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露仏,狂草意识流

那些狂风啊,那些狂风啊。

你的指甲死死剜着地,但你只触碰到了冰冷坚硬的雪霜,他们陷进你破损的指甲,他们与你温度一般。

你盯着,你盯着。天空灰白,虚渺的再承不住沉重云层,他们摇摇欲坠,仿佛下一秒便会倾落,将这广袤无垠、死寂晦暗的冻土砸出无底深渊。

但它们没有,他们仍然负隅顽抗,就像你一样。

你的白发化进了冰雪里,你的眼睛是失落之晶,你已疲于眨动他们,但你最后一点生机却不甘啊,它们涌动,拖着你的躯壳,你这匍匐前进的。

这时风雪更大了。

这片冻土、这属于荒原的、妄想变成伊甸的,到处都是岩石,嶙峋的平滑的,孤茫的连废墟都不曾有。

你持着毫末之火,曾妄想将这上帝权杖下的暗角灼烧,卷起熊熊大火,一直逼到三圣人面前,逼到天堂去。

你的眼前迸发出金色,你的玫瑰在孤寂中怒放。

你的玫瑰啊,他正坐在石头上祈祷,他的眼睛是紧闭的,他的手掌是合十的,他的目光游走之地是黑暗的,是宇宙,是被放逐的。

于是你那死掉的心又开始焚了。

你,你看着他,他近在咫尺,恐慌却撞击着你的肺脏,你是弥留也是新生,你是苍老也是童稚,你在他面前看到新时代的曙光。

你竟有些不敢触碰。

但玫瑰已经枯了,可他枯着也是可绽放的,就像你死掉的心脏也是可灼热的。你们都是死着的了,你们不妨结伴同行,向天父遗忘之地前去吧。

于是你说:我来了。

你握住他的手指,揽起他的腰肢,将圣经与祷文踩在脚下,与玫瑰翩然起舞。

在这荒莽宇宙中,像那黄金花园里折断金玫瑰的皇后,你不曾停下。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