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棠棣交辉

黑历史,黑的不行

一年前写的,到现在扒了出来,然鹅还是被我坑了👋

part.序
地狱里总是有很多稀奇古怪的家伙,亚瑟柯克兰就是其中之一。
那血红可怖的乱发上分明的立着狰狞锐角,分明枯槁僵硬的心脏未曾起澜,分明他的眼神和所有恶魔一般死寂空洞。——但他却再次爱上了一个人。
准确的说,是一只狐妖。
亚瑟是个喜好云游的恶魔,地狱并非他常驻之地,比起那些嗔痴罪孽,他更喜爱于凄清夜晚中休憩于人界的荒芜:或许是森林,或许是悬崖,或许是旷野。他享受那些度绝人烟的场所,正如他享受孤独一般。
而初见那只狐妖,却正是在他认为无人打扰的地方。
那是一片古老的森林,树干似虬龙盘踞遮天蔽日的阻碍阳光流入,至多唯余下那可怜的细碎的暗绿色光影沉浮跌宕,就如同被撕裂似的居无定所。而恶魔懒散的休憩在一处树干旁,湿凉空气不断濡湿他的肌肤,他闭着眼睛,仿佛死了一样。
思维趋于凝滞时,是缕清雅古香将他唤起的。
柯克兰抬了抬眼皮,透过细缝瞧去,轻盈的素净洁白便悄然落入了他的眼帘,柔柔发着颤。
“先生?先生?”
温温的呼唤淌进耳中,亚瑟终于不耐的彻底睁开眼。
那是一只狐妖。
他正含笑凝视着有些烦躁的恶魔,纤细修指攥着柄坠油灯的木杆,悠悠的向上提起便于照亮恶魔的周围。他瞧见亚瑟醒了,清俊面孔上温和笑意更甚,他再次开口,嗓音还是那般盈盈似水。
“恕在下冒犯...您得走了,一会儿这里会有一场雨。”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
“会着凉的。”
亚瑟闻言有些发怔,本是决定如往常驱逐兽类的他略显无措的扯扯嘴角,欲言又止后索性微颔首蹙眉起身,目光落在来者所携的灯火与他的脸庞上。
“你...没看出我是什么?”
而这句一问则是令狐妖愣了愣,旋即他的将油灯垂下,唇角的笑如同雏菊般绽放着。
“怎么会呢?亲爱的恶魔先生。”
“只是纵使恶魔的话,淋雨也很寒冷,所以我向来提醒您,毕竟这里潮湿而多雨。”
狐狸的嗓音清澈而真挚,恶魔嗅不到危机的气息。
亚瑟没有回答,他直直的看向这位狐妖,古韵和服正恬静的覆盖在对方瘦削颀长的身躯前,就如同白雾一般朦胧遥远,却足够惊艳。
恶魔的沉寂并未持续良久,俶尔他有些嚣张的弯弯眸,曲指抚上狐妖柔软的墨发,贴于指腹轻轻摩挲。
“您很特别——谢谢您的好意,尊敬的狐妖小先生。”
恶魔笑着说,狐妖则是讶然的看向他,四肢似遗忘了般丝毫未动。他们就这么四目相对着,直至柯克兰夸张的扬起唇角——露出那颗隐晦狰狞的獠牙,向狐妖微微欠身行了个绅士礼。
“我还会来这里,希望下次见面——darling,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
他朝狐妖有些俏皮的眨下眼,在对方无措疑惑的注视里便随身后漆黑双翼的挥舞,而消匿于了阴翳之中。
“be expecting.”

