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英法《汝据吾心》

*这个是用cp滤镜看本家更新的产物//w//没错弗朗西斯就是喜欢你嘛,所以亚瑟你快去告白啦你个迟钝傲娇的家伙!
*如果不排斥,请往下😘

begin:

耳肉逐渐被灼热的吐息染成红色,心跳因缠绵的话语而跌宕失衡,清尘纯净的蓝眸如永恒的宝石剔透玲珑,目波流转,璀璨着、闪耀着,熠熠生辉、华美绚烂,如若天堂神迹,他只看一眼,便觉自己如同闯入了奥丁的宝库,成了这双宝石的罪人俘虏,被放逐于永恒的沉沦之中。

弗朗西斯依偎在他怀里,用削瘦洁白的指缓缓摩挲过他的胸膛,像猫的软爪,暧昧中尽是折骨悱恻,他轻启红唇,如同一朵灼灼怒放的鸢尾,以幽香入肺,轻轻吟出自己的心迹诗篇。

“mine…I Love you,Athur.”

“Damn!!!”

亚瑟惊醒。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汗水淋漓,他的面庞通红,他的金发杂乱,他手足无措。

此刻,虽然梦的潮汐已经退去,但在沙滩上留下的水洼尚且安在——梦中的面影仍旧清晰。

弗朗西斯深情款款,依偎着他就如同亲吻阳光的蓓蕾,那么引人遐想、那么芳华举世。亚瑟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然后,他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

你他妈在想些什么?!

——是的,他梦见了弗朗西斯他的死对头,而且梦中的他还在对自己诉爱。

——这他妈太荒谬了!!

亚瑟忍不住腹诽,他在心里咆哮着怒骂,他准备把这一切归于自己昨夜的酩酊大醉,于是他起床,想去洗脸让自己冷静下来。

结果掀开床单,还没彻底清醒的他终于察觉到了胯下糟糕透顶的潮湿,还有隔着内裤也依旧能看出轮廓的玩意。

“——fuck!!!!!”

-

弗朗西斯觉得亚瑟这几天非常奇怪。

首先他一直在躲着他,无论是会议上还是散会后,甚至私下。原来他们吵吵闹闹,但是处理好公务依然可以去喝酒寻乐,聊点琐碎小事或者名著文学,顺便争论对骂。——但是现在,不须说这般了,哪怕是开会时目光的偶然交汇,亚瑟也必定慌忙错开,然后佯装在认真听讲话的模样。——噢上帝,他可以发誓这家伙绝对心不在焉,因为他一旦专心时就会蹙上他那对滑稽无比的粗眉毛,现在他没有,他只抿起嘴红着脸,活像个思春期小男孩。

他实在忍不住,于是在一次休息时间他去找了亚瑟,准备拿手肘狠狠撞他一下喊他白痴公牛,然后询问他到底怎么了。结果还没当弗朗西斯距离他到十米,亚瑟就像见了鬼似的猛然跳开,匆匆跟旁边助理说了句什么就仓皇跑掉,弗朗西斯瞧见他进了卫生间的通道。

well,well,well……

弗朗西斯无比的烦躁,他看着亚瑟的背影心绪驳杂。——好啊,跑嘛,随便跑。他忿忿想着,握紧拳头。但如果我就这么让他成功逃了,我就不是那个能揍翻他的弗朗西斯了。

于是他思考数日,开始筹划一次完美的堵路计划——把那个绿眼佬逼到个角落,用最男人的方式揪住他的衣领给他一拳,看着他狼狈不堪的表情逼他说出原委。

真是棒极了。于是他把这件事和助理叙说,让他在当天借口谈英法贸易合作支开英方助理,结果却得来了助理一声轻快的口哨。

“没问题,先生,您可真是在乎他!”

弗朗西斯没反应过来,他怔怔的看着助理调笑的拿拳头碰碰他的肩,然后又补充:

“您放心,我会完美办好,您这一拳下去全法兰西都会为您喝彩欢呼——加油干?揍扁那个英国贵宾!让他看看我们法国拳头的厉害!”

然后助理哼着小调走开,而弗朗西斯一人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好吧,不管怎样,正事要开办了。

这天正好,阳光明媚,空气中有着玫瑰的浅香,他特意在赶往会议场前还热了身,助理也不负所望的支开了闲杂人等。——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于是他昂首挺胸,阔步迈向那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家伙,他本来以为亚瑟会照旧脱逃,他甚至都做好了准备奔跑追逐——但是他没有,亚瑟静静的站在原地,看到弗朗西斯过来后甚至躲也不躲,仿佛就在等他一般。他双颊嫣红,局促不安,似乎还在身后藏了什么,因为角度问题弗朗西斯看不到。

——他要干嘛?弗朗西斯完全摸不着头脑。

当然——虽然纳闷,但是拳头已经顷之待发,总不能有负众望。他握紧双手,加快了步速准备离他还有五米时扑上去,接着狠狠挥在对方脸上。但亚瑟更快一步,在弗朗西斯完全没有反应的时刻他迎上来,将背后的东西一亮——

是一大束玫瑰花。

弗朗西斯当场傻了,他看着亚瑟,手指也随之松开,不知作何反应。

亚瑟将头别开,把玫瑰花举在他们之间,然后用一种吞吞吐吐、紧张慌忙的语气说:

“先——抱歉躲了你这么久,因为我在思考...你这家伙!真不愧是和我作对了几千年,以前还嫌揍的不够多?现在连梦里都不放过我…”

——当然梦里“揍”的方式很特别,非常特别。

他深吸一口气,像是在平复自己的心情,然后他终于缓缓转过头,眼睛正对弗朗西斯,那瞬间他感到濒临窒息——因为这双绿瞳孔中凝聚的并非讥讽、并非倨傲,而是足以使人溺毙的柔情。

“好吧!我算是认命了……你——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以一种我完全不可思议的方式彻底…占据了,我的心。所以我——亚瑟•柯克兰现在请求你、询问你:可否,做我的boyfriend?”

——to be my boyfriend.成为我的男朋友。噢……

尴尬的寂静,弗朗西斯张着嘴,什么也说不出来。

亚瑟瞧弗朗西斯半天没有反应,他终于忍不住催促道:“喂!你磨叽什么?哪怕拒绝也像个男人一样果断点好么?”

但他话音未落,只见弗朗西斯轻轻摇头,伸手接过了亚瑟的玫瑰花,然后在对方惊诧的目光中吻上了他的唇。

虽然他只停留了几秒就结束了这个吻,但亚瑟却十分默契的明晰了他的答复。

“你个白痴!”弗朗西斯骂道,带着欣悦的笑,弯起的唇角如同翻卷的花瓣般迷人。

“你竟然还想要我当你的男朋友?oh merde,真不愧是软弱的英国人!”他说着张开双臂。“别废话了,还不来拥抱你的丈夫?他可是高尚伟大到接受了叫亚瑟柯克兰的蠢货的告白!”

以往弗朗西斯损他,亚瑟都会当机立断的反唇相讥,尖锐的话语像是刀子字字戳人痛处,但是这次——他毫不犹豫的拥住了弗朗西斯,就像采摘春日最美丽的花朵,就像每一对情侣应该做的,他温柔而虔诚。

“mine...mine.”他说,发音纯正、咬字分明,坚定不移如所有寻爱之人,他情意悠长,一往而深。

“under the father——I love you,Francis.”

天父在上,我爱你,弗朗西斯。

评论(1)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