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无授权翻译.英仏《珠宝》

*翻DeviantArt时看到的非常喜欢的一篇,因为是两年前的投稿,而且我的邮箱无法注册账号所以回复不了原作者,但实在忍不住翻译了,无授权预警,侵删。
原作网址:Jewelry - UkFr by Skeevies on @DeviantArt
http://skeevies.deviantart.com/art/Jewelry-UkFr-188528821(需翻墙)
正文:

亚瑟已经出门了几个小时了,这彻底惹恼了弗朗西斯,尽管他说清楚了自己只是去购物——这是个成功的不让弗朗西斯跟着的正当理由——但是三个小时对于逛商场来说也未免太长了些——尤其是亚瑟,他甚至都没有和弗朗西斯一起买过衣服!
在听到开门声时弗朗西斯一下子跳了起来,他飞快地冲出卧室奔到客厅,只见亚瑟正将大包小包的东西往沙发上放,外面很冷,英国人还打着寒颤,但是屋里的温度很快驱散了这些冷意,他解下围巾搁在椅子上,并脱了大衣和衬衫,直到只剩下一件绿色的高领带袖毛衣。

弗朗西斯抱臂看着他:

“英格兰,你去哪了?”

“购物中心里——我还能去什么别的地方吗?”

“去了三个小时?”

“那是个很大的购物中心,弗朗西斯。”

“噢。”

随着对方将目标转去了礼物亚瑟不由哑然失笑,弗朗西斯这种不开心——说实话他觉得他应该感到荣幸,可这也的确逗乐了他。

“冷静点儿弗朗西斯,一切都...”

“哦!”

弗朗西斯突然快活起来的喊声让他本能转过身去看发生了什么,当他发现弗朗西斯注意到了一个珠宝店的袋子时瞬间大惊失色。

“啊——啊!别碰!!”

“什...?但是...”

“没有但是!回卧室去!”

“......噢——噢。”

弗朗西斯恼怒的撅着嘴向他们的卧室走去。他总是被要求这样做,在亚瑟圣诞节购物回来时。蹊跷极了,他感觉亚瑟不是在包装礼物,就是在藏着什么,这让他十分的受折磨,他实在是无法按捺住好奇心——他只想偷看,但他也担心一旦那样做了会惹怒对方——噢,那就太可怕了。只不过并不是因为亚瑟会怎样,而是一旦他感到气恼,自己的性生活就有可能不保了。所以,他待在卧室直到亚瑟叫他出来。

———————————————————

大部分礼物已经被拆开了。

在去阿尔弗雷德那里过“家庭圣诞节”之前,亚瑟和弗朗西斯都设法起早点儿,然后把所有的礼物拆开并送给对方。这过程没花费多长时间,他们互相吻了吻彼此的脸颊,表示感谢。

过了一会儿,弗朗西斯只剩下两件礼物了。他利索的撕开第一个的包装,然后在他看到一个红色天鹅绒的盒子时,法国人的心脏猛地剧烈地跳动起来,他瞥了眼亚瑟,而对方正同样含笑看着他。

会是什么?弗朗西斯紧张到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几乎撞击着自己的胃,他继续打开盒子。

“...一条...项链。”

法国人期望的心情瞬间破灭了,他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是太失望,并努力的试图微笑,归根到底项链毕竟非常的漂亮——挂坠是好看的平的玫瑰形状。亚瑟看着弗朗西斯,他蹙蹙眉,道:

“怎么了吗?”

“没...没事...!这漂亮极了,merci「谢谢」。”

弗朗西斯俯身吻了吻英国人的嘴唇,不想让他感觉不好,亚瑟笑着看了看第二件礼物,弗朗西斯会意的点点头,去打开了它。他动作是如此的缓慢、小心翼翼,然而失望还是降临了,又是一个小红色天鹅绒盒子。

“也许是耳环...”他想。

但,不是。

不是耳环。

不是项链。

——是一枚戒指。

弗朗西斯的下巴一下子撞在了地板上,让他差点喷出口水,糗极了。亚瑟也终于忍不住笑起来,他起身到弗朗西斯的身前,令对方看着他——年轻些的男人温柔的笑着,同时攥紧了弗朗西斯的手掌。

“需要我真的说出来吗?”

弗朗西斯怔怔的看着他,然后摇摇头,他的喉咙由于哽咽而一阵发疼,紧接着,泪水夺眶而出——他没有去遮掩,于是当亚瑟拥住他时,他笑了,任由泪水打湿了对方的衣衫,这令英国人惊慌失措起来。

“等、等等,你哭了...?”

“是的。”

“为什么?!”

弗朗西斯轻轻的笑了,他伸出手反拥住对方。

“嘿,这是喜悦的泪水,蠢家伙,这是喜悦的泪水。”

(其实我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下巴会撞在地板上...)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