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棠棣交辉

《一起看聊斋》耀菊

*给祝君的生贺!ww @祝君 生日快乐!!!

正文:

王耀过来的时候本田菊正在长椅前喂鸽子,王耀抬眉看看爱人温和的眉眼,也在他身边坐下。

“买面包是让你吃的。”他有点儿无奈的笑笑。

“我已经吃饱了,就给这些小家伙吧,不是也很好吗?”本田菊回给他一个微笑,掰下一块递给王耀。

王耀撅撅嘴,也跟着把面包渣洒向地面。

“买好票了,现在要去吗?”王耀侧头问。

本田菊仰头看看天空:“还有一个半小时,再...等等吧”

很快面包喂完了,咕咕叫的鸽子大概也饱了。王耀拍拍手上的碎屑:“那去玩点别的吧!”

“什么?”

“去了你就知道了!”王耀晃了晃比的剪刀手,不由分说便握住本田菊的手腕将他拉起来。“来吧!菊——”

他看着对方这一副小孩儿模样,也无可奈何的叹口气,点点头:“嗯。”

凉风吹过,把几片叶子也拨了下来,四周倒是很凉快。王耀拉着本田菊轻轻走着,很快就到了一个小摊子前。

“射击...?”本田菊眼角跳了跳。“这...您什么时候喜欢这个了。”

“哈哈,小时候一直很擅长的!”王耀利落的给钱:“老板!要二十发子弹!!”

王耀笑容十分的灿烂,本田菊眨眨眼,接过了王耀递过来的枪。

“砰!”第一发,不中。

“哎呀——”王耀沮丧的挠挠头,再次迅速上膛,这时本田菊也开了一枪,当然同样是不中,他也蹙眉,眨了眨眼。

“没事儿!多开几回就好了。”王耀笑着再次端起枪。

“砰!”

“砰!”

“砰!”

一连开了三发,结果还是没有中,而本田菊已经打中了一个熊猫小玩偶了。

王耀蹙眉沉思着,突然他捶了下手,恍然大悟的说:“我知道是哪里不对了!”

本田菊正纳闷,王耀却笑嘻嘻的瞅着他,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脸:“我需要一个鼓励的吻。”

本田菊的脸刷一下红了,他下意识拿紧了手中的枪支,冲王耀低呼:“您在说些什么呢!”

“今天手气不好,肯定是因为这个嘛。”王耀撇撇嘴,一本正经的说道:“如果菊赏脸的话我一定赢的盆满钵满。”

本田菊语塞,他看着王耀甚是无辜的神情,心中不断的腹诽,最终他叹气朝王耀那靠靠,轻轻在对方侧颊上亲了下。

“这下好了吗?”本田菊无可奈何的说。

“当然!”吃到香的王耀瞬间喜笑颜开,他端起枪就是一发,当即便打中了一个抱枕。

本田菊吃惊不小,他瞅瞅被打中的抱枕,又瞅瞅王耀。“你看!”王耀挺着胸脯颇为骄傲的说:“我没骗你吧!”

也不知道他是故意套路本田菊还是如何,但是接下来王耀的确几乎发发必中,礼物掉的停不下来,最后十发子弹用完了他还恋恋不舍的鼓着腮帮子,把老板已经包装好的礼物接过来。

“看来,我果然是宝刀未老啊!”本田菊看着鼻子都要顶到天上去的王耀,不禁汗颜。“不对!我哪里有老,我很年轻的!”意识到失言王耀又迅速摇摇头,慌忙补充。

“是是...”本田菊无奈应着,伸手就要帮王耀提东西。“哎不用,”王耀避过去,腾出手拍拍他的肩膀含笑说:“刚刚还打中了一盒巧克力呢,我们去聊斋那吃吧!时间也快到了!”

本田菊看看表,答应了:“嗯,但是小心您的血糖再高起来。”

“...喂我还年轻呢!!”

本田菊噗嗤一声笑了,王耀见状怔了怔,也扭头撇撇嘴:“不跟你小年轻一般见识。”

“嗯,谢谢您的君子雅量。”本田菊极力憋着笑,故作了一脸严肃顺着他说。“老人家先生,请不要在意我这年轻人的童言无忌了。”

“...喂!!!!”

两人就这么说说笑笑吵吵闹闹的到了聊斋大门口,表演很快就要开始了,人群陆陆续续进场,王耀也和本田菊牵着手进去,里面是一片小空地,开场前十几分钟大概就要在这里等。王耀和本田菊寻了两块垫子铺地上,便顺着坐下。

“这巧克力还不便宜呢。”王耀拿出那盒战利品便拆边琢磨。“怪不得老板脸色不太好。”

“是您攻势太猛了。”本田菊补充道,满脸的无语:“不要以为我并不知道您前四发的失手是装出来的。”

“哎呀哎呀!这巧克力可真不错!菊你快尝尝!!”

