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棠棣交辉

吉花《共伞这种事,果然只能姐姐来》

雨水淅淅沥沥正降下时,花羽坐在自习室里,安静的翻着课本。

浓密修长的眼睫将翠眸轻掩,书卷将她面容衬得恬和雅致,仿若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静谧珍藏于此,来往人群鲜有不对此情景交头接耳者。

——啊……真美呢。

无论是面容也好,凹凸有致的身材也罢,蜜色肌肤、深棕卷发,她俨然无论何方,总是焦点与核心。

约莫一小时后花羽轻叹口气,慵懒的活动下手臂,合起了书本夹在腋下,起身走出了自习室。

她是有约的,不能在这里继续坐着了。

快步下楼,推开门时外界细雨如丝,花羽站在自习室檐下,黛眉轻蹙,犯了难。

糟糕,又忘记了带伞。可是不能让姐姐久等……但,怎么办?淋雨吗?

寒气令她又拢了拢针织开衫,不轻不重的打了个喷嚏,一股冷意在胸膛里翻涌,花羽眨眨眼,眸中存着股为难。

雨水撞破空气,摔碎于地的声响不断萦绕在她耳畔,雨显然又下大了。但正此刻,雨帘中倏然缓缓飘来一黑色花蕾,花羽微怔,本能地定睛去看。

——是一把黑雨伞啊。她心头微定。

而雨伞下露出了泼墨一般的卷发,令她再度呼吸稍滞,心头猛然窜出浓烈的期冀与欢欣,接着聚汇成型的雀跃——果然,待得来者渐近,她终是看清了那人容颜。

“姐姐!”她遏制不住惊喜,启唇唤道。

只见黑色蓓蕾轻侧,展出一玲珑妖冶容颜。——正是吉祥天,她的胞姐,此刻玉指紧拢,弯眸冲她笑的柔软。

“快来吧!小傻瓜。”吉祥天走到台阶下,仰首冲对方轻声道,玫色眼瞳中流光溢彩,氤氲的尽是暖情。“……唉,就知道你忘了带伞。”

花羽揣着书,快步奔下台阶,然后将自己也纳入了玄蕾庇护下,她轻眨左眸,笑意娇俏骀荡。花羽抬臂挽住吉祥天,神情难掩欢欣。

“不是有姐姐吗…——走吧?”

吉祥天颔首,又无奈的叹口气,目光落在小妹娇颜前时,唇畔笑意再次平添几分温宠,他浅曲修指,不轻不重的在花羽额前碰了一下。

“你呀,真是令人费心。”

花羽笑意更甚,将吉祥天挽的又紧些。

二人踏破雨水,渐行渐远。

——走时吉祥天不忘趁花羽未注意,朝自习室冷冷看了一眼,目光刀似的的锋利,霎时将一群准备下去和花羽共用一把伞的家伙,盯得脊背发凉、心中生忖。

——还好没下去……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