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米英/车」遵命,长官!

弥荒爹爹昨晚不舒服,开辆车让他开心一下(…)写完却发现十分难看了,爹爹不要嫌弃😭 @弥荒_帅裂苍穹

正文:

当他们终于回到家时,外套已经接近全湿了,阿尔弗雷德进门就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将运动鞋随便脱下,然后亚瑟神情无奈的替他掂来拖鞋。

“没想到雨竟然会这么大!”他嘟嘟囔囔的抱怨着,把沾满水迹的眼镜取下来搁在旁边,扭着肩膀脱掉外套,然后如释重负的长叹口气。“真是糟透了,好在亚瑟你在……”

“怨谁呢?如果不是你突发奇想非要在雨里跳交际舞,我们也不会这么狼狈。”亚瑟耸耸肩说,抬手捏了一下对方的侧颊。“所以作为补偿浴缸今天归我了,你去那边的卫生间洗淋浴吧,小子。”

阿尔弗雷德下意识的想坐起来抗议,但思考一下后他也只能认命的拿鼻子哼哼两声,算是回答,于是亚瑟微微一笑,拿拳头轻碰下他的额头:“Good.”转身去拿浴巾和衣服。

水声几乎一块响起,仿佛他们约定好似的。水声也略有不同,一方平静温和,能听出是浴缸在积水,一方直率热烈,当然就是淋浴的水流撞在瓷砖前的脆响。

泡澡的时间花费自然要久一些,当亚瑟扎好白睡袍回到卧室时阿尔弗雷德已经在被窝里坐着了,他显然又是习惯性的只拿毛巾在头发上一蹭,不然怎么会像个炸了毛的金毛犬?亚瑟看着万千扬起头来的发丝中那一抹显眼的呆毛,差点没绷住笑出来。

“亚瑟!”阿尔弗雷德瞧见他了,他瞬间笑起来。“你总算洗好了!我都要等的入土为安了。”

“也就损我时你的幽默细胞会苏醒一下。”亚瑟弯眸走过去,弯腰拿起咖啡杯。“咖啡泡好了吗?”他问。

“早就弄好啦!”阿尔弗雷德骄傲地说,他指指床头柜。“就在你面前,亚瑟你没有闻到香气吗?”

“没有,我感觉有点鼻塞,可能感冒了。”亚瑟眯眯眼,给自己倒了一杯醇厚香浓的美味咖啡后,他十分享受的轻抿下,无法克制地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接着跌坐在床上,冲对方笑着说。“不过没事,喝点热咖啡睡一觉就好了。”

小伙子听到后极其乖巧的点点头,这让亚瑟真的感觉自己仿佛养了只大型犬,他瞅着阿尔弗雷德,对方半张着嘴,眼睛盯着被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于是亚瑟抬手揉揉对方蓬乱的金发:

“怎么了,小伙子?”

阿尔弗雷德犹豫的眨眨眼,侧过身来面对着亚瑟,然后轻轻地用手攥住了他的袖角,蓝眼睛里满是希冀。

“亚瑟,我……想和你做爱了。”

亚瑟差点把口中的咖啡喷出来,他大脑空白了瞬间,愣了一下思考去怎么回答,他艰难的转头看向阿尔弗雷德,但后者的目光仿佛有生命时的,那包含期待的光亮着实令人不忍拒绝,于是一分钟后他扯扯嘴角,叹口气无奈地说:

“……等我把咖啡喝完。”

(余文:长官?6w6

评论(8)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