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卡雷-怕冷的猫

雷狮很怕冷,甚至到冷时会像猫一般蜷缩起来,找个暖地依赖的地步。

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由于雷狮的依赖对象总是卡米尔,他自然极其享受大哥难得的柔软,其余一概不顾。

而不再感到冷的雷狮轻细地呼着气,放松地依偎在卡米尔的怀中浅眠,他合着眸,白皙的双颊泛出恬淡的粉意,用一张棉毯紧裹着身躯,只留出削瘦的手本能般牵着卡米尔的围巾,不时用脑袋磨蹭后者的胸膛,发出猫打呼噜似的低吟。

如此情景卡米尔既觉得安逸,又心潮澎湃。当炽热的心绪与恬静的感情交织在一起,在他再度将目光投向雷狮时,竟都融成了爱恋。卡米尔目光柔软的湿润,他垂睫用嘴唇触了触雷狮的发丝,抬指将其修长的手指拢入掌间,坚定而轻柔的握着。

——而体温交织的瞬间,卡米尔却眉头微皱,似乎不满于雷狮手部较常人突出甚多的骨骼与关节。卡米尔稍加大了些力道,去更细致的感受:肌肉是结实的,却可说是寥寥,以至于腕部单手便轻易可握,触及肌肤只觉得有骨头……手感,却舒适无比。

这时雷狮发出声梦呓,将卡米尔几乎惊到,即刻他便重新散了力气,牵住雷狮仿佛他捧起团极轻盈的泡沫,生怕溢散消融。卡米尔放低眼帘,以俯视的角度将雷狮的面孔尽纳入眼底。他正因不甚将些许身体露出了庇暖外而不适的蹙眉,卡米尔见状,连忙腾出一只手臂去替雷狮重新拉去毯被,小心掖好,将雷狮几乎整个都仔细的包裹其中,仅仅留了大半面庞冒出,看上去倒非常的可爱。

雷狮在睡梦中仿佛也感到了惬意,他浅咛着微微转动头颅,卡米尔正要收回手臂,因雷狮突然的动作不慎碰触到了后者的额角,而他立刻如觅得毛线球的奶猫般靠紧了卡米尔的手。卡米尔温热的体温令他感到了织线般细韧悠长的绵暖,雷狮神情显出分贪恋,卡米尔便是再做不到阻断这肌肤相贴的欢畅,他垂下手肘,调整了番姿势确保不会丝毫影响到雷狮的睡眠,才放心的任由其与自己亲密。

须臾,卡米尔松松的吐出一口气,融释了几分空气中的寒冷。窗外薄雪纷飞,显得无比窈窕与浪漫,室内灯光温和下他们倒是与这美景辉映的完美,无事可干扰这相称。

卡米尔不知雷狮会睡到何时才苏醒,也并不在意,雷狮依偎他就仿佛依偎钟爱的枕垫,而他对雷狮确实也如那一般柔软。

那么,晚安吧,大哥。卡米尔心中悄说着,唇角扬起沈静而温醇的弧度,似乎偶然的心迹袒露他也担忧对方知晓似的。他以一种极轻柔而又极深情的动作吻了吻雷狮的发丝,间含脉脉甚至可将他眸中的沉固冰川融成浩然沧海——它翻起纤细的浪水,拍落在礁石前碎裂为温暖的白沫,依旧湿润金色沙滩。——也许这便是他的爱。

卡米尔的思绪却也仅仅是微动,便什么也不再去想,他静默地虔诚地感受此刻美好,放肆与汹涌了心中的贪恋,一反常态,毫不收敛。

评论(8)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