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岭青鸟

Who know I love you?





(头像by提米)

《bonjour,我的爱洛伊斯》加仏娘02

chapter.2
[索瓦丝视角]

今天的课程非常顺利,不得不说,马蒂是个聪明且天赋异禀的孩子。

在我为他上课时,他那双柔软清和的淡紫瞳孔,总是会一反常态的迸发出浆火般的光辉,很烫,每次看到我都感觉自己的灵魂要被灼伤了。——但这是好事儿,证明了无论是他对于艺术,或者艺术对于他,地位总是举足轻重的。

结束后已经下午一点钟了,我替他关好门,这时温雅灿烂的阳光从玻璃珠投射进来,窗帘没拉,那些太阳的子嗣便泼洒在我的身上,慵懒的仿佛午后的猫,我长长的打了个盹,想象自己变成了一只波斯纯种猫,然后有人将猫粮端到我的面前,再轻轻抚摸着我的手,然后握住它们。

...等等,手?

我这时猛地从那些罗曼蒂克幻想中脱离,然后敏感的下意识抚上了自己的左手——烫的吓人,是刚刚马蒂覆住的那只。

我不可置信的盯着尚且还在泛红的它,它竟然还在发颤,金色的光飘落在上面,它此刻就像是要将这些光亮抖去——它在不安。

我不可遏制的开始胡思乱想起来,蹁跹的思绪使时光倒流,使我又回到了那一瞬间。

——马蒂的手很大,大到可以将我的手整个拢起来。他的掌心有粗糙温厚的茧,每一处纹路的狭缝都犹如活火山似的滚烫,而当握住我的手时瞬间便喷发了,我仿佛尘埃被灼烧在这热烈中......我明晰的记着我一定颤抖了,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眨眼的时间我也肯定那样做了,但我恐怕马蒂并没有注意到。

我急促而紊乱的喘气,就像是溺水。放轻松芙兰...我心中默念,似乎为了找个什么依凭来转移这些驳杂火热的念头。大男孩的魅力总是无穷的,你很难不被那些热切激昂的荷尔蒙所影响。

我抚着头发,那些卷曲刺的我有些痒(这时我曾有过将头发拉直的想法,后来事实证明那太荒唐了),接着我深吸了一口气——就在这时,我听到身后的门开了,已经抵达气管中央的氧气噎在那儿差点使我呼吸梗塞,我猛地转头看去。

“...马蒂?”我几乎怔在原地,然后用了最快的速度回神,匆忙整理了一下无措的神情“有什么事吗?”

他同样看着我,阳光簌簌洒入那双紫眼睛里,使他们变得不似往日隽容内敛,而是像紫宝石似的夺目璀璨。你在做什么?在我面前展示光辉吗?我几乎控制不住这匪夷所思的脑回路。——芙兰索瓦丝...你的大脑里是发生了多米诺骨牌事故?

但说真的,漂亮极了。

“...不”马修看了我足足有五秒钟,然后才从口中憋出了一句话,他修长的睫羽梳理着阳光,将它裁剪成细丝,然后编织出柔软的花朵,再绽放在他的眼睛里。“我刚刚看到您看起来状态似乎不是很好,发生什么了吗?芙兰老师。”

话音刚落他似乎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慌忙又摆着手补充道:“不...我并没有在刻意偷看,请相信我。”神情小心翼翼的是无意闯祸的孩子。

这个大男孩戏剧似的发言方式令我有些莞尔,但同时也受宠若惊般的诧异。“不,没什么。”我摇摇头,手掌交叉在腰前,左手还在发热,将它的伙伴烫到随之一颤。我含着笑,尽量令自己看起来端稳,然后我指指自己的太阳穴,它挡住了少许阳光,阴影看起来就如同具象化的不安无声暴露着我的心思。“兴许我的脑袋里刚刚被精灵闯入了——你知道,马蒂,阳光太美了不是吗?进入人的脑子对于这些孩子们来说一定是轻而易举的。不必为我担心,请放心吧。”在说“精灵”时我特地加重了发音,就像是在我舌尖开了一场舞会,然后那些音节翩然起舞,雀跃灵动的像天使双翼前最美丽的羽毛。

“我需要去买一些日用品,这是个舒适的下午。”我笑着说。

—— • —— • — Ca♡Fr — • —— • ——

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离别墅并不远,我婉拒了马蒂送我的要求而选择徒步过去。然而我忘记了拿购物清单,所以买了些零食后便去了内衣店,我这次搬家太过匆忙,以至于我的衣服开始短缺了,我总得把迫在眉睫的东西买了。

