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菊燕《岁月之拥》

*烂俗的梗

*主要影响来自于嫣梅太太

1.

那一年王春燕十一岁,本田菊七岁。

家里停电了,王春燕理直气壮的收起了作业本,在爸爸走后立刻从床上爬起来,把旁边床上的本田菊惊的一愣,看着大姐姐拿出了自己的《古希腊神话》,然后娴熟的打起蜡,在摇曳明媚的烛光下看书。

王春燕专注而着迷,时而叹息时而展颜,光影攒动,吻在她的脸上就如同暖黄色的轻风。本田菊也坐起来,走到大姐姐身旁,安安静静的注视着她。

“小傻瓜,快睡觉去。”王春燕注意到这位小不速之客,不由笑骂道。

本田菊点点头,步子却没动,王春燕也没管他,任由他看,而本田菊认识的字还不能支撑他看懂这本好书。

他眨眨眼。

——没关系,他能看燕姐姐呢。

燕姐姐可要比什么都好看。他点点头,像是肯定自己。

2.

风从窗户缝里吹进来,王春燕于是又打了个喷嚏,赶忙抽出一张纸去擦已经要流出来的鼻涕。

她的鼻尖红红的,像兔子一样,风把她的刘海吹的一颤一颤,本田菊在旁边看,心里觉得好笑,最后果然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王春燕好气好笑的瞅着他。“我都感冒了,你还笑?”

“没有,只是觉得阿燕太可爱了…”本田菊低声说,语气温柔,他垂眸把对方轻揽入怀,王春燕微怔,回神后并不抵抗。

“如果抱着的话,就不冷了吧?”他继续说。

本田菊听见王春燕用一种猫打呼噜的音调闷哼了声,然后她调整了一下姿势,舒舒服服的靠在本田菊怀里,眯起眼。

“你的怀里还挺暖和……”她轻轻说,云儿般飘渺,然后就没了声响,本田菊一看,只见对方呼吸匀和,显然已合起了眼睛打盹去了。

此刻四下静谧,窗外一只燕儿飞过,羽翼扫到枝花,带落了几片碎瓣徐徐纷落。

本田菊又笑了,但这次他什么也没说,只是低头亲了亲怀里女孩的柔发,祝她做个好梦。

3.

“我可是要考好大学的人呢。”王春燕打了个哈欠,摇摇头拒绝了本田菊让她睡一觉的提议。

“但身体才是第一。”本田菊蹙眉有些不满,他看着女友在练习册上写写画画,她并没有回话,本田菊只好轻叹口气,起身一把抱起了对方。

“你干什么?!”王春燕惊呼,只见自己被以种暧昧的方式躺在本田菊怀里,通俗说便是公主抱,她措不及防的抓紧对方衣袖。“放我下来!你干什么呀?”

“让我的燕姐姐……去休息。”本田菊转身向床边走去,语气坚定,王春燕便知晓再怎么反抗都无效了,只好略带不甘地垂下眼,选择顺从。

他的鞋底一下一下扣在地上,她的心里也逐渐逐渐温暖起来。

真是自作主张。她鼓起嘴,任由对方把自己轻轻安放在床上,掖好被子。在本田菊欲转身走掉时王春燕抬臂牵住了他的手指。

“不许走,”她说,像个小孩子似的,却不容人拒绝。“陪我一起睡吧。”

本田菊讶然地看着她,但很快他眸中漾起宠溺的水波。

“是,听你的。”

本田菊坐下来,王春燕顺势向里面靠了靠,给他腾出位置。于是他拉起被子,揽住王春燕的腰,将二人一同安于温暖之中。

“晚安。”他听见王春燕悄声说。

“晚安。”他笑着回应。

4.

飞机还有二十分钟便要启程了,王春燕提着行李箱,身边是为她提大包小包的男友,他们站在人群熙攘的机场,相对无言。

良久不知是谁发出一声微重的呼吸声,王春燕抬起头,笑着捏了捏男朋友的鼻尖。

“好啦,只是去上大学而已,又不是不回来了。”

本田菊一愣,旋即也轻轻笑了笑,但眼里的不舍之意并未消减。

“但是……”他眉头动了动,抿抿唇,欲言又止。

像个小孩子。王春燕无奈的想,但是她心中离别的伤感又何曾退色呢?

“我们拉个钩,好不好?”王春燕说,伸出了小指,本田菊看看她,缓缓点头。

手指与手指绕在一起,一方有力一方纤细,恍惚间,他们回到小时候。

就在王春燕转身离开时,本田菊突然大步上前,抬臂将她揽入怀中,紧紧拥起。

“燕燕…”他说,嗓音如春水温柔旖旎。

“等到大学毕业,嫁给我吧。”

王春燕怔住了,她想转头看看他,但被抱的紧,最后她抬起手,握住了本田菊的手指,在自己腰际与他十指相扣。

“好啊。”

女孩笑了,然后哭了。

5.

“结果最后还是这样……”王春燕苦笑一声,看了看这个小小的房子。“以后就要努力还房贷啦。”

本田菊把东西放下,握住了她的手。

“至少我们在一起了,总会好的。”

王春燕抬眸,便是丈夫一如既往的温柔笑容。——他总是可以感染她,那么深情而乐观,所以安于当下的道理,她不是不懂,而是只有在二人共处时,这四个字才会越发的明晰。

“那当然,”王春燕轻轻反握住对方手,感受着二人体温的交融,她也笑起来,明媚的笑意令本田菊微微失神。

“嘿,我可是个能干的老婆啊!”

本田菊怔了瞬息,一股深彻柔软的暖流自他心底轻盈流过,他扬起唇角,将妻子抱进怀里。

“…能够娶你,真是我一生的幸运,亲爱的。”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