本田菊面红耳赤,手指攥住衣角局促地站着:“非常抱歉……失礼了!”

王耀摆摆手,顺带着把另一盒拆开,转眼一顿并不丰盛却温馨的晚餐便布置完毕了。王耀示意本田菊坐在自己身边,本田菊犹豫下便听从了。

“耀君…怎么来找我了?”本田菊试探地问。

王耀挑眉:“我还不能来找你小子了?”瞧见对方又是一阵慌张,王耀终于无法故作严肃了,笑意从他的嘴角蔓延开,直至将整张面庞都晕染的柔和无比。

“好了好了,只是突然想起来你这家伙肯定一人跨年……”他说着咬断一口面,鼓着腮帮子含糊不清地说,“于心不忍,就来喽。”

本田菊语塞,匆忙地道谢后也伸手掂起筷子,拌了拌面条。

本田菊可以说是很久都没有吃过这么合胃口的拉面了,最后一根被他纳入口中后,他与王耀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二人面面相觑,却再次的同时哑然失笑。

“啊……又过一年了。”王耀瘪瘪嘴,目光飘去窗外,黑发松松地垂在锁骨前。“真快,跟做梦一样。”

本田菊想应些什么,温暖的面汤正在他的胃里唱歌。在这个美丽的时刻看着王耀,对方是那样特别……令他的心中默默翻涌别样的情绪,这情绪也包裹着某种不可言说的色彩。他张张嘴,却不敢说。

王耀没有看他,他似乎盯着夜空出神,许久许久,本田菊终于轻轻唤了一声:

“耀君。”

王耀静静侧首,表情并不惊诧,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呼唤。他眸尾含笑,瞳如明星,脉脉的目光无比湿润,仿佛浅溪,化作了流水潺潺地在本田菊心坎流动。本田菊喉结微动,舌尖抵在上颚始终徘徊不定,最后他打定决心,凝视着王耀的眼睛,轻声道:

“新年……快乐。”

王耀眸光闪了闪,本田菊注意到他的脸有些红。“新年快乐。”对方缓慢,却咬字分明地说。

紧接着便是相对无言,唯有目光传递,与繁星的辉光、拉面尚未消散的余香。

喂…新年快乐。

他们藏了一句话,藏在了祝福中。这句话本田菊与王耀彼此是知晓的,就像本田菊知晓以何种音调呼唤王耀的名字他会回头,王耀知晓如何烹制才能做出来本田菊最喜欢的拉面。

许多个相同相似的夜晚,无数次的下定决心却临阵脱逃,本田菊会恼怨自己的软弱,会被胸膛下的心跳声震到。——但他仍然不选择说出来。

不要说了吧,这样就好了。他呼出一口气,思绪却被安定下来。王耀没有再把视线挪开了,本田菊也没有再不去看他,他们都微笑着,心中感叹同一句话:

月色,真是美呢。

当然,今后也会更加的美丽。

「就和这份心意一样,和你一样。」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