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港澳《回家》

周五的夜晚很平静,像是一壶冷掉的茶,清冷中仍然带着几分悸动。

王濠镜静静地伫立在街旁,看着面前学校大门人来人往,行李箱自面前碾过又离去,不知过了多久,直至寒风令他感到鼻尖一阵僵麻时,被衣兜半遮半掩的手腕被握住了。

“等很久了吧?”他侧目望去,只见果然是王嘉龙,对方平俊的面孔前夹了些许歉疚和抱怨:“班头非要讲完那几道题再给放学...大冷天的。”

他低声说,更像是嘀咕,王濠镜看着他仍显出点儿稚气的面孔,却舒舒的笑了。

“也就一会儿而已。”他笑着说。“学习最重要——走吧?大哥可是在家里做了一桌菜等你。”

王嘉龙点点头。

“高三非常忙,但也要注意身体。”王濠镜看向对方,语气中满是担忧:“你看你,一个星期又瘦了。”

“我都被养肥五斤了。”王嘉龙不可置否,他的目光在嘈杂的街道上兜兜转转。“你不知道——这伙食真好的吓人,最近还专门修了西餐窗口,如果不是每天都在跑步,我现在已经和大哥的玩偶一样胖了。”

“玩偶?你是说那只猫?”王濠镜闻言怔怔的一瞬间没反应过来,紧接着莞尔失笑。“小心点,那可是大哥的命根呢,被知道你这么说,非要给你几锅铲不可。”

王嘉龙没回答,他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好久没吃过大哥做的菜了。”他喃喃。

“等下回去你倒可以尽管享口福。”王濠镜笑的眯起眼来。“大哥今天专门去买了蟹做给你,我和晓梅都是沾了你的光的。”

“蟹?”王嘉龙双眼一亮。“大哥要做醉蟹?”

“是,估计这会儿已经好了。”

“那我们走快点!别让菜冷了!”

王濠镜看着他陡然加快的步伐,哭笑不得的叹口气。还说不是小孩子?他这样想着,也就跟上了。

傍晚寒风正盛,二人东一边西一条的瞎扯,一道风吹过,王嘉龙不轻不重的打了个喷嚏。

“冷吗?”王濠镜担忧的问,对方摇摇头,但他视若无睹的蹙蹙眉,抬手解下自己的围巾,然后止住脚步,侧身替对方围好:“上次让你带多些厚衣服,你偏不听...如果感冒了可怎么办?”

“你真是和大哥越来越像了。”王嘉龙吸吸鼻子,嘀咕道。

“不好吗?”王濠镜含笑看着他说。

“好——好,镜哥天下第一帅。”王嘉龙撇撇嘴,沉默了几秒钟后他握住脖颈前多出的温暖,然后抬臂解下,不顾王濠镜惊疑的眼光将长围巾轻轻的给二人拢上。“这够俩人围的——我还没那么脆弱。”他说“在学校我可每天都有锻炼的,倒是你——整天在办公室坐着,也不担心得痔疮。”

“哪有这么说话的?”王濠镜无奈的说。“我是为了工作,领导——”

“领导很重视你,你不能辜负人家的期待。好了好了,你这套说辞我都背会了。”王嘉龙二话不说打断了他,也正好将围巾最后一个角掖好了。“真不懂你们上班族。”他最后嘟囔了一声。

王濠镜安静的看着他,却轻轻的笑了。

“你真的长大了。”他说。

“废话我十八了。”他得到了王嘉龙两个白眼。“你们别总是把我当小孩儿看待。”

“好——好。”王濠镜应着,指指前方。“走吧?不快些醉蟹可是要凉了。”

“噢!”王嘉龙如梦初醒的睁大眼睛,抬脚欲迈,却突然又想到什么似的转眸看向王濠镜。他抿抿嘴,伸出手握上了对方的手指,轻柔的扣住那平滑微凉的肌肤。

“镜哥可别掉队了。”他狡黠一笑,王濠镜一头雾水,结果还没等他发问,王嘉龙却突然大迈步子跑了起来。

“哎!”猛然的拉扯令王濠镜一个仄歪,他本能的反握对方暖烫的手。“真是...突然跑什么?”他慌忙的调整步速跟上。

“回家啊!”王嘉龙转头一笑,利落的回答。

十八的年龄,少年的眉目已经显出了青涩的成熟,他笑容灿烂,黑亮的眸子中仿若漾开了星辉,蓬勃激昂的怒放。

别有一番的美好。

王濠镜此刻也不禁欣然,他紧跟着王嘉龙,二人奔跑在繁华的街道上,良久无言,却洒下一地的欢笑。

评论(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