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伙计,快去祸害你的老情人》英仏

“先生,展信悦:

好吧,既然您询问了,我便坦言相告:是的,我记得他,不仅记得,我对他那么的印象深刻——这个当时小小的稚嫩的孩子。

他有着朝气蓬勃的、蓬松美丽的金发,发梢总是倔强的往上翘,带着股不服输的劲头往上冲——如果他将来是个干脆的人,这头发也会像他一样潇洒。他总喜欢没事儿揉揉自己的头发,虽然这会让那新奇的造型更加另类。他还有一双翠绿色的眼睛,就像是童话里潮湿静谧的森林,湿润漂亮的像是伦敦的雨天,或许唯一的转晴就是它们怒气冲冲盯着我的时候、和主人享受甜点和红茶的时候吧(这很奇怪,一个这么小的孩子居然对红茶情有独钟),就像枝繁叶茂间熠熠生辉的朝阳洒下的光,其中勃勃生机怕是连造物主看到都会感到震撼。

他不服输,甚至像个刺猬似的。被触犯底线会毫不客气的朝你扔一句纯正伦敦腔的‘foolish’并附带两个白眼——这令我非常的火大,直想拿放了一天的法式长棍堵住他的嘴并拔掉他那粗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的眉毛——噢对,那双眉毛,我竟然忘了说了,那真是独树一帜的新颖造型,我是说我从未见过如此另类的构造,就算是欣赏莫奈所画女人的乳房那奇妙的感受也比不上这双眉毛带给我的冲击力,导致我就算和他多年不见也无法忘记并且强烈的想跟您提及。不是夸张——真的,老天,太粗了,就像是两块矩形黑巧摆在上面了一样。常言道不见人至已闻其声,我或许听到他的声音后一时间认不出他,但——我亲爱的,你就算把他整个拿烂乎乎的湿泥巴糊上 只要留下那对儿眉毛,我绝对一瞬间就会惊呼:‘噢!亚瑟柯克兰!我的小乖乖!!’

就是这种完全放荡不羁的风格方式,别看我是个法国人,描述他我可是完完全全的写实派。

当然这个小混球也有些讨人喜爱的地方。——比如:他喜欢童话,那些罗曼蒂克式的梦境。安徒生童话里许多他都能过完美的复述并且加以解释,晚上失眠时比起数羊,听他讲故事更是一种绝妙的入睡方式(虽然在他给我讲拇指姑娘时他说我就是那只垂涎美人的癞蛤蟆),不得不承认他声线很不错(可惜更多时候都是在嘲讽),恐怕等到他长大后,去朗读一首情诗的话效果会非常不错——不过,哥哥我可不认为他会俘获女孩子们的芳心,毕竟谁会喜欢这样一位小时候就那样刻薄的、傲慢的、不坦率的仅仅是皮囊还行的人呢?——不,我没有嫉妒,一点也没有。

别看他人小,两面派倒是做的很好。在我面前就是一副恶魔模样,而在女士们面前,这么个不过八九岁的孩子竟然还会彬彬有礼的称呼他们为:Lady!并且他握住她们的手在上面留了吻的动作也竟然真的像个绅士!那些女士被哄骗的芳心大动,不约而同的向我询问这个小骗子的信息——当然我会相当程度保密的,毕竟哥哥我不会允许这年幼的骗术精通者去祸害那些俏丽温柔的女性。

上面我和您说过——他的皮相十分不错,这点我不得不承认(除了那对眉毛)。他某次过生日时我送给他过一套童款西服,结果他高兴的手舞足蹈,活像个雀跃的百灵鸟。换上之后更是兴高采烈的请我为他拍照留念(这是他为数不多的“请”我,要知道以前他和我说话就像是对待同龄人丝毫不懂得尊重),不过——效果真的很不赖。我把他那头夸张派的头发仔细打理的柔顺 ,尽全力教他摆出个温和儒雅的神情——您别说,那张照片最后绝对可以去给那家西装店的老板做广告宣传了。