提着零食结账后我突然想到可以与马蒂开个晚间party,一起看当红恐怖片,或者打牌,或者叫上朋友玩国王游戏——这个想法真的被我认可了。

它还令我欣喜起来,我哼唱着玫瑰人生来到门口,但眼前情景令这好心情顿时灰飞烟灭。

——下雨了。

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像个傻乎乎的雕像似的惊讶懊恼的伫立在原地。心中瞬间生出许多抱怨:抱怨自己为什么没有提前看天气,抱怨为什么便利店离这里那么远(其实只有一个拐角的距离)。我站在店门前,风夹杂着湿寒的冷气迎面而来,似乎要将我体内的温度腐蚀掉一样,我开始发颤。

我站在原地,脑子里闷闷的发晕,不知在想些什么琢磨着什么,兴许它已经不听我指挥了。雨珠破碎在地面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打碎了玉石,纷扰却也有些细微的动听,他们源源不断的被听觉纳入——雨水破碎在地面,也破碎在我的脑子里。

我的灵魂似乎进入了米诺斯的皇宫,仓皇不知所措,我兴许思考了对策,但无疑他们都被打消了,而且更糟糕的是——我没有带手机。

天啊。我近乎沮丧的想。我要在这里等到雨停吗?

恍惚间我听到了什么,这使我的目光直直向前奔去,滂沱雨帘被撞开了,他打破了这些潮湿晦暗——我看到了马蒂的身影。

“芙兰!”

“芙兰!”

他焦急的唤着我的名字,直至穿过那些重重阻碍,他来到了我的面前。

“马蒂!”我看着他,霎时惊讶到说不出话来。

马蒂举着伞,他的肩膀几乎湿透了,他一定是狂奔而来的,风狡黠的将雨水敲击在他身上,打湿了这位孩子宽厚有力的身影,然而他此时看着我,浅紫色的眼睛中满是担忧。

“芙兰,你有没有淋到?”

我看着这个已经背负感冒的风险,却仍旧关心着我的大男孩,心中暖流潺潺翻涌着,使我甚至喉中哽咽,以至于我也没有发现他因为强烈的担忧,连敬语都给忘记了。

“——放心,我没事。”我看着他浸水的外套竟是短暂间失去了言语的功能,半晌我才回复道,然后慌忙取出自己的手帕贴在他肩前吸着水。“你不必跑这么快...瞧瞧,已经湿透了。”

他身影一滞,刚刚还被担忧充盈的清俊面孔此时怔怔的,他凝视着我,他的个头很高,没有穿高跟鞋的我不得不特地高扬起手臂才能继续刚才的动作。但马蒂突然抓住我的手腕“...我没关系。”他说,然后将我的手放下来,他的手指整个扣住我的手臂也不是难事。

这时我才发现在他的外套中还包裹着一件大衣,他放下伞小心翼翼的取出来——竟然滴水未沾,然后他抬起手仔细的为我披上。

大衣干燥暖和,迅速驱散了我所有的寒冷,我再次有些说不出话来。

“...我看到了您的购物清单,您落在了我的桌子上。”他轻声道“看到下雨我便出来了,我很抱歉让您等这么久...”

我看着他神情中的歉疚,然后感动在我心中蔓延开,溢出涟漪波澜,美妙的如同天堂洗涤罪孽的圣泉。我于是抚上他的双颊,拭去那些冰凉的雨珠。

“嘿,马蒂”我柔声说,像是哄孩子一样。“知道吗?几乎是我刚发现下雨你就来了,没有什么比这更及时更令人欢喜了,我几乎想要给你一个吻。”

这番话让他的脸倏的红了,就像个大号的甜苹果可爱极了,然后他避过头去,我听到他一声轻语。

“您的话,是我的荣幸。”

...衣服太暖和了,以至于我的双颊也开始发烫。我恐怕大衣是马蒂的,他的尺码比我大太多,以至于我现在感到整个人都沐浴在他的气息之中,烫到几乎被灼烧。我下意识攥紧衣角,再次拢的紧了些,我有些喘不过气,所以不得不深呼吸,顺便平复那糟糕的、对我来说震耳欲聋的心跳。

马蒂脸红的模样非常清俊漂亮,我感到好了些,便踮起脚在他脸上落了一个吻,然后弯起眸子微笑道。

“我们走吧,马蒂。”



(下一章链接:http:// 《bonjour,我的爱洛伊斯》03

评论(1)

热度(27)