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菊耀-与猫

(给 @❁锦鲤露比汤 爹爹的生贺,爹爹生日快乐!)

人老了之后,总会对年轻时羞于言说的东西变得坦率。

就像很多女孩子在特定年龄段针对粉色会极其不屑一顾,但几年后她们却又终于发现,原来粉色才真是心中那一盏明亮白月光。

——本田菊喜欢猫,喜欢抱枕,喜欢柔软的东西。他今年三十岁,在思想经历了继多年前的青春期又一次曼妙的蜕变后,他决定去买一只猫。

是托朋友帮忙,所以具体品种本田菊没有过问,最后他看到实物知道这是一只黑猫,追根溯源的话他——猫咪的家乡在中国。

“猫咪的原主人说它的名字是‘耀’,你可以继续用。”

耀——中文里是闪光的意思,这是个朝气蓬勃的名字,对于现今已然褪去青涩、处事沉稳的本田菊来说,他非常的喜欢,所以速度惊人到匪夷所思,他不可遏制地彻底沦为了一只猫奴。

耀的特点有如下:

耀的皮毛柔软,体型修长,是属于非常健美的身材,他就像人一般对自己有着严格的要求,这或许也有他前任主人的缘故在内。例如说,耀是个资历深厚的美食家,对于三餐标准十分挑剔——这起初难倒了本田菊,因为至今单身的他和很多男性朋友一样在饮食方面不甚浸淫,所以为了满足耀的胃口,本田菊从书店抱回了数本中国料理烹饪说明——头几次实验意料之中的失败,好在耀善解人意,非但没有生气,反而默默同他一起担任了小白鼠的角色。

功夫不负有心人,如今本田菊在料理方面不说炉火纯青,也绝对的轻车熟路。

不得不提耀极其爱干净,每天必须洗澡,这点他和他的同胞们可谓截然相反,耀尤其热衷泡澡,如果猫咪也有前世今生一说,那么耀的前世一定是鱼类,不然身为猫咪,像他这种满脸享受的依偎在浴缸(他就这么霸占了本田菊的浴缸)里的,还真是屈指可数。

但水费可不是能够轻描淡写而过的,所以在头几天对耀的放肆宠溺后,本田菊囊中羞涩,出于无奈他只能与爱猫泡鸳鸯浴。耀稍有不满,但还是默许了,他几乎要土下座来感谢自家主子的恩德。

还有一点,说来可能会贻笑大方,因为怎么开口都实在荒谬——就是耀喜欢看书。

按理说猫咪的脑容量绝不会允许他们掌握人类的语言,但是每次在本田菊把书放在耀可以触及的地方时,它总会有模有样的用肉爪掀开,以十分从容的姿势卧着,明熠有神的黑眼睛便盯着纸页,更不可思议的是,过一会儿后耀还会翻去下一页,继续聚精会神地阅读——似乎他真的可以看懂一般。

就如上次本田菊买了本日语版的中国小说《围城》,被耀“拿”去读的津津有味,向来性格温和的猫咪,因为一本书的暂时所有权第一次向本田菊亮出了他的双爪。

本田菊感到惊愕,感到不可置信,但思考一下这些事发生在耀的身上,他却又会感到非常自然,好像任何人类定义的不可能的界限对于耀来说,都是不堪一击的。

——如此的前提下,耀通人性也比同类强出使人咋舌的高度。

一次本田菊高烧卧床,头痛欲裂,浑身酸软疲累令他苦不堪言。耀便坐在他的枕边,以一种担忧而哀伤的目光凝视着他,不离寸步,在一人一猫眼神交汇时,耀缓缓伸出右爪,轻轻的放在了本田菊额前,安慰似的抚了抚他,然后耀起身,跃入了本田菊怀中紧贴着他,耀抬头看看这位主人,那样子好像就在说:没关系,我在。

自那次后本田菊多了个习惯,就是晚上睡觉和耀共枕而眠,耀似乎也很喜欢和他睡觉,向来都恬静温和,他会用鼻尖碰触一下本田菊的下颌,然后阖目而眠。感受着耀胸膛细微的起伏,本田菊会觉得窗外无论繁星满天抑或月明星稀,此刻都尽是大千世界赠予他与耀的良辰美景。

有时本田菊会想:耀真的只是一只猫咪吗?如此的生活习惯,如此的入微体贴,诸类种种,身为猫咪来讲着实太过不可思议,就像是小说中才会出现的剧情。然而每当本田菊凝视耀那双流光溢彩如琥珀般的黑眼睛,他也会情不自禁对其折服——似乎在耀身上,种类已不能构成问题,再去考虑这个反而是画蛇添足。

本田菊本就对恋爱不甚关怀,他父亲早逝,母亲是虔诚的佛教徒,也并未刻意要求本田菊成家,所以如今他三十岁仍然没有什么婚姻打算,他认为:恋爱只是为了弥补人个体某些不可避免的缺陷的一种方式。如今这些缺陷反而都被耀满足了,甚至超额完成,结婚对于他便更是遥遥无期。

因为一只猫而更打消恋爱想法,听起来实在令人啼笑皆非,但事实上旁人如何认为本田菊都可以付之一笑,他现今生活恬淡幸福,便为何还要刻意追求那些他并不需要的东西呢?

偶尔他也会想,如果日本哪天发起猫奴选拔大赛,他绝对当仁不让。

耀是一只充满了奇特色彩的猫咪,他与他亲密无间,故本田菊早已不将耀作宠物看待,而是视作挚友甚至还要以上,毕竟他们的关系绝不能使用片面的主宠,语言之中对于情感最大的赞誉褒扬,才可以形容他与耀。

——夜晚七点半,是时候带耀出去散步了,夜间温度偏低,本田菊穿上新买的黑色大衣,也为耀仔细的穿上衣服鞋子,便出门了。

他从来不用项圈,耀不需要,他也不需要,偶尔犯路痴,他还得惭愧让耀带路。于是一人一猫闲庭信步,怡然自得,在日本清凉的晚风中并肩而行,四下清静,暖黄路灯将他们的影子悠悠拉长,仿若他们步往星穹。

殊途殊途,终于同归。

评论(9)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