当然,也不能少了我良好技术相助的功劳。

他学生时代还打过架,青春期的张狂与骄傲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虽然他的确有点才华,但他仍然因此差点被开除。不过好在后来他身上这种叛逆不羁的性格已经基本无法看出来了——是的,我用了“基本”这个说明文中的惯用词汇,我也是为了保证话语的严谨性,毕竟我还能看的出来。尤其是与他拌嘴时,相信我,那犀利狠辣的英语和一张欠揍至极的脸会让你气急败坏的。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从他高中毕业之后。他现在大学毕业,想必已经真正的长大了吧,成了一个传统且正派的英国人。他的成绩向来优异,这点我倒是相信他绝对能够觅得好工作,或者继续考研读博也无可厚非。当然这无所谓,和我并没有太大关系,我也不指望他能够想起来报答我这位曾经的陪读者。

他现在仍然是那般傲慢且目中无人吗——要知道,论年龄我可是比他年长十二岁的,这个臭小鬼,真不敢相信他常常自诩为善解人意的绅士(请原谅我吧,每次听他这么说都忍不住反胃三十秒)。

我猜想您是亚瑟现在的恋人?当然我对您并没有什么怀疑。我在科学杂志上看过他写的论文,其中合作人便有您的名字——您真的很诚恳,甚至向我提供了身份证去证明自己并非行骗来向我了解他,这简直是太绅士了。我非常感谢并且荣幸您能够这样做,所以我也会用相同的诚恳去回复您——这封信中句句属实,毫无半点虚构,他就是这样的人,虽然缺点不乏,但也有实在的可结交之处——总而言之,他的的确确也是个好人。

望您像巴黎的花朵一般美丽而总是受眷顾的,我亲爱的先生。

您忠诚的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瞧瞧,”亚瑟捏着这封信在阿尔弗雷德眼前一晃,面无表情:“他对我的印象就是这样!”

“噢我认为很不错!”蓝眼睛的人终于噗嗤一声捧腹大笑起来,他拍着伙伴的肩膀说:“他真的很了解你!亚瑟!你们还真是天生一对!”

“别拿这种话恶心我,老子觉得自己的心意现在都扔进了英吉利海峡里。”

“哈哈哈好了,别生气伙计。”阿尔弗雷德终于止住笑,他耸耸肩,他搭上亚瑟的肩膀:“你想想!我们给他寄信可是字里行间都显示出一种‘我是亚瑟•柯克兰的男朋友’的感觉,老兄!如果他真的对你没想法,可能这封信他就会使劲的夸赞你了,绝口不提...你那些蠢事儿。”

“什么蠢事儿!他就是看不惯我罢了,这个法兰西青蛙。”他别过头,但明显迟疑了一下——他开心了。

说完绿眼睛男人推了一把他的朋友:“行了,你也住嘴吧。鬼知道他的这封信为什么会来的这么慢,简直速度就像是他喜欢吃的那些焗蜗牛!”他撇撇嘴。“现在我要去订机票了——老实说,他这样把我污蔑的一塌糊涂,我却还是要去一趟巴黎。”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嘴角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他不是说我祸害那些美丽的Ladies吗?那么好——我让他如愿,我去祸害他。”

“...整整三年都在暗中留意他你也彼此彼此了,亚瑟,不改改这口是心非的毛病你们会有不少架要吵。”阿尔弗雷德叹口气。

“什——我才没有!而且我早就想和他吵一架了,看看那时他到底敢不敢拿那榔头面包堵我的嘴!!”

“他会的,亚瑟。现在你得赶紧去收拾行李,前往巴黎的航班就在明天,你现在订也还来得及。”

fin.

完成了!这篇修仙出来的谜之脑洞xx
风格学习了我一直很喜欢的niki太太,虽然我还是写了英仏...但是这种欧式风格niki太太真的,水平颇深令人叹为观止,简直是别具一格。而且这种互黑的英仏我也非常的...心水!
真的,看他们俩打架我都觉得是在秀恩爱(流口水)
于是感谢您看完这篇不知所云的东西!!也感谢您喜欢这两个酷炫狂拽屌的男人!!xx
比他俩♡dover♡

评论(5)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