part.1
自短暂的交汇后,亚瑟柯克兰便无时无刻不在期待彻底的相识。
洁白无瑕的身影数次浮现于他的大脑,每次都会勾起那颗心脏悸动的涟漪,就如同尘封已久的四海重新掀起波澜壮阔,他狠狠蹙上眉,眸中夹杂的不知是火热,抑或为唏嘘。
他有多久未曾拥抱这种感觉了呢?已经久到自己大概...也不记得吧。
堕天那一刻起,他便将情种同羽翼一并狠狠割去了。身为恶魔极少去顾影自怜,他们怀揣的有仇恨,但也不代表他们的生命从此止余仇恨。——亚瑟柯克兰往日对这点并未详知,但他迟早会对其深感欣慰感激,这是命中注定的,纵使魔王也不会逃避。
他并不知道那狐妖对此有什么感受,或许会认为自己是个疯子?恶魔笑了笑,继续倚在他的窗前百无聊赖晃着腿,扇动巨大的翅膀来威慑一些低等恶魔警告他们远离。
值得一提的是,柯克兰与其余恶魔确有不同之处——就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是异色的。恶魔堕天后瞳孔都尽数会褪为暗色,最常见是黑,而譬如亚瑟这种高级恶魔的话,便是血色,再往上就唯有魔王了。所以堕天后眼睛本应涤尽本身颜色,但荒诞的则是他的确拥有一只血色瞳孔,但也仅仅是一只。另一个家伙,仍倔强的保存他天生的祖母绿。
那位桥边的东方老妪对他说:这是你仍然拥有炽热的心的表现。
约定时间是一闪即逝的,他十分守信的赴了约。森林过了不过短暂几天,还是那般死寂凄泠,偶尔孤鸟长啼会使亚瑟心中再度生出浓郁的期待,那鸣叫就仿佛欢迎狐妖到来似的。他精神抖擞的等待着,心脏从未跳动的如此惊人过。
他不会感到失望的,他会一直等下去,他的心上人不会让这时间持续很久。
而树影婆娑的变幻则昭示曙光降临了。恶魔抬眸望去,悄然洁白在他面前勾勒出了韶华。
“贵安,先生。”
姗姗来迟的狐妖有些局促的说道,亚瑟注意到他仍然提着那盏油灯。
“你很擅长带来光明。”
亚瑟扬起唇角,双关一般的回复,目中笑意罕见不夹杂狠戾。而未等来者开口,他便深深欠身行了个庄重的绅士礼,猩红色的瞳孔闪烁着谦儒色彩,狐妖一瞬间甚至觉得面前此人并非以残忍臭名昭著的恶魔,相反是个温润有礼的绅士。
“我叫亚瑟.柯克兰,地狱仅次魔王的高等恶魔,您好我亲爱的小先生——冒昧的,不知您该如何称呼?”
狐妖启了启唇,浓密修长的睫羽衬托着剔透深邃的暗金色瞳孔,烁熠间如琥珀同宝石般璀璨。他同样恭敬的欠身,垂眸温声回答:
“本田菊,有幸相识,诚惶诚恐。”
黯淡的阳光透过葱茏中间隙钻入,恬静的匍匐在本田菊柔软墨发间,就如同在亲吻他似的。恶魔怔了怔,苍白双颊不可遏制的飘起了两抹红霞,本思虑斟酌良久的话语霎那间尽数的堵在了喉中,怎样都无法流落了。
“多...多多指教。”
他听见自己说,嗓音若有似无的竟有些发颤。
本田菊自是发现了这点,他不由莞尔的瞧着这位恶魔先生,修指抵在唇前掩饰笑意。须臾后狐妖轻声咳了咳,用那如潺汩溪水的清朗嗓音柔声开口。
“看起来,您是个喜好宁谧的恶魔。”
“...是的。”
亚瑟肯定的颔首,面庞前绯色还未褪尽。他无措的揉了下猩红色的发丝,扯扯唇角后叹声气悠声道。
“我厌烦那些喧嚣,它们很容易使我烦躁,堕天之前我倒是不排斥...呃,我的意思是...”
他渐渐的口不择言起来,似乎这张素日能说会道的嘴此时生锈了般笨拙而生硬,亚瑟暗骂一声,恨不得给自己来一巴掌。倒是本田菊确丝毫不觉得恶魔是个木讷的家伙,相反,瞧见对方如此无措而慌忙的模样,他面孔前的笑意越发的盈润了。狐妖眨眨眼,轻轻的开口道,语气中仍然有些小心翼翼的感觉,但冰冷的戒备已尽数卸下了。
