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棠棣交辉

《果熟了,王》.英法(旧文重修)

当光明贸然来访,恶魔蹙起眉头,一切都令他措手不及,一切聚焦、清晰、然后汇合。

他静默而狂妄的盯着不速之客。

“来自亚瑟柯克兰的忠告:要驯服我的都已成地狱一鬼。”

他隐约听到了声动听的轻笑。

“地狱是我的故乡。”

来着将门板彻底拉开,在恶魔面前蹲下身,转动钥匙利落拧开紧扣于脖颈的锁链,他抬首,大海便淹没了他的光明。

——这是大海。他这么想。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现在回到你的巢穴去,离群之狮。”

蓝眼睛的人噙起醇醉的笑,目光湿润凝实,他拂过的,是恶魔深陷的眼眶。日光喷涌,火浪钉进四肢百骸,像阿波罗太阳车轮下的火,灼烧的疼痛,使人发指。

猛地,恶魔扣住他的腕部,剜破了苍白的肌肤,掉落的血珠如同盛开的玫瑰,被无声的撕碎在地上。他扼住近在咫尺的脖颈,力道狠辣且致命,恶魔的猩红之嘴撕开豁口,獠牙狰狞。——是脊背发凉、汗毛竖立的可怖。

“你是我的子民、宠臣、奴隶?”

“——事实上,全非。”面向王,他谈吐自若,尽管呼吸不畅令说话有些艰难,而这也使他一个个单词如同冰冷暧昧的音符砸入王的耳中,砸出漩涡。

“我是你的皇后。”

悸动是不可言说的曼妙,黑暗是最浪漫的光明。恶魔瞳缩,片刻,他双眼迸射出野兽的锋芒。于是这使他饶有兴趣的松开手指,转移去了对方挺翘的下颌——缓缓捏住如同揣折一枝开的正妩媚的玫瑰。

“你已经失落太久了,我亲爱的王。——地狱和我都在如狂地思念你的荣光。”

“——我是来恭迎的。”

“那么这叫什么,皇后?”恶魔说,低沉的嗓音伴黑暗一并徜徉。“弃暗投明?”

皇后不语抬睫,仰视着他的王,穹目之中的星辉终于一览无余,恶魔微感窒息,仿佛他的瞳珠便是一个世界,那才是自己该去的地方。

“不妨说,”终于蓝眼睛皇后轻轻的笑了,仿若琴音。他虔诚地、深情的握起对方的手指,然后贴在自己殷红的嘴唇前,就像为他加冕,蛇引导亚当采撷禁果。

——此刻这枚果实正熟透了,他甜美、绚烂、馥郁、夺目。蛊惑人且并诱人。

“——弃明投暗,我的王。”

Actually,I'm your garden of Eden.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