“...”本田菊只好接过王耀递来的巧克力,放进嘴里。

“怎么样?是不是不甜?”王耀笑的开心。“你不喜欢吃太甜的东西,我看口味是苦咖的就立马打下来了,喜欢不?”

“...嗯,的确很不错。”本田菊垂着眸子细细品尝,心中也随之暖了暖,他微笑回答:“您有心了。”

王耀张张嘴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此时广播响了:“请观看聊斋的游客往里面走,表演即将开始。”

“走吧。”王耀起身,本田菊点点头也随着站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聊斋,希望不会失望啊。”

“毕竟人气很高呢,总会不错的。”

表演室相比于刚刚的大厅又凉快一些,空调开的很足,四周有着梅花与墨水的清香,关闭了电灯,换上了另一种十分有古韵气息的灯光,并不太明亮但足以照妥全场,气氛温和恬静,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王耀和本田菊寻了个靠前的位置坐下,俩人一直牵着手,无声等待表演的开始。

表演要说其实并不非常惊艳,但也的确精彩,现场特效布置的完善,各种暗门也被极其巧妙的掩饰,烟雾出现恰到好处,不去深入研究怕是会真的误以为是妖精施法。

剧情是挺通俗的苦命鸳鸯故事。书生进京赶考,因盘缠告急便只好住在了一处废弃的宅院里,院中有一株开的灼灼其华妖冶绚烂的桃花,书生痴迷不已,为美景写诗作赋之时,却不料桃花乃是百年桃花妖,书生儒雅稳重,桃花妖小涟竟一见倾心。书生惊异,但也立刻爱上这位娇俏温柔的妙龄女子,二人两情相悦,不顾人妖之差,便欲拜堂定终生。小涟修为不够,不能离开妖身太远,书生便在此停留了数日,二人举案齐眉、颇为恩爱,恍惚已是多年夫妻相处模样。书生不得不再次动身赴京,二人依依而别。书生刚走,小涟就被师傅黑风妖抓去, 斥责她越矩之为,还要杀死书生令小涟死心,小涟苦苦哀求,黑风妖不听,并将其关了起来。但就在黑风妖下手之时小涟逃了出来,为保护书生与师傅大战,却终究不敌。小涟不忍看到挚爱遭难,于是散尽修为,破开黑风妖的杀阵,自己身死道消。书生悲痛欲绝,黑风妖也不禁动容悲伤,他决定放了书生。多年后书生已是荼首老者,他再次返回与小涟相遇的宅子,桃花已然凋零,书生孑然一身,坐在废弃荒凉的院中,泪如雨下。

表演结束后院内一片沉静,甚至有多愁善感的女性都抹起了眼泪。虽然剧情并不很出奇,但王耀也不仅为这断裂红线唏嘘,他看向本田菊,对方显然也被触动了,漆黑的瞳孔中有着光影沉浮。

走出电影院王耀一阵恍惚, 沉浸在刚刚的故事中还没有完全回过神,他握了握本田菊的手,极其小声的说:

“我爱你。”

“嗯?”本田菊没有听清,蹙眉看向王耀,王耀赶紧笑笑:“没什么!只是...菊,你对桃花妖和书生的爱情怎么看?”

本田菊垂眸,鸦睫覆在如墨瞳孔前遮住了一些光线,良久他轻轻的说:“只是神明大人不做美,没有庇佑这对良人。但是哪怕他们没有一个完美的相濡以沫的结局,这份爱情,也会被赞颂和歌扬的。”

“也对。”王耀扬唇提起一个释然的笑意,他执起本田菊的手,放到嘴边亲了一下:“说的太对了,你看现在他们的故事就被我们知道了,这份琴瑟和鸣...不用说,我也会传递下来的嘛。”

本田菊脸红了红,他看着被王耀握在手心里的手掌,却没有开口制止。本田菊沉默了片刻,他看向一碧如洗的天空,清俊面孔前也随之绽出了雅然笑意。

“的确...是呢。”

“哎呀!!巧克力在我兜里化掉了!!!”

王耀突然爆发出一声极其毁气氛的悲鸣,他看着狼狈不堪的口袋几乎欲哭无泪。

“......请您自己解决,舔掉也可以,我并不介意。”被毁了气氛的本田菊阴沉着脸冷冷道,不动声色挣开了王耀的手。

“哎呀——!!!!”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