“您和在下过往所听说的恶魔很不同。您十分健谈友好,看起来毫无残忍淡漠。您是个绅士吗?真的是很有风度。”
“...啊,过奖了。”
亚瑟怔愣片刻,似是受宠若惊的答复到。他将目光投在本田菊的面孔前,那双完美到惹人窒息的瞳孔正含笑望着他,刹那间如同一记重锤击打在他的心上,其跳动速度随之快到了一塌糊涂。他垂睫本是无措望去,目光却倏的定在了本田菊手执的油灯上。
“小先生,我想您不是普通的狐妖...?”
恶魔缄默须臾,眼神突然有些凌厉起来,但片刻便被主人再度转为温和。他缓步上前,掌心贴近了那盏油灯。
“同样,这也不是普通的油灯,而是指路灯。”他说道,本田菊的神情随之有些惊愕了。
本田菊抿着嘴。
“...如您所想。”他微微颤唇,似是下什么决心般指骨更拢紧了手中木杆。“在下...的确是为人指路,不过对象是那些亡灵。”
本田菊顿了顿,深邃瞳孔蓦地看向柯克兰,后者也正用一种十分隐晦的情感凝视着他。
“所以——这也是你见到我并没有恐惧的原因。”
恶魔平淡的说着,仿佛自语。他突然侧了侧首将目光转向密林之外。“那里有一座村庄,”亚瑟自顾自的继续开口“我想,本田小先生便是那里的引路妖。”
这次本田菊没有回答,他眸中深处有些色彩闪烁了瞬息,然后狐妖抬首微笑,答非所问的回应着恶魔似是过突兀直白的话语。
“唤在下‘菊’便好了,恶魔先生。”
亚瑟挑挑眉,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男子。
“那么——”他顺势接了下去,展臂攥住本田菊空出的左手,在其白皙手背上落下一吻。
“也希望菊,称呼我为‘亚瑟’。”
狐妖的面颊随着此暧昧举动变的绯红,他轻轻颔首,齿间泄出声轻咳。微曲臂抬手遥指向村庄的位置。
“万分抱歉...在下需要去继续巡视了。”他没有看向亚瑟,似乎在寻找脱身理由,也似乎真的是急于继续自己的使命。
恶魔不语,他看着狐妖微微泛朱的耳尖,冰冷生硬的心河现今越发火热如斯。
“那便不做打扰了。”他回答道,正当本田菊听到这淡漠回答以为有些触怒他时,恶魔却俯身在狐妖清俊的面孔前自行落了个亲密面吻。
亚瑟享受的看着他的小先生好不容易逐渐恢复的面孔再次灼热,舌尖回味一般舔舐薄削唇瓣——好像他真吻到了似的。恶魔扇动了下狰狞双翼,向对方再度深鞠一躬后,如初见时般再度融入阴翳中离开。唯一不同,便是他留下的话语。
“下次,我会去村庄看你,亲爱的菊。”

part.3
与恶魔的交集如昙花在本田菊心中刹那芳华,如同馥郁花瓣飘洒在他的心田前悠悠扬扬,他却反常的十分渴望去鉴品思念。
这算什么?本田菊想。
那双异瞳,巨大的翅膀,高大有力的身形。...他是慌乱而期冀的,就如同芽苗即将面临春夏的倾盆暴雨。似乎有什么在悄然的灼灼其华,也似乎一切都未曾变化。
他无措的揉揉狐耳,强迫自己把这些荒唐思绪制止。面颊早已绯红了,就仿佛一个暗恋期的小家伙似的。
自己可是古老的狐妖了啊...这种样子是做何?他暗自腹诽。
这些念头令他心绪驳杂紊乱,最终不知多久后他也只能摇摇头,故作感受不到面前的滚烫,挪步离去。
[是时候去引路了。]

(没了,真没了。)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